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的骗局游戏是怎么玩的

来源:中华读书报作者:匡贤明责任编辑:刘航
2017-06-27 16:26

《美联储的起源》,[美]默里·罗斯巴德著,安佳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5月第一版,45.00元

在经济思想史上,奥地利学派是一个重要流派。自门格尔开山立宗以来,以其严谨的逻辑推理和思辨分析,传功数代,在经济学江湖上扬名立万。历时四代,代代均有一时之英杰:一代门格尔,二代庞巴维克和维塞尔,三代米塞斯和熊彼特;四代哈耶克、罗斯巴德和柯兹纳尔。作为一个长期游离主流经济学的流派,这样的阵容不可谓不强大。

摆在朋友们面前的这本《美联储的起源》,其作者是四代弟子罗斯巴德。他是一位富有思想主见的学者,在多方面继承、完善了奥地利学派有棱有角的思想和理论;同时也是一位高产学者,一生著述颇丰,致力于传播奥地利学派的思想和主张。《美国大萧条》《人、经济与国家》《权力与市场》等,均是极富思辨性和逻辑性的著作,读完后引人深思。难得可贵的是,终其一生,罗斯巴德并不因为自身境遇而改变学术观点。

罗斯巴德的研究涉猎范围很广,对经济、社会、政治均有深刻分析。在经济领域,作为最彻底的反垄断主义者,罗斯巴德从“先验”的角度逻辑地证明了自由竞争对经济增长和经济自身平衡的重要性。在罗斯巴德的字典中,只要具备“自由准入缺失、具备排他性的特权”,都是垄断。垄断,不仅仅体现为价格操纵等形式的市场垄断,而且包括所有阻碍资源自由流动与配置的社会垄断和政治垄断。在罗斯巴德看来,只要具备“自由准入”这个条件,所有的产品价格和生产成本都会趋向最低价格和最小成本。因此,他不仅对市场垄断予以严斥,而且对各种形式的行政垄断,甚至政治垄断大加批判。

基于这一逻辑,罗斯巴德尤其对政府的各种垄断予以最严厉的抨击。他认为,政府本身就是一种垄断。虽然不可或缺,但应最小化,严格限制在防卫、保护和司法服务三个方面。无疑,垄断货币发行的职能,明显不在政府应有职能中。为此,罗斯巴德对现代央行体制给予了“逻辑上”的否定。他认为,央行以及部分储备金制度带来了银行系统的危机,并且阻碍了银行间的自由竞争与市场出清。读过《美国大萧条》的朋友应该有印象,皇皇巨著一语概之——误我者,美联储也。罗斯巴德认为,大萧条是美联储过度放水的结果,根本不是所谓需求不足引发的:大萧条与其说是市场的失败,不如说是政府货币政策的失败;与其说是金融大鳄太贪婪,不如说是美联储决策失误;与其说政府是在解决危机,不如说政府在延缓和恶化危机。如果我们沿着罗斯巴德的逻辑思路走下来,结论也就很明显:垄断了货币发行权的中央银行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不要这劳什子,无论央行是否独立。最好的办法是让各商业银行自由发行银行券,并在竞争中实现币值稳定与均衡。

对这一主张,历来见仁见智。之所以回顾罗斯巴德的垄断与竞争思想,目的在于给《美联储的起源》这本书提供一个作者的思想背景——否则,首次读此书的朋友可能会纳闷,为什么作者对央行如此“偏见”,以至于冷嘲热讽随处可见。

了解了罗斯巴德的基本思想,可以清楚地看出作者撰写《美联储的起源》一书的目的,就是把美联储的“皮”扒下来,看看百年前一些精英人士是如何打着公共利益的幌子,达到垄断货币发行的目的——“垄断可以以反垄断之名而成功”!纵览全书,无法不得出以下结论:美联储起源的过程,就是一场“智力骗局游戏”。如果说得中性一点,就是“游说”的过程,费尽心思游说公众,游说国会。看完此书,仿佛可以听到罗斯巴德忧郁的叹息和良苦用心的劝告:公众,醒醒吧,你们上当了。

为了揭露这场智力骗局游戏,罗斯巴德运用他扎实的理论功底和娴熟的笔头,把美联储的成立还原于历史的背景下,并以此排章布节,娓娓道来。具体的内容本文不再赘述,译者已经把原著传神地译了出来。本文主要分析罗斯巴德如何喜笑怒骂地刻画这个“骗局”。相比于作者以思辨性著称的其他作品,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格外富有立体感。

技巧一:头痛医脚。用罗斯巴德的话来说,美联储的起源是利用了社会对银行体系周期性危机的抱怨。在银行券体制下,由于美国的货币体系过于自由且过于去中央化,“银行无法按照自己的需要扩张货币与信用,尤其是在经济萧条时期无法扩张货币与信用”。这种“缺乏弹性”的国民银行体系,“每当其基础受到一丁点儿的扰动”,美国庞大的存款信贷体系“就摇晃打颤”。因此,银行家们宣称,美国银行体制是世界上最糟糕的,英国和法国的中央银行体系制才是最出色的。

当然,根据罗斯巴德的逻辑,银行体系不能满足需求,根源不在于缺乏弹性,而在于银行券作为杠杆的顺周期性。金融家们开出的构建“权力集中的银行体制”的方案,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但这不妨碍金融家们把“缺乏弹性”的问题夸大。尤其是在1907年的金融大恐慌后,他们不失时机地进一步宣传这一观点,达到了如下效果:“银行界和商界的观点都统一到了中央银行议题上,中央银行这样一个机构不仅能够规制经济,还能作为最后贷款人帮助银行摆脱困境。”不要小看了这一共识,这是美联储成立进程中一个重要的转折性事件。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