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亲眼见证董存瑞炸碉堡壮举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宋兆田责任编辑:菅琳
2016-01-27 03:30

近年来,英雄成为人们的一个热议话题。铭记英雄、学习英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旋律。但时下也有一些人对英雄产生质疑,这就需要我们这些当年的见证者将事实告诉人们,在这里我要说的是英雄董存瑞的壮举。

1948年5月25日凌晨,我东北野战军第11纵队解放隆化的战斗打响,当时我任11纵队32师96团二营教导员。根据上级命令,我32师向固守隆化城内主阵地——隆化中学守敌展开攻击。我96团的进攻出发地“涝洼子”,位于隆化中学正北方向,距离隆化中学敌核心阵地约1500米,距敌前沿阵地的外壕仅30余米。敌人在靠近“涝洼子”前沿筑有大碉堡群,名为“子母”碉堡群,即中心一个高大碉堡,脚下筑有数个小暗堡。暗堡外围挖有一人深,5尺宽的壕沟。沟底插满削尖的梅花桩,外围设有陷阱、电网、铁丝网。敌人阵地上设有40座这样的碉堡群。 

我营第一梯队四连对面的敌人在靠近涝洼子前沿设有一个大碉堡群,四连用了两个多钟头,伤亡40多人,才攻下这个碉堡群。随后,营动用第二梯队六连接替四连向敌纵深攻击。六连代连长白宝贵、指导员郭成华和在该连蹲点的师政治部宣传干事程抟九率连队从四连打开的缺口向敌发起攻击,任务是从东北方向突破隆化中学。此时,在学校东北角高墙外侧的敌防御阵地内,敌人凭借坚固阵地拼命抵抗。董存瑞爆破组的任务是摧毁前进地域内敌人的炮楼和碉堡,为后续攻击部队扫清障碍。在重机枪的火力掩护下,班长郅顺义带领突击组首先跃出堑壕,为爆破开辟道路,董存瑞带领爆破组跟着冲了出去。在各组密切配合下,董存瑞率爆破组连续端掉2个炮楼、5个碉堡。 

战斗进行中,我接到六连副指导员冯志远电话:“战士李振德很勇敢,连续炸掉数个碉堡,争着要去炸掉剩下的那个炮楼,并申请火线入党。”我立即代表营党委批准,并让冯志远当众宣布。 

敌人的子弹雨点般射来,刚刚被批准火线入党的李振德抱着炸药包向敌炮楼冲去,就在快要闯过敌人的火力封锁线时,一颗子弹击中了炸药包上的雷管,炸药爆炸,李振德牺牲了。这时,只见董存瑞一跃而起,利用爆炸的烟雾作掩护,向前迅速跃进,炸掉了这个碉堡。隆化中学敌外围防御阵地最后一个防御工事被摧毁。营长常胜命令,营预备队五连投入战斗,向隆化中学守敌发起攻击! 

隆化中学墙外,是一片宽近200米的开阔地。五连向前冲击时,突然遭到敌人机枪火力从右侧横扫过来,不能前进。敌人火力是从中学东北角横桥上扫射来的,这座桥是敌人伪装的一个桥形暗堡。不炸掉它,就不能消灭学校里的敌人。此时董存瑞已完成数次爆破任务,他来到连首长面前,坚决要求完成炸桥任务并获得批准。他扭过头对郅顺义说:“如果我牺牲,你继续上。”说完抱着炸药包向桥下冲去。

我在指挥所,看到六连有两个战士跃出壕沟,一个抱着炸药包,一个紧跟着掩护。他俩一会猫腰跃进,一会匍匐前进。抱着炸药包的战士接近大桥时,突然踉跄了一下。我想他是负伤了,但我们这位战士仍顽强挺住。在我火力掩护下,他迅速冲入桥下。此时,友军一个连从正门攻进中学,被敌火力阻击,不能前进,希望六连赶快从北面突入。趴在地面的五连不时遭到敌火力打击,也希望六连尽快突破。团指挥所不时电话督促,要六连尽快拿下敌阵地。紧急关头,只见那个战士挺立在桥下中央,一手托起炸药包顶住桥底部,一手拉开导火索。一声巨响,敌桥形暗堡飞向天空。我营随即发起冲锋,配合友军全歼守敌。

战斗即将结束时,我从程抟九那里知道,手托炸药包舍身炸碉堡的是董存瑞,紧随其后掩护的是郅顺义。

董存瑞牺牲后,冀热察辽军区司令员程子华派秘书齐肃专程来我营了解情况。不久,程子华同志在《群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首次披露董存瑞的事迹。1948年6月8日,11纵队党委追认董存瑞为模范共产党员,纵队发布命令,追授董存瑞“战斗英雄”称号,他生前所在六班被命名为“董存瑞班”。 

1950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一届全国英模代表大会上,董存瑞被追授为“全国战斗英雄”。 

1957年5月,朱德总司令在董存瑞烈士牺牲9周年时为他题词:“舍身为国,永垂不朽”。 

(作者系原沈阳军区司令部大连干休所离休干部)  

(尹兴洋、吴维波整理)

(《解放军报》2016年01月27日 11版)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