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这样的关心我“hold”不住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李煜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8-02 08:44

关心不够是伤害,关心多了要“晕菜”。我这几天就被超负荷“关心”整得晕头转向。今年上半年以来,怀抱“军官梦”的我白天站岗执勤,晚上刻苦学习,结果在5月底的复试中,以4分之差未能走进军校统考考场。但作为90后的我性格豁达开朗,早就坚定了“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态度,工作干劲丝毫不减。

对于落选这件事,我虽然想得通,班长杨云却放不下。杨班长白天陪训练,晚上陪站岗,特意找借口换到我邻床,经常在我面前念叨“军人要正确面对挫折”“人生道路千百条,总有一条适合你”之类的话,弄得我有一句没一句地和班长“尬聊”。

虽然班长的关心让我不适应,但我也“盛情难却”,决定好好干工作来感谢班长的照顾。连队组织种植草皮,我抢着干、使劲干,却因用力过猛折断了铁锹。这本是件意外的事,杨班长却立刻把我叫到一边开导:“没考成军校,心理失衡是常事,但不能带着情绪工作,只要肯努力,机会还很多。”班长的一番话让我哭 笑不得,本想要和班长说道说道,班长却摆摆手说“懂我”。

当下,正是连队执行运输任务的高峰期,连里的几个驾驶员忙得连轴转。我去年刚被评为“红旗车驾驶员”,技术还不错。可我先后3次提交执行运输任务的申请,都被连队驳回。一天晚上,我实在忍不住敲开了连长房门,连长却不紧不慢地安慰我:“你们班长说你最近表现挺好,只是你刚刚忙完考学,正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好调整一下心态,让你留守也是组织一致决定的。”

连长的话再次碰触到我的“痛点”,我鼓足勇气倒出满腹委屈:“连长,我来自汶川,当年解放军去家乡救灾时英勇顽强的表现,深深印在了我的心里,如今我也成了一名军人,怎么会因为考军校失利而消极工作呢?请连队相信我,我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连长听了我的话,当晚把班长和我叫到办公室好好聊了聊。“误会”一解开,杨班长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小李,下周咱俩一起出车!”

(作者:西藏军区某汽车团二营五连上等兵 李煜;杨春整理)

兵事感言

爱兵要爱到点上

■ 徐杨

种过庄稼的人知道,如果摸不清庄稼的长势和习性,一味地施肥,就容易“烧苗”,影响产量。带兵何尝不是这个道理,战士的性格各式各样,处事的风格各有特色,如果不加分辨,根据经验简单处置,反而容易伤感情、形成隔阂。

知兵知到心上,爱兵爱到点上。带兵人需要随时根据战士的特点摸索“带兵之道”,总结“经验之谈”。因为看似简简单单的“关心”,其实真的不简单。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