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父母的兵之“初”,这个连队见证了多少次?

来源:新华社作者:王玉山 杨庆民责任编辑:柳晨
2017-01-14 17:24

连队情系千百家——士兵家长与“大功三连”的故事

■新华社记者王玉山、杨庆民

每一名士兵背后,都承载着一个家庭的希望与梦想。

2017年1月7日,兰州飞往北京的航班上,刘嘉彤望着舷窗外的云海思绪万千。

此行,她是应陆军某部“大功三连”之邀,作为“优秀士兵”代表的家长,专程到部队和媒体记者分享儿子陆钧杰入伍后的成长与变化。

“他爸爸一度失望透顶,甚至说不认他这个儿子……”刘嘉彤记得,儿子入伍前曾两次从大学休学,还经常泡网吧,与父母的关系一度势同水火。

2015年9月,陆钧杰参军入伍。

初入军营,第一次跑3公里,他甚至还不如女兵跑得快;第一次打扫卫生,连大扫帚都不会用。咬牙坚持了一个多月,实在忍不住的他有一天给刘嘉彤打电话:“妈,你害死我了!快点接我回去!我受不了了!”

无论陆钧杰感到多么绝望,三连一班班长廉永康都始终没有放弃他。

这个只比陆钧杰大两岁的小伙子,成熟稳重。不论说话做事,陆钧杰就服他:“我犯了错,班长从不直接批评我,而是站在我的角度去考虑,然后再从连队的角度告诉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训练不行,廉永康总是自己先做示范,每天带着他一起练;内务不好,廉永康每次都把自己的工作放在一边,手把手地教他。

在温暖中获得力量,在感动中努力前行。在廉永康和其他官兵的帮助下,陆钧杰的心渐渐安定下来,过去那些看似不可克服的难和苦,似乎也不再那么可怕了。

“大功三连”是一个享誉全军的优秀连队。战争年代曾4次荣立大功,和平建设时期3次被授予荣誉称号。连队“煤油灯下学毛著”的光荣传统,更是薪火相传,始终引领着连队战斗力建设与官兵成长发展。

浓厚的学习氛围,战友的言传身教,使得陆钧杰也渐渐对理论学习产生兴趣。而随着学习的深入,他对自己过去的行为也反思越深,对父母的愧疚也越深。

终于,有一天他又拨通妈妈刘嘉彤的电话,鼓起勇气承认错误,嘘寒问暖,交流思想……

“曾经自暴自弃的孩子怎么变得好学上进了?”刘嘉彤和丈夫带着疑问和担心匆匆来到“大功三连”。

“第一眼见到他,差点没认出来。孩子虽然晒黑了,但身体壮实了,整个人精气神十足,和以前相比,简直是换了个人。”那天,恰逢刘嘉彤生日,陆钧杰破天荒第一次给母亲过生日,一句“祝妈妈生日快乐”,让她喜极而泣。

环境的熏陶、战友的帮助、自我的苏醒……在部队这所大学校、大熔炉中,陆钧杰一天天成长、蜕变,重新扬起理想的风帆。

当年3公里要跑20多分钟的“菜鸟”,现在5公里都不在话下。2016年,陆钧杰还被连队评为“优秀义务兵”。

“我人生中做过的最正确选择,就是把儿子送到部队,送到‘大功三连’。”刘嘉彤难掩激动地说。

一滴水可以折射七彩阳光,一个兵可以透视一座斑斓军营。

山东青岛的孙东芝,2015年把独生子崔鹏送到“大功三连”。3个多月后,孩子给孙东芝写了一封信。

“这是儿子长这么大给我们写的第一封信。”孙东芝至今把这封信珍藏在抽屉里,时不时就拿出来读一读:“……张家口的风很大,能把一个人‘吹透’,我希望这两年,张家口的风能吹去我的幼稚,吹去我的任性……”

春节临近,在厦门一家装修公司打工的张旭正盘算着回老家过年。电话里他向记者说起在“大功三连”当兵的儿子张建秋,十分自豪。

“部队是大学校,能锻炼人。儿子经常打电话来问候我们,也说说自己的成绩,5公里武装越野拿了全旅第一,选上一期士官了……” 张旭说,在外打工,每天风里雨里,但不管多苦多累,只要听到儿子在部队进步的消息,“心就放肚子里了”。

兵为军魂,家乃国本。小小连队情系千百家庭。

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士兵家长们与“大功三连”的故事,还在继续。而这样的故事,我们相信,不仅仅发生在三连,在这支走过90年光辉历程的人民军队中,还有很多很多……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