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暗自悲叹:这次定要坑死宝宝 咋回事?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田莉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2-08 02:43

梁 晨

“花拳绣腿”让我如此狼狈

■新疆军区某红军师医院班长 田 莉

雪山下,冬季训练正紧。看着我们的“邻居”,师侦察营官兵玩儿命地练,我不禁有了一丝惬意:“革命有分工,小伙很拼命,姑娘很轻松。”

可惜的是,这惬意并没有持续多久。前两天,师保障部温部长带领训练监察组突然“驾到”,对我们班的战场救护训练进行“突袭”。

“战场救护,这是我的强项,轻松加愉快,优秀没问题。”我带领两员“女将”携带救护器材,如3只翩跹的蝴蝶穿梭在训练场上,跃进、匍匐、检伤、止血、包扎、搬运,整个过程动作娴熟,“伤员”配合给力,成绩自然是高标准的优秀。

训练结束,我集合整队向所长报告完毕,就美滋滋地站在那等着受表扬。

可我的“美梦”只持续了几秒钟,就被现场观战的温部长打破了:“一路小跑接近伤员,敌情观念在哪里?遇到雷区怎么能直接通过?‘伤员’怎么都是小个子兵……”一连串追问,让我们哑口无言。

“训练不能搞‘花拳绣腿’,明天再来一次!”温部长说完就带队离开了,留下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的我们,僵直地杵在那儿。

第二天,监察组将我们拉到侦察营的战术训练场,一看那阵势我们就被震住了:在遍布土包、弹坑、铁丝网的训练场上,设置了染毒地段、炮火封锁区、放射性沾染区等“战场”背景,而“伤员”全换成了人高马大的侦察兵。

我不禁暗自悲叹:这次定要坑死宝宝!

“出发!”一声令下,我们便向“伤员”冲了过去。“轰”地一声,炸点毫无预兆地在不远处炸响,空包弹的声音也同时在耳畔响起,把我们3个吓了一跳。

低姿匍匐钻铁丝网、蛇形跃进穿炮火封锁区、戴防毒面具过染毒地段……好不容易才在弹坑中、掩体里找到“伤员”,可他们一个个“入戏”很深装昏迷,几次暗示也不给配合,把我气得咬牙切齿。

止血、包扎、固定,我们仨连拉带扯使出吃奶的力,终于将“伤员”一个个抬上担架,开始搬运。可没走几步就遭遇火力封锁,我们只得转为火线搬运,把背包绳拴在担架上,两人在前匍匐着拉,一人在后面推。每拖行一步,我都感觉肩头被背包绳“咬”了一口。

“成绩不合格!”当我们一个个脸色煞白、狼狈不堪地到达安全地域时,监察组现场宣布的成绩如当头一棒,砸得我满眼都是“小星星”。我们几个站在那难过极了,不争气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训练结束后,我反复寻思监察组首长的话:为什么换成有点战场味的场地,换上侦察营的“伤员”,训练结果就大相径庭?说白了,还是人为降低训练标准,把训练场当成了“秀场”。

“幸亏这只是一次训练,如果是一场真实的战斗,我们不仅救不了战友,还可能把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我心里既暗自庆幸也感到后怕。

“当兵打仗,军人就得有军人的样子。”第二天,我们就与侦察营的小伙们组成训练对子,准备彻底与“花拳绣腿”说拜拜。

(李 康、刘 永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