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03版:论坛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军网  国防部网
2015年12月3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健全有中国特色的国防动员体制机制 ■商则连

●应结合深化国防和军队体制机制改革,由军委有关国防动员职能部门和国务院所属国防行政部门统一组织协调国防动员工作。

●应在国家或军委层面统筹协调,建立以各省(市)现有的人民武装学院为初级、新成立国防动员学院为中级、以国防大学和中央党校为高级的三级培训体系。

●应尽快颁布战时国防动员组织实施纲要,规范战时动员指挥程序,明确基本原则、平战转换、动员筹划、动员实施、解除动员措施等方法手段。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指出:“健全军民融合发展的组织管理体系、工作运行体系、政策制度体系。建立国家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军民融合领导机构。”国防动员是军民融合发展的重要组织形式,体制机制是确保国防动员融合发展的组织制度保证。在全面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大背景下,应着眼健全具有中国特色现代国防动员体制机制的核心要素,综合施措,强力推进,实现国防动员整体功能的有效发挥。

完善体制主体框架

完善国防动员体制的主体框架是健全现代国防动员体制机制的基本前提。在国家层面,应在党的纲领性文件或宪法中明确规定国家安全委员会对国防动员的决策权,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共同组织领导国防动员。结合深化国防和军队体制机制改革,由军委有关国防动员职能部门和国务院所属国防行政部门统一组织协调国防动员工作。其中,军事系统武装力量动员,由军委所属的陆军、海军、空军、第二炮兵、武警以及各战区联指等所辖的国防动员职能部门具体组织实施;国防行政系统民用资源动员,由国务院所属的国防部具体负责组织协调国民经济、交通运输、科技信息、医疗卫生等行业系统的动员活动。县以上各级地方党委应强化省军区系统的军事部作用,同时在同级政府设立负责本级国防行政事务的职能部门,将两者合署办公,统一组织协调本区域内民兵预备役和国防动员工作。平时接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双重领导,战时受战区联指节制,统一指挥辖区内民兵预备役配合现役部队作战和实施动员支前保障。

升级力量结构布局

结构决定功能。我国国防动员力量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和发展,基本形成了以民兵为基础、以预备役部队为骨干,以编组型现役部队预编人员、人防专业队伍、交通战备队伍、医疗救援队伍为补充的国防动员力量体系。随着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的变化,优化和升级国防动员力量结构布局已是深化军事斗争准备的现实需求。首先,在动员力量结构上,非编组型动员力量建设,应突出各行业与军事专业对口人员、大中专院校学生、专家智库人员、志愿者队伍以及国防勤务人员的开发储备;新型动员力量建设,应突出航空航天、网络空间、电磁频管、远程投送、心理防护、核生化救援、数字化民兵、海上侦察预警和支援保障等力量编组。其次,在动员力量布局上,突出海上重点方向、首都和特大城市防空区的国防动员力量建设,突出重点地区动员力量建设,以满足不同战略方向和重点地区对国防动员力量的需求。

重塑人才培训体系

国防动员人才,是支撑国防动员建设的基础工程,是国防动员体系的能动力量。目前,国防动员系统人才培训主要依托军队相关院校开展。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的不断深化,这种培训模式已不适应现代国防动员对人才的需求,迫切需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国防动员人才培训体系。首先,应在国家或军委层面统筹协调,建立以各省(市)现有的人民武装学院为初级、新成立国防动员学院为中级、以国防大学和中央党校为高级的三级培训体系;整合各省级人民武装学院,赋予其培训科级以下国防动员工作人员,并兼顾面向社会招收专科或本科学历国防动员预备役人员;成立国防动员学院,赋予其承担培训科(营)级以上、厅局(师)级以下国防动员系统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立足国防大学和中央党校办学资源,赋予其培训省部级、国家机关负责或分管国防动员工作的主要领导以及部队负责动员业务的师以上领导。其次,应坚持以岗位任职教育为基本方式,以学历教育、继续教育为主要补充,以军地融合培养为特色的新型国防动员人才培养模式。主要包括:全日制专科生、本科生、研究生实施学历教育;军事系统负责国防动员工作的师旅(团)营三级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地方各行业系统、各动员领域负责国防动员工作的厅处科三级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实施岗位任职教育。军地融合式培养主要体现在课程设置、师资力量、教学保障等方面,军地双方按职责分工实施共同保障。

细化法规政策制度

国防动员法规政策制度是国家法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全面推进国防动员法规政策制度建设,是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五中全会精神,深化国防动员体制机制改革的重要法治保障。首先,应在宪法或《国防法》中明确规范公民和社会组织的国防动员权利和义务,规定在战略战役战术层面实施国防动员的等级和相关制度。其次,应推进和完善国防动员重点领域专项立法进程,如国民经济、科技信息、交通运输、民用资源的征用与补偿等领域应以国家专项法律予以规范;涉及动员的时机、指挥、领域、手段、方法、特别措施等都应以法律的形式予以明确。第三,针对国防动员领域的体制性障碍和结构性矛盾,应通过国家行政法规和规章对国防动员机构、职能、权限、责任等予以明确。此外,对涉及国防动员领域的制度政策,如重要领域和重大项目贯彻国防需求、民兵预备役体制机制、应急应战资源的整合与使用、战时城市管制、动员任务区管理、战略物资开发与储备等,都需要以政府行政法规或规章的形式予以规范和明确。对行业系统的一些标准和规范,应在国家标准体系内给予明确和细化。如经济发展规划计划、军民通用行业结构调整、国防后备力量储备布局、交通战备基础设施、科技信息产业、人防工程建设等,应着眼平战兼容、军民结合的要求,明确相关的政策标准。

规范战时动员机制

战时动员机制是确保战时国防动员活动有效展开和灵敏调控的重要保证。其基本流程可以归纳为:决定战争状态和动员等级、发布动员令、组织体制平战转换、动员筹划与指导、控制与协调动员行动、终止动员行动、解除动员措施等。健全和完善战时动员机制,首先应尽快颁布战时国防动员组织实施纲要,规范战时动员指挥程序,明确基本原则、平战转换、动员筹划、动员实施、解除动员措施等方法手段。其次,应建立战时军地联合动员领导指挥体制,在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统一领导下,根据战时各战略方向动员任务,可考虑在战区联指内成立军地联合动员指挥机构,直接接受战区联指领导指挥,同时明确动员领导指挥机构职责及指挥机构内部各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属于武装力量动员范畴的活动由各军兵种具体负责承办落实,属于民用资源动员范畴的活动由战区联指直接将动员任务下达到各省级党委政府和军事系统动员机构落实。根据国家战时动员法令,应明确战区战时动员领导指挥活动的有关规则、内容、程序、方法步骤和要求,明确动员活动调控的时机、信息收集处理分发流转的途径、调控指令下达的方式,以及县以上各级动员机构贯彻落实动员任务的要求和对接关系。

(作者系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国防动员系主任)

健全有中国特色的国防动员体制机制
从美军军官起初不愿到参联会任职说起
做好应急救援中的政治工作
量化军官任职评定
拓展深度融合范围
加强经典战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