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御窑史的最后百年

来源:中华读书报责任编辑:刘航
2017-06-14 16:32

清代御窑到嘉庆以后,伴随清朝内忧外患,日薄西山。随着大清皇朝覆亡,御窑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清朝御窑史的最后百年,也是中国御窑史的最后百年。

清代御窑到嘉庆以后,伴随清朝内忧外患,历史大势,日薄西山。其前六朝天(命)、天(聪)、顺(治)、康(熙)、雍(正)、乾(隆),180年,御窑随着清朝兴盛而兴盛;后六朝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116年,御窑也随着清朝衰亡而衰亡,如“九斤嫂过年——一年不如一年”。随着大清皇朝覆亡,御窑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清朝御窑史的最后百年,也是中国御窑史的最后百年。

最后百年

乾隆后期,国家承平日久,改革动力渐失,痼疾逐一显现,明显呈现颓势。景德镇御窑也一样,从乾隆帝死到大清朝亡,皇帝重视不足,国家财力不支,工匠墨守成规,战火不断燃烧,百年之间,江河日下。

——嘉、道、咸三朝66年,是御窑缓慢衰落期。嘉庆朝的内忧如白莲教民变,道光朝的外患如鸦片战争,咸丰朝的内忧加外患——如太平天国攻占南京和英法联军侵入北京,加速了清朝的衰落。其间,从嘉庆朝开始,国家不再派专职官员驻厂督陶,仅由九江关监督遥领,严重削弱了御窑的管理。嘉庆四年(1799),御窑经费从乾隆时期每年银10000两,减少为5000两。道光二十七年(1847)以后,降为2000两。在内外双重击压下,咸丰五年(1855),御窑停烧。

——同、光、宣三朝50年,是御窑加速衰落而又回光返照期。这一时期,慈禧太后柄政,三个幼帝继位年龄——同治帝6岁、光绪帝4岁、宣统帝3岁。清朝在慈禧太后把持朝纲的48年间,战争一仗败一仗,割地一片又一片,赔款一笔又一笔,耻辱一遭又一遭。然而,尽管国难当头,危机四起,外债高筑,民怨沸腾,但慈禧太后仍然大办儿子的婚礼和自己的庆寿盛典,挥金如土,穷奢极欲。

先是,太平天国时期,景德镇遭兵火,窑厂毁于一旦,瓷业街市萧条,工匠四处流散。太平天国平定,景德御窑恢复。同治三年(1864),九江关监督蔡锦青在御厂旧址上,复建堂舍72间,重点御窑柴火。同治五年(1866),筹银13万两,重建景德镇御窑厂。后每年御窑支出,恢复乾隆一万两旧制。同治年间,景德镇御窑首要之务,是同治皇帝大婚所用瓷器。光绪年间,景德镇御窑厂,窑火未停,烧造未断。此期,除光绪帝大婚之外,恰逢慈禧太后甲申年五十大寿(光绪十年,1884年),甲午年六十大寿(光绪二十年,1894年),甲辰年七十大寿(光绪三十年,1904年)。御窑为慈禧太后祝寿,烧造大量瓷器,并为她烧造“大雅斋”和“体和殿”瓷器。从烧造费用来看,同治、光绪两朝耗费于御窑的银两,与乾隆时期比,已然大大超过。

在这一时期,景德镇御窑是什么样子?幸运的是当时烧造在两件瓷器上的御窑场景图留了下来。

一件是清道光粉彩御窑厂图螭耳瓶,故宫博物院藏。高63厘米,口径22厘米,足径22.5厘米。瓶外壁通体以粉彩描绘清代景德镇珠山御窑厂实景,细致描绘了当年景德镇珠山御窑厂的繁华景象。以御窑厂内倚珠山而建的“御诗亭”为中心,东、西辕门上各挂一面黄色大旗,旗上以黑彩书写“御窑厂”三字。两侧白墙青瓦,有回廊、拱门。正中的高大厅堂内,几名监工在议商事情。厂内工匠,各司其职,聚精会神,专心劳作。画面反映了原料开采、送料、成形、制坯、运坯、画坯、施釉、画彩、满窑、烧窑、出窑、装运等各道工序。所使用的彩料有红、黄、绿、紫、蓝、黑、金彩等,所绘人物有六十一个。瓶上所绘图案真实反映了清代御窑的生产场景,是当时景德镇御窑厂生产管理状况的珍贵实录。

另一件是清后期青花御窑厂图瓷板,首都博物馆藏。直径72.5厘米。瓷板用青花绘饰以御窑厂为中心的景德镇图。瓷板面上端为石岭地区,西侧是奔流的昌江,中渡口、老鸦滩分设“奉旨卡”,查验来往船只。中心绘景德镇珠山御窑厂,分三进院落,东西跨院为制瓷作坊。御窑厂大门为“仪门”,门内有“奉上旨御窑厂”标旗,仪门前可见看相、茶局、命馆、赛会、风水半仙等招牌。仪门东西两侧街口,分置牌楼,东西对峙,岿然屹立。御窑厂右侧,大戏台影壁正中书写“指日高升”,右侧有程家巷、毕家街。画面下端是御窑厂大门,上悬“御窑厂”匾额,门外高挂“宪奉御窑厂头门”旗。大门、仪门间有关帝庙、火神庙,大门两侧有浮梁县衙、监管窑务的“景德司”。瓷板不仅是清代景德镇整体布局、衙署建筑的形象资料,而且是清代景德镇机构建制、文献记载的图文印证,既是重要文物,也是珍贵史料。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