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军营:号手就位,倚天长剑护神州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陈广照 王卫东责任编辑:岳修宇
2018-02-18 03:26

号手,是战略导弹部队对一线操作官兵的特有称谓。号手就位,标志着导弹发射操作流程马上开始,也意味着引弓长剑即将出鞘。训练间隙,发射一营一连下士阙永超坐在新型发射战车上,满脸自豪向记者介绍,不久前,作为指挥通信号手,他与其他号手密切配合,亲手将一枚新型导弹送上蓝天,精确击中靶标。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春节前夕,记者一行来到火箭军某新型导弹旅,感受火箭军练兵备战、砺剑强军的别样风采—

号手就位,倚天长剑护神州

■解放军报记者 陈广照 王卫东

该旅开展夜间训练。丁 宇摄

南国早春,依然风寒料峭。

包饺子、贴春联,赴战位、竖长剑,行走在火箭军某导弹旅营区,记者感受到火箭军特有的火热年味。

该旅是一支肩负提升国家战略遏制能力的导弹新锐劲旅,党的十八大以来,成功发射导弹数十枚,出色完成战备抽点拉动、跨区对抗训练、实兵联合演习等重大军事任务,成功实现某型导弹从独立发射到整旅突击的能力嬗变。

“今年过节会忙一些,但气氛很热烈。”该旅政委陈永华介绍说,眼下部队刚移防新营地,百废待兴,赴外接装官兵有的还在归途,新大纲施训、群众性练兵比武正有序展开……

“号手就位!”说话间,营区一角传来阵阵熟悉的号令声——有官兵正在临时训练场进行导弹发射操作训练。

号手,是战略导弹部队对一线操作官兵的特有称谓。号手就位,标志着导弹发射操作流程马上开始,也意味着引弓长剑即将出鞘。

训练间隙,发射一营一连下士阙永超坐在新型发射战车上,满脸自豪向记者介绍,不久前,作为指挥通信号手,他与其他号手密切配合,亲手将一枚新型导弹送上蓝天,精确击中靶标。

那一刻,第一次参加实弹发射的他,感到大地在颤抖,空气被撕裂,大国长剑挟雷裹电刺破苍穹,迸发出摧枯拉朽的惊天力量。

那一刻,他们开创了实战化条件下某新型导弹发射多个“首次”:载实弹跨区长途机动无依托发射、接装即赴高原极寒环境下发射、不同型号武器头体对接发射,以及实现无线通信指挥发射。

“号手就位!”

这号令声,是他们练兵备战的常态呈现。

选择发射诸元、液压取力、关闭底盘……一连连长、指挥长陈偌紧盯屏幕,沉着下达口令,指挥号手认真操作每一个动作。

一个月前,为争取某新型导弹首发机会,陈偌所在发射架和另外两组发射单元,在全旅“海选”中脱颖而出,转战南北驻厂研习见学。那时,别人在朋友圈纷纷晒雪景,他们却在雪中潜心砺剑,经多轮严格考核,陈偌带队最终赢得先机。

练兵时不我待,备战只争朝夕,何止在一号一架。旅技术室高级工程师马朝军清楚,新型长剑一飞冲天的背后,是全旅官兵千余日夜的付出:研发多套流程、5个一致的新装备模拟训练系统,编写新武器《测试发射流程图》《发射阵地操作规程》等7类10余种文书、130万字专业教材,数百名多能号手、技术骨干走上核心岗位,一批全新战法训法日渐成熟。

“号手就位!”

这号令声,是他们随时能战能力的展示。

“3、2、1,点火!”在发射二连训练区,整个下午,发射单元指挥长、排长田伟男一遍遍组织演练发射流程。记者握了握他刚用过的秒表,上面浸满了汗水。

一旁的一营营长贾飞虎介绍说,此前为争取新年首发,考核中田伟男求胜心切慢掐了秒表,导致该发射单元遗憾出局。此后田伟男对自己痛下“狠手”,经常一个人规程背讲、流程串讲到深夜。

“闻战则喜,是因为官兵心里有胜战的底气。”那年7月,发射三营首次千里机动到西北某陌生地域实弹发射,营里优中选优,决定由五连排长徐文宝任首发指挥。一心想打头阵的六连指导员童贵强,是全旅第一个获得指挥长资格的政治工作干部,作为备份心有不甘,最后由机关出面用考核调停,他才肯作罢。

一次次“号手就位”后的你追我赶,成就了该旅战斗力一直保持随时能战状态。3年前,从抽组发射到抽点发射,从训练发射到战斗发射,从单架发射到整旅发射,他们在戈壁大漠完美上演某型导弹“百剑腾飞”的壮美图景。

如今随着新装备陆续入列,对许多摩拳擦掌的官兵而言,虽有“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的遗憾,但接装即打、首发命中的成功实现,标志该旅战斗力又迈向新高度。

“号手就位!”

这号令声,是他们舍我其谁再出征的冲锋号角。

昨天凌晨,待新装备安全入库,旅装备管理科科长贾晓晓满身疲惫走向宿舍。当他习惯性举手敲门,才猛然意识到,妻儿还在远方的原驻地,自己已移防到新营地。

此行,他带领官兵接装辗转月余。途中一列列满载归乡浓情的春运高铁,从歇脚的军列旁呼啸而过,官兵就一次次把思念托给它们,带向远方暂不能回的家乡。

去年年底,该旅接到整体移防命令。在旅运输营房科苏勇铖眼里,这哪是搬家,就是一次货真价实的机动演练,一次体现军心士气的作战行动。上千官兵来不及告别家人闻令而动,在“敌情”阻击下走一路打一路,演练了多项战法,获取一批宝贵训练数据。

组建10余年来,这支导弹新锐历经3次转隶、3次移防、2次武器换型,官兵们已习惯了这一次次的告别与分离。其实,换羽重塑、破茧新生过程中,战斗力每一分增长,无不倾注着每个火箭军官兵家庭的默默奉献。

该旅旅长查显发介绍,移防前,旅里许多官兵刚贷款买了房子,部分随军家属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移防后,这一切全部又得从头再来。

发射二营教导员张楼楼妻子辞掉省重点高中教师工作随军,因他工作调整和部队移防,结婚11年先后4次搬家,只身带着两个小孩至今不敢找工作。三级军士长白继相家属去年随军后,两口子在原驻地看中一套房子并交了定金,因移防他们不得已“牺牲”定金把房子退了……

号手就位,导弹起竖!

子夜,一场无预告紧急拉动演练骤然打响。夜幕下,长剑战车鱼贯而出,悄然开赴发射阵地。借助微弱星光,测发控号手、大学生新兵丁誉航操作如常,新型导弹徐徐竖起。

辞旧迎新迎来新营区、新编制、新装备、新使命,对丁誉航来说,这是个很特别的春节。入伍不到半年,他对“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有了真实深切的体悟;身在这支沉默的部队,他处处感受到一股磅礴如雷的信心力量。

号手就位,导弹起竖!

烟花散尽,夜空归于平静,矗立的导弹,更显巍然挺拔。点点繁星仿佛在期待长剑烈焰升腾,与其相遇长空的那一瞬间。

看看远处城市闪烁的霓虹,瞅瞅来队探亲的妻儿已安然入睡,凯旋的三营营长肖雪荣,虽没来得及备点年货,心却一下踏实下来。这次高原执行发射任务一个多月,他没能睡上一个安稳觉,此刻在沙发上一躺便发出鼾声。

这高低起伏的鼾声,依稀在吟唱那首《火箭兵的梦》:“月亮在云里游荡,星星在窗外眺望,已是夜深夜阑的时候,火箭兵进入了梦乡。没有梦见慈祥的妈妈,没有梦见可爱的家乡,只因为拂晓就要出发,他梦见到了导弹发射场……”

(解放军报北京2月17日电)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