“军民融合人才培养战略”为啥成为代表委员“必谈话题”?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苏煜尧责任编辑:牛晨斐
2017-03-14 15:50

“军民融合人才培养战略”为啥成为代表委员“必谈话题”?

——军队代表委员畅谈军民融合人才培养战略引出的战略话题

■苏煜尧

3月12日,习主席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加快建立军民融合创新体系,为我军建设提供强大科技支撑。这充分体现了习主席对军民融合的深谋远虑。

作为国家战略,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始终是参加今年两会的军队代表委员的热门话题。其中,“军民融合人才培养战略”更是成为代表委员的“必谈话题”,中国军网等军队权威媒体发布的相关新闻,引起了国内外受众的广泛关注。

“军民融合人才培养战略”为啥成为代表委员“必谈话题”?

“军民融合是国家战略,关乎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既是兴国之举,又是强军之策。”有军事专家分析说,国防和军队建设,关键在人才。只有努力培养、造就和储备一大批高素质的新型军事人才,才能在新的起点上不断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迈出坚实的步伐。因此,“军民融合人才培养战略”自然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话题。

那么,在“军民融合人才培养战略”问题上,建立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体系的意义何在呢?不少网友纷纷打听。这里,我们就通过《富国强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与你共同分享一下这个战略话题。

世界主要军事强国和我国军民融合的成功实践充分证明,建立和完善军民融合的军队人才培养体系,依托国民教育培养人才,从社会引进人才,更好地集聚人才、培养人才、使用人才,是适应社会利益关系调整和国家政策制度创新的需要,也是适应武器装备技术含量提升和军队知识密集程度提高的需要。综合起来,主要表现在“三个需要”:

着眼未来战争提高军队人才培养整体水平的需要。武器装备科技含量增加的要求随着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大幅提高和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在军事领域得到广泛运用,武器装备的技术含量和信息化水平逐步提高,更新换代步伐加快,对高素质军事人才的依赖和需求越来越大。从我军目前人才的构成上看,我军现有军官职务岗位中,专业技术岗位的约占总数的60%,但每年补入的新生长干部中有2/3是军事指挥类人才。与发达国家军队相比,目前我军人才队伍建设仍然存在较大差距,高素质、专业化的人才较为缺乏,特别是缺乏既掌握丰富科学文化知识,又具有较强专业能力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随着我军武器装备的全面提升,大批引进和自行研制的高技术武器陆续列装,但由于掌握和操作武器装备的高素质人才数量跟不上去,使得一些先进武器装备难以形成战斗力。这种高素质人才不足的现状,与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不相适应。仅靠军队人才培养体系已远远不能满足未来信息化战争的需要,必须依托整个国民教育体系推动军队人才队伍建设,促进优势教育资源在军地之间的良性互动和高效转移,才能为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做好充分的人才准备。在这样的前提和背景下,党中央提出了建立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体系的重大决策。建立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体系,走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的路子,充分依托国民高等教育体系,借助地方优质教育资源培养军队所需的各类人才,跳出了军队这个“小圈子”,走向社会这个“大市场”,尤其在通信、自动化控制、计算机、信息工程等军队紧缺专业人才的引进和培养上,解决了军队建设的燃眉之急。因此,这一举措,对于改善我军人才队伍的知识结构,提高人才培养的整体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有效利用国民教育资源培养军队高素质人才的需要。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事人才,是提高军队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途径和有效措施。随着我国知识经济的发展,我国国民教育,特别是地方高等教育的蓬勃发展,为我军军事人才的成长储备了丰厚的教育资源。据有关资料统计,全国共有各种普通高等学校1040所,2007年高等学校在校生达到了1800万人,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有200万人左右,研究生约50万人;教师人数已达4000余万人,其中,教授约为360万人,副教授为110余万人;具有研究生以上学位的教师已占现有教师总数的38%。我军每年新增干部总数为4万~6万人,其中科技干部的需求量占40%左右,即使全军1/3的新增干部均从地方大学生中征召,也不超过2万人,还不到每年地方大学应届毕业生的1%。可见,我军依托国民教育选拔军事人才的余地是很大的。但是,我军现有的军队院校的总数还比较多,虽然经过裁减、合并,使军队院校的总数有所下降,但还存在着数量多、与地方高等院校学科重叠等现象,尤其是初级院校的文化学科与地方高等院校重复设置,无形之中浪费了教育资源。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事人才已成为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

外军的许多人才,尤其是工程、医药、财务、经济、法律、外语、新闻等军地通用专业技术人才和汽车驾驶员、通信技工、修理工、厨师等专业士官,以及军官学历教育,主要依靠地方院校。利用地方教育系统培养军队人才,不但可以保证军队人才的充分补充,而且可以减少军队的机构和人员,节约大量经费。据美军专家测算,西点军校培养一名军官要花费20万美元,而通过地方院校培养只需3万~4万美元,所需费用仅为军校培养的1/6;同时,使军队院校培训的主要任务由学历教育转移到军官继续教育上来,如美军院校中只有7所开设学历教育,占院校总数的6.2%,其余主要是从事军官继续教育。特别是在冷战结束后,世界主要国家的军队为适应未来高技术战争作战需要,更加注重利用国家高等教育资源来培养高素质的复合型军事人才。据统计,我国军队院校培养一名本科生年均费用2.59万元,4年总费用约10.4万元。而由地方大学培养一名本科生年均费用1万多元,4年总费用仅4万~6万元。

把对军人的一次教育变为终身教育的需要。适应世界军事教育发展趋势的需要,军事高科技的飞速发展和广泛运用,一次性教育不可能培养出满足军事斗争需要的人才,必须不断对各类人才进行“回炉”,把对军人的一次教育变为终身教育。然而,军官终身教育体系建设还任重道远。因为,多级院校教育仅仅是教育的重要阶段,而不是终身教育的全部;军队专业技术院校未建立起多级教育体系,专业技术军官分工很细,难于在军队院校中完成继续教育。随着军队现代化建设各要素高科技含量的不断增大,更加要求军官知识更新加快频率,继续教育不断加强随机性。知识更新快和知识高度综合,决定着军官终身教育必须走社会化路子。信息时代的严峻挑战,知识经济的急促脚步,要求军官不但要把军营当课堂,视入伍为入校,而且还必须充分利用社会教育资源,开辟多种受教育途径,鼓励和支持官兵参加各种形式的学历补偿教育和专业培训等,不断提升品位,与时代保持合拍,以适应部队现代化建设的需要,也为未来适应充满竞争的社会环境和更好地发展自我做好充分准备。各国军队建设的实践表明,军队院校无法承担培养全部军事人才的任务,必须依靠国民教育体系。这主要表现在:军官的科学文化基础知识主要在地方院校打基础;相当一部分专业技术军官靠地方院校培养与输送;某些军人的继续教育要在地方院校进行;某些专业进修课程要靠地方院校开办;军事院校的某些课程要邀请地方院校的专家、教授讲授。今后,随着人力密集型军队向科技知识密集型军队转化的速度加快,军队需要的知识型人才向科技知识密集型军队转化的速度加快,军队需要的知识型人才大量增加,各国将更加重视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事人才。为此,一些国家军队准备采取的措施是:撤销学科设置与地方院校相同或相近的军事院校,将部分培养对象、内容交给地方院校;改革军事教育,建立与国民教育接轨的军地联合办学体制;进一步加大军事院校开放办学的力度,加强与地方院校的交流与合作。

建立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体系的“三个需要”说明,建立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体系是加强军队人才队伍建设的必由之路,对于提高我军能打仗、打胜仗,有效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同时,也引出了一系列战略话题:我国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面临哪些问题?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如何才能契合世界各地富国强军战略?如何加强社会服务统筹,提高军队保障社会化水平?如何强化应急和公共安全统筹,提高军地协同应对能力?等等。

由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出版的《富国强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着眼实现强军目标,围绕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全面、系统回答了这一系列问题,并重点对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深”进行了权威解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