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老班长轮番拒之门外的他究竟是个好兵吗?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魏兵 陶连鹏 刘维 敖千桂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4-13 14:00

要说第一眼看过去就喜欢这个兵,那是假的。

采访熊宏鑫,仿佛是一种煎熬。和他交谈,听到最多的话是“是”。

怕他太紧张,记者堆出一脸笑容,他却还是一脸木讷的表情。笑得脸上肌肉都有点抽了,才见他嘴角微微抖动了一下,算是给了记者一个回应。

“明明一个强人,天生一副熊样”,这是电视剧《士兵突击》里七连长高城评价许三多的,没想到现实生活中真有这样的人。他真是那个一年两次打破军区专业训练纪录、两次荣立二等功的“牛人”吗?

某电子对抗团下士熊宏鑫,你又会告诉我们一个怎样的“士兵突击”?

请看《解放军报》“军营观察”版的文章——

“好兵”?熊宏鑫

——透视北部战区陆军某电子对抗团下士熊宏鑫的成长之路

■解放军报记者 魏 兵 特约记者 陶连鹏 通讯员 刘 维 敖千桂

一直被否定,却从未曾放弃

如果给熊宏鑫的从军路一个主题词,这个词毫无疑问是:否定!

老军务第一天就认定他是“重点人”——

熊宏鑫的新兵营长张会岩,是军务股长出身,可说是“阅兵无数”。迎接新兵入营那天,他一眼瞅见队伍里的一个兵:垮兮兮、软塌塌、表情呆滞。张会岩转头凑到教导员陈笑农耳边轻声说:“这个兵可得盯紧了!”陈笑农端详两眼,点头称是。

这个兵,正是熊宏鑫。果不其然,很快他就出了名——

新兵连组织队列会操。班长下达“正步走”口令后,反应慢一拍的熊宏鑫在其他战友第一步落地时,才踢出第一步,还是个顺拐,惹得场外官兵哈哈大笑。结果,会操全班倒数第一。

新兵连组织新兵第一次手榴弹训练。熊宏鑫展体引弹时,手榴弹脱手向后面飞去,候场官兵一片哗然,抱头闪开。此次投弹,熊宏鑫成绩是负数。

新兵连共同课目考核,除3000米跑勉强过关,熊宏鑫其余课目全都不及格……

老班长轮番将他拒之门外——

2014年12月,新兵营生活结束,新兵转入训练队开始专业学习。报务、短波、超短波是电子对抗团三大专业,难度依次递减。熊宏鑫主动报名想学最难的报务专业。

听说熊宏鑫要来,报务教练班长坚决不同意:“就他那个样,也能学报务?直接送去炊事班吧。”

队里只好调整他去短波专业,短波教练班长找到队长软磨硬泡:“队长,这个兵打死我也不能要!”

没办法,队长带着熊宏鑫找到超短波教练班长周红强:“来了训练队总得学专业,你也别挑三拣四了,他就放你这!”

眼瞅着熊宏鑫“砸”进自己手里,周红强脸拉得老长……

那么,熊宏鑫的未来之路究竟会怎样?似乎在大家的眼睛里早已能瞧见。

但是,有一个人看到了一些不同——

那一次,新兵连要组织新兵体能考核,新兵班长盛振华带着全班进行针对性训练。因为自己班里有个熊宏鑫,盛振华没少挨批。这一回,熊宏鑫居然连一个单杠也拉不上去,盛振华命令熊宏鑫一个人在器械场继续练吊杠,拉不上一个不准下来。

熊宏鑫二话不说,直挺挺地挂在杠上。时间一长,抓不住杠,脱手掉下来,再自己挂上,然后又掉下来,再挂上……

这时,连里通知盛振华去连部办事,忙活了一下午。到晚饭集合站队时突然发现少了一人,盛振华才猛然想到:熊宏鑫还在器械场。

盛振华跑到器械场,远远看到熊宏鑫从单杠上一遍遍摔下来,又一遍遍挂上去。盛振华一阵心疼,拉着熊宏鑫就往卫生队跑。

卫生员仔细地给熊宏鑫处理手上磨出的血泡,盛振华倚在门框上,禁不住认真打量起自己带的这个熊兵:这小子说不定还有得救!

熊宏鑫真的有救吗?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