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袋鼠效应’”告诉我们什么?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苏煜尧责任编辑:杨红
2017-04-01 17:11

“美军‘袋鼠效应’”告诉我们什么?

——国际舆论战格局“一边倒”引出的战略话题

■苏煜尧

“美军‘袋鼠效应’”——这是军事家对当前的世界军事发展态势的比喻。

“美军‘袋鼠效应’”——指的是美国始终跳跃在世界前头,在发动战争的同时也引发了世界新军事革命。这个比喻很形象。作为军事战场的“孪生兄弟”——舆论战场,美国的“袋鼠效应”,则引发了世界舆论传播的全方位革命。

舆论专家认为,美军引领的舆论战,有三个方面的作用:使人们的舆论战观念发生了根本变化;认识了舆论战的巨大威力;看到了舆论传播的发展方向。

那么,美军引领的舆论战的三个方面的作用,表现在哪些方面呢?这里,我们通过《无形亮剑——加快转变传播力生成模式》,与您共同分享这个战略话题。

20世纪90年代至今,美军先后打完了海湾、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四场中等规模的战争,实现了三个国家的政权更替。审视这四场战争,会发现一种惊人的现象:美军要到哪里打仗,美国的舆论就向哪里聚焦;舆论达到顶峰,美军随之宣战;明明是强盗逻辑,美国人却总打着“人权”的旗号。

现代战争是媒体的特殊舞台。这四场战争已经使媒体成为一种由特殊走向普遍应用的作战武器,以全新作战样式向对方实施攻心夺气乱谋的作战;把公众的情绪引向战争;麻痹对方,营造战争迷雾,增加战争进程中的不确定性;等等。传媒在加大自己影响力的同时,也在更广阔的领域、范围,更高的层次影响战争。

中国有句老话:“有理不在声高。”但美国人正在改变着这一现实——

先入为主,把发动战争的“正当理由”叫得格外响。伊拉克战争前,美国一是说萨达姆和拉登“基地组织”互相勾结;二是说萨达姆藏有对美国、对世界带来威胁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了证实这两条理由,煞有介事地大造舆论说,“9•11”劫机者穆罕默德•阿塔曾和一名伊拉克情报人员在布拉格会面。萨达姆从西非尼日尔购买了500吨铀用于制造核弹头。如此这般,激起了美国公众的情绪,致使美国入侵伊拉克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一度标榜“新闻自由”的美国媒体,也按其“主子”的意图,一步步把舆论战推向高潮。这种充当一只“百依百顺的小狗”的状况,成了历次战争的常态。

加大攻势,扼杀正义之声。采取一切超常规手段,甚至违反《联合国宪章》,对美国来说也不“脸红”。科索沃战争中,美国等北约国家的广播电台电视台每天都有南联盟政府及其领导人如何“迫害”科索沃阿族人的大量文稿,播放显示其高技术武器威力的画面,突出报道空袭效果,动摇南民众意志。北约派出了“飞行广播电视台”,使用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所属空军第193特种作战联队的6架EC-130E/RP广播电视飞机,轮流升空,每日对南传送4个小时的广播电视节目,用塞尔维亚语向南斯拉夫军队和民众展开心理攻势,瓦解士气。通过操纵欧洲卫星通信组织,停止为转播塞尔维亚电台电视台的节目提供卫星服务,实施战略信息封锁,扼杀南人民的正义之声。

利用优势,控制舆论传播权。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利用通信卫星加强“美国之音”“自由欧洲广播电台”等广播宣传能力,增加对中东地区电台电视台的频率,延长普什图语和波斯语节目的播出时间,扩大了宣传效果,美军也由此控制了舆论传播权。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使用了大量高科技新闻手段,通过近乎现场直播的方式,对“斩首行动”“震慑行动”等进行了电视报道,极大地削弱了伊拉克军民的抵抗意志,最终导致几十万伊军“集体蒸发”,伊拉克政权迅速瓦解。战区一度只有美军“一家之言”。

美军把现代战争当成媒体的特殊舞台,正是其引领的舆论战三个方面作用的具体体现。

进一步说,美军的这三个方面的作用是“有形”的。美军《联合公共事务行动指南》提出,影响盟国和国际舆论对美国及美军的评价,直接影响美国与盟国军事联盟的成本、战争成本的高低等。主管公共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麾下有专门的电台、电视台和多种权威刊物,各军种联合司令部也都有自己的公共网站,这些都是美军打舆论战的重要平台。2006年,美军就组建了“媒体战部队”,主要鏖战在互联网上,为美军军事行动服务。2011年成立的国防媒体局人员编制2400名,每年经费达2亿美元。美国的国防部网站,信息海量,网站既有致力于赢得国际社会好感和认同感的有关美军国际维和、人道主义援助等信息,也有彰显美军战斗力的先进武器、作战理念等威慑信息。不仅如此,他们还投巨资研发了2000多种网络战武器,不断推出“翻墙”“破网”等软件,企图利用网络优势长期威慑和控制别国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美军还特别重视新闻发言人的培养选拔和舆论领袖队伍的建设等。

在美国的带动下,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等国已公开宣布正在实施的新军事革命中,把舆论战纳入重要内容,俄罗斯、印度、越南等国还在推行军队信息化建设中加大媒体信息化建设。这实际上已经启动了舆论传播的革命。

现实就是这样严酷,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信息化程度一直处在世界领先地位,“军事强国”往往也是“舆论强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垄断着世界大部分地区近90%的新闻信息传播,常常自恃强大,而又“寸土必争”,一些弱小国家往往挨打还“理亏”。按媒介专家的话说,这叫舆论战“一边倒”的不对称性。这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如何应对霸权国的舆论战迫切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

“美军‘袋鼠效应’”给我军既提出了巨大挑战,又提供了难得的机遇。挑战主要表现在:西方发达国家早已把舆论战纳入国防战略,并通过巨额投资,已经对我占有舆论战软硬件的“时代差”优势;机遇的本质与内涵表现在:如果我军在国防和军队建设中,能正视自身在未来舆论战中可能存在的差距,凤凰涅槃,就可能在不太长的时间内,突出重围。国家的前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与军队的建设与发展如此密切相关。

这其实也警示我们:中国军队要圆强军梦,提高以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能力为核心的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一个最紧迫的任务是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同时还要加快转变舆论战战斗力生成模式,尽快打破西强我弱的舆论格局。这已成为事关国家和民族安危的一项重大课题,更是我军政治工作的一道时代课题。

这更是在叩问我们:加快转变舆论战战斗力生成模式,尽快打破西强我弱的舆论格局,我们面临哪些突出问题?面对西强我弱的舆论格局,我们如何在关键时刻发出权威声音,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何瞄准未来战场,着眼全媒体时代特征,探索加快转变舆论战战斗力生成模式新思路?等等。

由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出版的《无形亮剑——加快转变传播力生成模式》(以下简称《无形亮剑》),着眼实现强军目标,全面、系统回答了加快转变传播力生成模式的一系列问题,并重点对我军加快转变传播力生成模式“三大战略问题” ——战略意义、战略途径、战略突破进行了权威解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