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根:成为“陆战猛虎”总共分几步?

来源: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作者:李连军 黄可臣责任编辑:菅琳
2016-04-11 16:06

王立根是中部战区某团一连班长。2008年,怀着对军营的向往,王立根参军入伍。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他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当好兵、当精兵。

他是团里有名的集训比武专业户,入伍8年,参加过集团军以上组织的比武活动20余次,先后17次夺冠。

暮春时节,山风依旧刺骨。某山区一处高地,草丛中传来一声枪响,数百米外的山石后,刚刚露头的假目标瞬间支离破碎。潜伏3个小时里,这是王立根干掉的第20个目标。这次,王立根参加的是一次侦察兵比武活动。

此次集训,高手云集,集团军100多人的集训队,要选出两人参加战区级比武,这就意味着要淘汰98人。

比武名额的巨大压力,使王立根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能不能选中?“勤能补拙,只要努力,自己一定能超越他们!”接下来的时间里,王立根像着了魔一样,扑在训练场。

为了提高据枪稳定性,他拉起袖子,把双肘直接撑到地面上,一天下来,双肘血肉模糊、肩膀肿胀、手指抽筋,疼痛难忍,晚上双肘结了疤,第二天继续磨。为了减小枪声等其他因素对眼睛的影响,保持整个射击过程不眨眼,他每天迎风对着太阳瞪大眼睛练习定力,坚持30秒、1分钟,最终坚持到5分钟不眨眼,每天下来,眼睛又红又肿又痛。

3月初,经历了无数次残酷的淘汰考核,王立根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选拔考核。可是他知道,这只是通向比武决赛场的第一步,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为了适应各种射击环境,在风中、雾里,草丛、沙堆上,处处都有他训练的身影。

一次,集训队组织摸底考核,射击场突然刮起大风,狂风裹着黄沙迎面扑来。所有队员本能地转身抱头,躲避风沙。等大家从狂风中缓过神来,却惊呆了,王立根纹丝不动地匍匐在草丛间,瞄准的右眼圆睁着。大风没有影响他发挥,反而成就了他“枪王”的地位:步枪10秒精度速射99环。比赛结束后,王立根被评为“特级侦察精兵”。

而这位“特级侦察精兵”还是一名特级炮手。2012年团队改制换装,看着20多吨的步战车和30毫米的车载自动火炮,王立根失眠了:未来战场,步兵光靠两条腿一杆枪是难以赢得战争的。第二天,一份当炮长的申请书摆在了连长办公桌上,他暗暗发誓:我要把自己练成全团驾驭步战车的第一射手,成为名副其实的“陆战猛虎”。

王立根第一个报名参加上级组织的装甲学兵培训。新装备武器系统复杂、技术密集,要求炮长有很强的理论水平和排除故障的能力。王立根白天在步战车上爬上爬下、扎实训练,晚上就整理笔记,研究理论。3个月的培训,王立根记录了5本学习笔记。

学习归队后,他强烈感到,仅靠从院校里学到的知识和基础技能,还不足以达到一名优秀炮长“精准快狠”的要求。盛夏时节,王立根养成了一个习惯,中午别人午休,他却冒着酷暑练习两小时的车载火炮操作训练。为了练好一个基础课目,他每天转动方向机、高低机几千余次,手上都磨出厚厚的茧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团组织的5次实弹射击中,王立根全部达到优秀,取得炮长专业全团最好成绩。

去年深秋的一次演习,王立根再次名扬沙场。进攻途中,观察手突然报告,远处山坡突然出现一个“敌”火力点,王立根在火炮瞄准镜内紧盯目标。颠簸的战车让瞄准格外困难,但王立根却神了,他精巧灵活地操作控制台,愣是让靶标乖乖“留”在了颠簸的视线里,瞄准基线始终精确锁定目标,后将其一举击毁。

更神的是,此后接连遇上碉堡、装甲车等6个目标,王立根用了不到30秒就将它们一一摧毁,被战友夸作“快镜式射击”。

团领导告诉笔者:“打这6个目标,要连续进行测定、旋钮、键入、拨挡等20多次盲操作,算下来,王立根的手平均1秒钟能盲操4次,头脑反应和手上频率确实惊人。”

如今,王立根已成为一名特级射手,他总结的5个训法、战法也在全团得到推广。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