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打赢未来战争的“先手棋”

来源:“国防参考”微信公众号作者:颜晓峰责任编辑:刘航
2017-05-11 10:07

军事战略是筹划和指导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的总方略,是谋取战略优势和战争胜利的总方针。一个国家、一支军队在不同历史时期的战略目标不同,由此决定了军事战略指导重心的变化。战略是对未来大势的科学谋划,重心前移是军事战略指导的本质要求。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着眼国家发展战略和安全战略新要求,与时俱进创新军事战略指导,明确了新的历史条件下“打什么样的仗、怎样打仗”问题,确立了深远经略、统揽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的总纲,指明了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根本指向。

军事战略指导必须与时代发展同步伐、同国家安全需求相适应战略指导是一种谋划全局、抓住根本、着眼长远、权衡利弊、精心博弈的思维和实践活动,具有宏观性、系统性、预见性、竞争性。

战略指导要正确把握和处理全局和局部、主要与次要、当前与未来、目标与手段、愿望与可能、利益与代价等方面的关系,善于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未雨绸缪、运筹帷幄,能够抓住主要矛盾、驾驭变化局势、解决复杂矛盾,做到深谋远虑,具有宽阔的视野和深邃的洞察力。

“明者远见于未萌,知者避危于无形”。前瞻性是战略指导的首要要求。军事战略指导重心前移,就是军事战略的时间维度向未来战争前移,空间维度向未来战场前移,主体维度向未来军队前移,复杂维度向未来战局前移。

战争性质和特点决定军事战略指导重心前移。战争不仅是战争进行期间的实力较量,而且是战争准备期间的能力较量。

毛泽东十分重视战争制胜的自觉能动性,强调同样的战争舞台,不同的战略指导,就可以演出不同的战争活剧。孙子讲“先知”,要求战略指导具有很强的预知性和导向性。军事战略指导方针作为战争准备的总体筹划,必须下好打赢战争的“先手棋”。

军事战略指导落后于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发展,昧于变化、昧于趋势、昧于危机,就会在战争中丧失战略和战争主动权,再强大的军队最后也要落伍,甚至不堪一击。

当前,世界新军事革命迅猛发展,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军事领域发展变化以信息化为核心,以军事战略、军事技术、作战思想、作战力量、组织体制和军事管理创新为基本内容,以重塑军事体系为主要目标。世界各主要国家纷纷调整安全战略、军事战略,调整军队组织形态。军事战略指导重心前移是军事竞争、战略较量、战争预演的必然要求。

着眼打赢未来战争制定军事战略方针是确保我军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战略前提。“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抗日战争时期,“亡国论”“速胜论”甚嚣尘上。

毛泽东全面分析中日双方力量对比,提出“持久战”的大战略,作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的科学预判,指导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军委确立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并根据国家安全形势发展变化对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的内容进行了多次调整。

在新形势下,时代发展和国际战略格局深刻演变要求军事战略与时俱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要求军事战略为我国由大向强发展提供有力支撑,国家安全战略新发展要求军事战略必须及时跟上,探索形成与时代发展同步伐、同国家安全需求相适应的军事战略指导。

关键是调整好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战争和准备战争是军队的基本实践。战争时期,军事战略方针的核心问题是“打什么样的仗、怎样打仗”;和平时期,军事战略方针的核心问题是“打什么样的仗、怎样准备打仗”,也就是对战争目的、战争样式、战争时机、战争指导、战争进程等作出预判和预演。

我军多年没打仗了,军事战略方针与时俱进至关重要。军事战略指导重心前移,就是要使军事斗争准备基点与未来战争相契合,与打赢战争相适应,与遏制战争相配合。

立足战争形态转变,前移战争准备,赢得战略优势。“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一支军队,能够打赢昨天的战争,但如果无视战争形态的革命性变化,就可能输掉明天的战争。

二战前夕,法国耗费50亿法郎打造马其诺防线,而后人对二战初期法军的溃败评论道:“真正应该负责的是比马其诺防线还要僵化的法国军人的头脑。”当今世界,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

习主席根据战争形态演变和国家安全形势,指导我军将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放在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上。战争形态变了、作战方式变了,我们的战争思维和作战理念就必须更新变革,创新基本作战思想,实施信息主导、精打要害、联合制胜的体系作战,形成现代化的战斗力生成模式,发展非对称作战方式方法。

立足战略利益拓展,前移战争空间,赢得战略全局。军事战略的核心是国家利益。国家利益空间拓展到哪里,战略利益空间就要覆盖到哪里,军事战略方针就要聚焦到哪里。

马汉于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提出的“海权论”,标志着军事战略的竞争已经延伸到海洋;杜黑于20世纪20年代出版的《制空权》,将军事战略的视野引向天空。信息化战争的战场空间不仅包括陆、海、空、天的有形空间,还涵盖了电磁、网络和认知心理的无形空间,表明新战争形态中战略利益版图的扩张和军事战略体系的多维。

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的军事斗争准备基点,突出海上军事斗争和军事斗争准备,反映了我国从陆权国家向陆权海权兼备国家迈进关键阶段的战略需求。

21世纪,海洋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在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竞争中的战略地位明显上升,因此,海上方向是我国战略利益拓展的重要方向,是确保国家长治久安和持续发展必争必保的战略空间。

立足战略态势演化,前移战争控制,赢得战略主动。军事战略是战争预见与战争控制的统一,既要对战争爆发的各种条件、可能、状态作出科学预见,又要高度发挥军事主体的自觉能动性,追求军事行动的主动权、自由权,先敌几手、快敌几步、高敌几筹,有效控制战争条件、战争进程、战争结局,从而塑造有利于我的战略态势。

战争是一种求胜避败、增利减害的军事活动,军事战略指导要紧紧围绕国家最高利益、核心利益来谋划。

当前,如何根据与主要对手竞争较量形成的战略格局,作出对我国安全和发展利益最大化、危害最小化的战略抉择;如何根据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安全需求,精准运用军事力量,精心部署军事行动,维护好我国和平发展的环境条件;如何切实增强国防实力和打赢能力,提高战争威慑能力,“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何根据战略矛盾激化状态和战略底线突破程度,不怕战争、主动用兵、先发制人,用战争手段来解决矛盾冲突等,都是军事战略指导重心前移所要达到的战略目标。在更高起点、更新标准上推进军队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军事战略方针对于军队建设全局,具有引导和牵引作用。前移战略指导重心,要求军队建设、改革和军事斗争准备等系统前移,整体运筹备战与止战、维权与维稳、威慑与实战、战争行动与和平时期军事力量运用,将军事斗争准备聚焦到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的核心战争能力上,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定位在设计和塑造军队未来上,在更高起点、更新标准上推进军队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

以国家核心安全需求为导向,努力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在新形势下,我军担负着重大战略任务,包括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和军事威胁,有效维护国家领土、领空、领海主权和安全;坚决捍卫祖国统一;维护新型领域安全和利益;维护海外利益安全;保持战略威慑,组织核反击行动;参加地区和国际安全合作,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加强反渗透、反分裂、反恐怖斗争,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担负抢险救灾、维护权益、安保警戒和支援国家经济社会建设等。

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是捍卫国家核心安全需求的主体保证。从改革领导指挥体制,形成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实现军队组织架构历史性变革,到改革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推进我军组织形态现代化,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都是在努力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

以解决重点难点问题为导向,全面提高军队威慑和实战能力。问题是矛盾所在、关键所在、动力所在。深入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必须着眼解决我军“两个差距很大”“两个能力不够”问题。

要坚持全军各项建设和工作向实现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聚焦,向实施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要求聚焦,向形成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聚焦。

要按照实战化要求严格训练,坚持以作战的方式训练,以训练的方式作战,推进训练与实战一体化,切实把部队实战化水平搞上去。

以大力推动科技兴军为导向,培养造就大批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习主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下更大气力推动科技兴军,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为我军建设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科技兴军,关键在人才。要加大人才培养引进力度,不断壮大人才队伍,把提高官兵科技素养作为一项基础性工作来抓,在全军大力传播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使学习科技、运用科技在全军蔚然成风。

军队从来都是吸引人才、培养人才、涌现人才的高地,军事人才在科技兴军中责任重大、大有作为。我军人才要无愧于“社会的精英、国家的栋梁、人民的骄傲”殊荣,在强军兴军新征程中担起新责任、作出新贡献,为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奋力拼搏、攻坚克难、攀登高峰。

(作者:颜晓峰,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研究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