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宝玉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高满航责任编辑:菅琳
2015-08-06 14:00

“投降吧,你们一个也跑不了!”日军翻译官战战兢兢喊完,缩回脑袋,又躲到岩石后面。烈日当头、四周沉寂,秋蝉的鸣叫愈显空旷。

马宝玉死死盯着直通棋盘陀那宽不足两米的陡峭山道,把刚从胡德林手里要过来的一颗手榴弹紧紧攥在手里。副班长葛振林和胡德林、宋学义抱着大块石头垒到阵前,既做屏障,又当武器。回过头来,马宝玉看见年龄最小的胡福才蹲在地上,问他:“小子,害怕了吗?”

胡福才站起来,拍拍胸脯说:“我今天击毙了14个鬼子,他们怕我才是。”说完,弯腰抱起一块大石头。子弹打完了,手榴弹剩下一颗,陪他们战斗到底的只有石头,还有比石头更坚硬的精神。

见一瘸一拐的胡福才裤管渗出血,马宝玉正要去给他包扎,翻译官又喊话了,还夹杂着日军呜哩哇啦的叫声。马宝玉轻声提醒:“准备战斗,敌人要攻上来了!”

伪军在前头,狡猾的日军紧跟其后,他们不敢把步子放快,战战兢兢向山上望一会儿,贴山壁往前蹒跚。马宝玉把手榴弹攥在手里,居高临下,看日伪军一步步靠近,在心里默数着:5个——18个——70个……很快,更多的日伪军朝棋盘陀涌来。

“打!”一声怒吼,马宝玉拉开引线,将嘶嘶作响的手榴弹掷向敌阵,日伪军乱作一团。

趁此间隙,马宝玉把弹尽的步枪摔断在岩石上,葛振林、胡德林随后,宋学义摔了几下,未断,就直接扔下了山崖。胡福才还犹豫,那支三八大盖是他上午才缴获的,实在舍不得毁掉。“必须砸了,不能落在鬼子手里!”胡德林大胡福才1岁,却是他的亲叔叔,用长辈语气说道。

“还靠它打鬼子呢!”胡福才不服气,把枪紧紧抱在胸前。几人沉默着,今天是他们与鬼子的最后一战,以后,就要靠一团七连的战友了。胡德林上前夺过枪,高高举起,用力地砸在岩石上,零件四蹦。

这时,久攻不下山头的鬼子动用了飞机。一颗颗炮弹落在山顶上,炸起了石头,引燃了树木。五壮士聚拢在一起,相互激励着,马宝玉咬着牙说:“跟鬼子拼了!”“拼了!”葛振林、胡德林、胡福才、宋学义异口同声。血在体内奔涌,壮士做出了最决绝的决定。

胡福才擦干眼泪,刚才他还为不能挽留三八大盖哭鼻子。他才17岁,那样勇于冲锋,渴望建功,若有以后,他定是抗日战场上的勇士。五壮士以不归的姿态,引日伪军到狼牙山巅,已注定这是殊死之战、终结之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