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兵:即使屏幕光点从未亮过,也有我们存在的意义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柳力子 倪朱雷责任编辑:于雅倩
2017-11-10 02:46

在李旭思想“长毛”的时候,一轮到值班,他就心不在焉地对着雷达屏幕发呆,总在想:我好不容易从深山里走出来,不是为了浪费大把大把的时间在这里看海。童森杰把他领到荣誉室,详细地给他讲哨所的历史,一讲起这些,班长的眉宇间就充满了自豪,他说:“即使雷达屏幕上的光点一次也没有亮过,这里面也有我们存在的意义。”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海岛接力

■柳力子 倪朱雷

李旭坐在哨所门前的台阶上,感觉胃里正经历今年第12号台风的侵袭。他将毛巾捂在鼻子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气,随即一股鱼腥味钻进胸腔。正当他胃里翻江倒海的时候,班长童森杰走了过来。

“旭娃子,晕海了吧?”

李旭抬起头,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用微弱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答了一声:“嗯。”

“别怕,班长给你带了特效药。”

李旭一把接过“特效药”,恨不得让它立刻见效。可是他这个刚从山区来的兵,哪里吃得惯海边腌制的泥螺。那“药”刚一下肚,就忍不住吐了一地。

“大伙都说,没尝过泥螺就不算是真正的哨所人!”童森杰言之凿凿,边说还边拍拍李旭的肩膀,“喏,现在你也是哨所人了。”

李旭感觉精神抖擞了一些,就用严肃的语气问班长:“班长,听说你参加过很多次比武,一次都没成功,真有那么难吗?”

童森杰被李旭认真的目光定住了,停顿了一会儿说:“不难,关键在坚持。再给我点时间,一定拿个名次回来!”

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谁也数不清这一年来李旭翻烂了多少张海空图,用掉了多少支铅笔,有多少个夜晚是在反复找点、标图、测算、推演中度过,又有多少次完成雷达天线架设与撤收,只有操作杆上的油漆被磨掉后,露出闪闪的金属光亮。

有个特殊的日子在李旭与童森杰心里朝思暮想,想了整整一年。当比武通知下发的那一天终于来临,童森杰立即冲出了文书室。他上下寻找,终于在那个久违的台阶下找到了蔫头耷脑的李旭。

李旭有一年时间没回这个地方了,这次他是感到一年的努力化为泡影的失落感。童森杰坐到他身边,用充满乐观的语气对他说:“旭娃子,打起精神来,比武的事说不定还有回旋的余地呢。”

“班长,就一个名额,你去参加吧,后年,后年我再去。”李旭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就放心好了,所长一定会帮忙争取的。”童森杰再次露出自信的笑容。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童森杰就叩响了所长的房门。

“所长,比武让李旭去吧,那小子专业比我好。”“老童,比武两年才一次,我怎么能让一个上等兵去冒险。”童森杰不依不饶,再次郑重其事地说:“你就当是我退伍前最后的请求,行吗?”

“退伍?这跟嫂子来的时候说的不一样吧?”所长几乎是从位子上跳着站起来,“你得把这件事跟我说清楚了。”

“今年咱的转改名额不是很少吗,家里也同意了,让我回去。”童森杰说,“况且,在哨所待了这么多年,我也没给单位贡献什么……”

突然,所长“啪”的一声把手拍在桌子上,打断了童森杰的话,“我们这个哨所就巴掌大,这里的艰苦外人不知道,我还不懂,你就是躺着也是在作贡献!”

童森杰的眼眶泛起一圈红晕,有些哽咽地说:“李旭是个好苗子,为了以后哨所的发展,值得给他这次机会。”

“可你已经奋斗了16年……”

“所长,我心意已决,请原谅我任性一回吧。”

接下来的两天,所长和童森杰轮番做思想工作,终于说服了李旭。在汽车驶离哨所的那一刻,李旭看到窗外目送自己的童森杰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

比武的场地设在一个海岛上,放眼望去,各型雷达车令李旭眼花缭乱,而且参赛选手肩章上密集的“粗拐”也让他大开眼界。怪不得班长那么多年都没有拿过金牌,原来他是跟这些“牛人”对抗啊……

所长见李旭豆大的汗珠正从脸颊上滑过,连忙靠上去拍拍他后背说:“别紧张,当年你班长也是这么过来的,他第一次参加就获得了第6名的好成绩呢!”

随着“砰”的一声,无人机被推上天空,比武开始了。李旭深吸了一口气,展开天线,开机检验,输入坐标……他的动作一步也不多,一步也不少。人们看到,这个上等兵虽然脸上显得稚嫩,但是动作稳健,一招一式绝不是朝夕之间就能练出来的。突然,电脑屏幕上传来报错信号。李旭头脑一蒙,知道这个信号意味着要把动作再捋一遍,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在场的评委们紧锁着眉头,流露出遗憾,仿佛在说:“你这么年轻优秀,只是缺了点经验,下次再来吧。”

紧急关头,李旭的脑中回响起班长的声音:“关键在坚持!”李旭感觉力量涌上来后,就咬咬牙,默默对自己说:“就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他坚决地按下了关机按钮,耳畔迅速传来一阵叹息声。正当大家以为这轮比武已告结束的时候,李旭又将雷达重新开机。他镇定自若地调整“辉度”旋钮,打开“微分”开关,启动相参、动目标电路……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般流畅。

不一会儿,雷达荧光屏上出现一个微弱的亮点,他成功地捕捉到了目标。在场的评委看看秒表,不由得发出一阵感慨:“如此娴熟的技术真不简单,可惜这个上等兵超时了。”

李旭从雷达车里出来的时候,衣服被汗水浸透,脸上挂满了泪水。所长冲上来一把将他抱在怀里,一个劲儿地说:“好样的,好样的……”

童森杰退伍了,二人在哨所门前抱头痛哭。童森杰对李旭说:“以后要是想我了,就去荣誉室看看,那里有我的身影。”李旭哭得更凶了,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哨所的荣誉室很小,里面为数不多的照片里没有一张班长的面孔,但他知道,几乎每一张照片所描绘的,都是班长奋斗过的身影。

那还是在李旭思想“长毛”的时候,一轮到值班,他就心不在焉地对着雷达屏幕发呆,总在想:我好不容易从深山里走出来,不是为了浪费大把大把的时间在这里看海。童森杰把他领到荣誉室,详细地给他讲哨所的历史,一讲起这些,班长的眉宇间就充满了自豪,他说:“即使雷达屏幕上的光点一次也没有亮过,这里面也有我们存在的意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