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任班长,为何都把这株冬青当宝贝似的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陈林宇 陈洪佳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5-15 05:01

说起这丛冬青,可是连队最老的“兵”。”老章当兵12年了,但在它面前也只能算是新兵。请看《解放军报》的报道:

老 “兵”

■陈林宇 陈洪佳

点点晶莹的雨珠、连绵不断的雨线,汇成一片片白茫茫的雨幕。半个月了,雨一直下个不停。天刚放晴,章志荣就迫不及待地提起剪刀去修剪他最爱的那丛冬青。

说起这丛冬青,可是连队最老的“兵”。”老章当兵12年了,但在它面前也只能算是新兵。

“这丛冬青并不是我栽的,而是我的班长栽的,班长退伍前,郑重地把冬青交给了我。”说到这儿,老章陷入了回忆。我的班长当时还是新兵,那时候的连队也没有现在这么漂亮整洁。营区只有一栋房子,操场就是个土坝子,到处都是光秃秃的,一起风,黄土漫天飘、一下雨屋内水帘洞。一日,班长上山巡线,无意间发现了石缝中长着一株冬青,那一抹绿色在灰白的山壁上显得生机盎然。想到连队那光秃秃的黄土地,班长小心翼翼地把冬青挖出来,用帽子包起树根,宝贝似的捧了回去,栽在了操场前面。

打那以后,班长就多了一项工作,就是照顾这株冬青。土质差,班长便从菜地挖来肥土换掉沙土;风大,班长便用木棍儿搭了个架子支撑着。在班长的悉心呵护下,冬青一天天茁壮成长,从开始的弱不禁风到现在的枝繁叶茂。

冬青还在一天天长大,班长却要脱下军装了。即将离开这个生活了16年的地方,班长有很多不舍,但最牵挂的,还是那株冬青。班长把冬青交给了他的兵,当时还是小章的老章,从此,老章便承担起了照顾冬青的任务,这一照顾就是十多年。

十多年里,连队房子多了、漂亮了,硬件设施全了,洗上了太阳能热水澡、通上了军网、看上了卫星电视,操场变成了水泥地,营区栽了更多的花草树木。冬青,也从一株变成一丛,整齐地站在营门正前方,翠绿、挺拔,见证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

修剪完冬青,老章退后几步,一脸笑意地远远端详着。我知道,老章也即将脱下军装,离开这个坚守了12年的地方。“班长,快退伍了,放心得下这丛冬青吗?”老章笑了:“放心!连队这么多人照顾它,肯定会越长越好……”

天又下起了小雨,雨雾中,刚修剪完的冬青,翠绿欲滴的身姿显得愈发挺拔,犹如哨兵,傲立于营区门口……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