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伤复发的朱班长,踮着脚参加了接力跑……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兰春林 解飞责任编辑:于雅倩
2018-06-05 09:50

“拼,是一种态度;不拼,怎么能赢呢?”这些年,看着自己所带的战士一个个走向班长骨干的岗位,个个独当一面,朱广彬笑得像花儿一样灿烂。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侦察兵朱广彬

失衡的冲锋

■兰春林 解 飞

图片摄影:唐亚云

“朱班长的旧伤复发了!”

消息传来,正在备战上级4×400米接力竞赛的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参赛官兵顿时傻了眼。原来,昨天400米障碍跨越云梯时,由于重心不稳,朱广彬落地时重重地摔了一跤,导致左膝盖半月板损伤。

“实在不行就算了吧!”尽管战友们好言相劝,倔强如牛的朱广彬却不肯退出。

“砰”的一声枪响,战幕拉开。朱广彬左腿刚要发力,左膝盖上如同针扎般疼痛。他只能稍稍调整重心,踮着脚奔跑。即使这样,他起步就稳在前两名。50米、40米、30米……他略微摇晃的身影,格外显眼。当距离第二棒还有10多米远时,只见朱广彬一声嘶吼,加快冲锋速度……

熟悉朱广彬的人都知道,他这股拼劲由来已久。朱广彬曾就读于体校,在市里组织的田径比赛中多次获奖。刚下连队没多长时间,班长马彬给大家讲解长跑动作要领,朱广彬冷不丁冒出一句“谁不会呀”,把马彬怼得哑口无言。

“徒手五公里,咱比试比试?”马彬铁青着脸说。“谁怕谁。”怎料马班长轻轻松松地超了他大半圈。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之后,朱广彬像是换了个人,干什么事总有一股子“拼劲”。

那年,新疆军区在库尔勒组织“侦察尖兵”比武集训。在投掷工兵锹课目中,为练就发发命中的特战技能,朱广彬每天牺牲午休时间,拿着2斤多重的工兵锹,对着5米开外的全身靶,一投就是五六百次。他常常还没热完身,汗水就顺着头盔边沿往下流。近半米长的工兵锹,如同一把放大版的匕首,转身、发力、投掷,姿势稍微不对,就会扭到腰。

2017年5月,朱广彬刚从外单位集训回来。得知比武集训队正在组织训练,他前脚刚踏入营门,后脚就奔到作训股,主动要求参加200米实装障碍、100米跑、400米跑以及4×400米接力4个项目比拼。可留给他准备的时间,只有一周。

一周!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头早已摇得像拨浪鼓,而朱广彬只说了三个字,“足够了!”

为增强小腿爆发力,他全副武装,每天上午用背包绳拉着轮胎冲500米,一跑就是七八圈,两侧肩膀上勒得满是瘀青;下午短跑冲刺,他练摆臂、算步幅、掐时间,姿势不对、时间超了,他都要重新来过,直到达到理想状态……7天下来,作战靴后跟磨掉了近半厘米。而最终,凭借这这股拼劲,他一人夺得3块金牌,年底荣立二等功。

“朱班长不光是自己拼劲十足,对我们更是关心备至。”得知4×400米接力取得团体第二名的成绩,上等兵左旭喜极而泣。

去年新兵下连,左旭由于身体协调性差,理解能力弱,投手榴弹时总是不得要领,朱广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没有练不好的兵,只有不会教的班长。朱广彬加班加点,将自己多年来的训练经验整理成文,从撤步引弹到蹬地送胯,从转体挺胸到挥臂扣腕,肌肉怎么发力,动作如何施展,每一步都有详细说明。然后,他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抠细节,一遍一遍教方法。左旭投弹时腰部不会发力,朱广彬就带着他拽着橡皮绳练扭腰动作,一遍不行,再来一遍,反反复复,橡皮绳都拉断了三四根……

“拼,是一种态度;不拼,怎么能赢呢?”这些年,看着自己所带的战士一个个走向班长骨干的岗位,个个独当一面,朱广彬笑得像花儿一样灿烂。

百炼方成钢

■朱广彬

我常常告诉自己,拼搏到无能为力,努力到感动自己;即使一块废铁,也终有百炼成钢的一天。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