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遇险,原来班长是个托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侯志慧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6-09 03:08

白天,我们顶着炎炎的烈日,忍饥挨饿;晚上,我们听着鬼哭狼嚎的风声,担惊受怕。直到连队将我们接回驻地,才发现这一切居然都是“导演”出来的。请看《解放军报》的报道:

戈壁遇险,原来班长是个托

■新疆军区某团修理连战士 侯志慧

梁 晨绘

原计划一天的演练,没想到却在戈壁滩上多呆了两天两夜。白天,我们顶着炎炎的烈日,忍饥挨饿;晚上,我们听着鬼哭狼嚎的风声,担惊受怕。直到连队将我们接回驻地,才发现这一切居然都是“导演”出来的。

上周日下午,班长开完连务会回来对我们说,明天组织战备演练,咱们班担任“尖刀班”,大家准备好战备物资。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一阵急促的哨音惊醒,第一反应就是紧急集合,慌忙打起背囊,整理战备物资。之后,班长带着我们钻进了车厢。

一路颠簸了近2个小时,连长命令“尖刀班”迅速下车。跟着班长一路奔袭,途中不是“小股敌特”偷袭,就是过“染毒地段”,累得我筋疲力尽。

接着,我们来到一片无人区,准备坐下来歇歇。突然,我发现远处有人影,手里好像还拿着东西,我立即向班长报告。“不好,是‘敌特分子’。”班长用望远镜看后,立即下达命令让我们隐蔽。

随后班长把情况报告给连长,连长 命令我们绕道继续前进,连队另派人员前往歼灭。

跟着班长又走了大概半小时,还是没看到车队,当时我的心里有些发慌。“班长,我们是不是掉队了?”我小声地问道。“部队已到达集结地域,下午会有人接应我们,不用担心。”班长淡定地回答。

伸手看了看表,马上就到晌午了,午饭怎么解决?班长说吃单兵自热食品,还让我们都省着点。我们饿得都没劲了,哪想到省着吃啊,就三口并一口狼吞虎咽,我见班长只啃了一小块压缩干粮。

“眼看天马上就黑了,大部队还没有来接应我们,这可怎么办呀?”只见班长拿着对讲机站在山头不知道在说啥,回来后告诉我们:“连队已在集结地域安营扎寨,让我们挖单兵掩体就地宿营。”

之后,我们迅速挖起了单兵掩体,班长就睡在我旁边。第一次睡单兵掩体,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半夜,我迷迷糊糊地发现班长穿上了衣服,不知干什么去,当时我以为在做梦,就没多问。

一觉醒来,我又冷又饿,可带的食品全都吃完了,摇了摇水壶,也空了,其他战友也是一样。班长看着我们可怜巴巴的样子,先是批评我们不节省,然后把他的单兵食品给了我们,让大家分着吃。

“每人吃了几口就没了,这点还不够塞牙缝呢。”“走,挖野菜去。”班长先是带着我们认野菜,还让我们挖的时候不要留下痕迹。我小心地挖着,不到半小时就挖了满满一包野菜。“连水都没有,我们怎么吃啊!”正说着,班长像变戏法一样,递给我一个装满水的水壶。大家一起生火煮野菜,只吃了一小部分,班长说剩下的中午吃。

就这样,我们在戈壁滩上又过了两天,直到第三天中午,连长才来接我们。

返回驻地后,我发现隔壁帐篷的几名战友在议论这两天的事,听完我一愣,怎么和我们的“遭遇”一样?我找到班长问个究竟,他挠挠头说:“为了锻炼你们的野外生存能力,连队专门安排了此次行动。”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班长是个托!

(申 振、郝靖瑞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