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平型关,抗战旗开第一功


■本报记者 张和芸 石宁宁 范奇飞

“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八路军军歌》中,这一句被反复吟唱。平型关,怎样一个关?在这里,经历过怎样一场战斗,让它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史中留下如此深刻的烙印?6月26日,记者一路西行,踏上寻访之路。

从山西灵丘县城出发,一路向西,天阔云低,盘山公路悠长曲折,远眺依稀能见得山顶已经废弃的古长城、烽火台。到达白崖台乡时已临近日中了,这里就是平型关大捷遗址所在地。

平型关大捷的主战场其实并不在关隘之上,而是在关前一条长约7公里、名为乔沟的深沟内。站在山坡上,如不是讲解员提醒,很难发现那条深深的沟壑。即便有意识地去寻找,也只能看见一片郁郁葱葱的灌木……

当地人告诉记者,这沟有10多丈深,山道曲折回旋于山涧底部,最窄处仅能通过一辆汽车,山上随便扔块石头,对沟底路上的人都是极大的威胁。因为地形太过险恶,这条路早已被荒弃不用了。然而当年,训练有素的日军竟然选择了从这样一条险途,大剌剌地长驱直入,这其中,也可见日军的狂妄。

狂妄有因。彼时,日本刚刚完成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日两国实力对比悬殊。平型关大捷纪念馆内,一张以师为单位的中日两国兵力装备对比表,详细地列出两者间的差距:中国军队1万余人,日军2.2万余人;步骑手枪,我军3821支,日军9476支;轻机枪,我军274挺,日军541挺……无论是兵力还是武器装备,日军都数倍于我军,倘若只看这些硬件差距,这场战斗八路军无异于以卵击石,胜算无几。

还不只是人员和装备上的差距。1937年7月,在经过充分准备后,日本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不到一个月,就已占领了北京、天津,随后兵分三路向纵深推进,叫嚣“3个月内灭亡中国”。国民党守军的连连败退,让民众心里惶恐不安。91岁的白崖台村村民乔兴成告诉记者:“听说小鬼子要来了,全村人心惶惶,因为那时觉得我们不可能打得过鬼子。大家都担心这个地方不能住,只能背井离乡了。没想到这一仗八路军赢了!虽然村里不少房子被烧,但村民心却定了。”

这一仗不仅让白崖台村村民“心定了”,更让全国抗日民众“心定了”,因为这是全国抗战以来,中国军队主动出击寻歼敌人的第一个大胜利。人民群众太需要这样一场胜利,用它来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增强和振奋坚持抗战的信心和决心;八路军指战员太需要这样一场胜利,用它来证明在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九死一生的考验后,八路军抗战的决心和实力,并作为最好的政治动员。然而,我们凭什么取得胜利?沿着当年115师的布防之路走来,记者在老爷庙前、小寨村边探访寻踪:

在纪念馆半景画馆,用现代科技手段还原的战斗场面里,我们看到了答案——闪电暴雨,为夺取老爷庙高地,官兵冒着6架敌机的轰炸奋勇冲锋……

在讲解员毛春桃对英烈遗物的深情讲述中,我们听到了答案——二营五连连长曾贤生,指挥全连战士用手榴弹炸毁日军十余辆汽车,手榴弹用尽后,他率领20名大刀队队员冲入敌群……

在老爷庙前斑驳的石碑上,我们找到了答案——“我三营指战员前仆后继,浴血奋战,全营连排干部大部分牺牲,原有140余人的九连仅剩10余人……”

“熊旗五游,以象罚星,士卒以为期。旗,是将军号令的标志,是士兵作战进攻的依据。我们军队的旗帜上从来不缺敢打必胜的信念……”平型关大捷纪念馆里一面褶皱的旗帜前,记者遇到了前来参观的87岁的原雁北行署专员王善。老人对纪念馆很是熟悉,他告诉记者,这面旗帜属于战后被授予“平型关大战突击连”光荣称号的九连。2015年“9·3阅兵”中,作为10支英模部队方队之一,该连官兵大踏步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小伙子们看着就精神,70多年过去了,那份敢打必胜的信念,那股子血性劲头还在!”王善说。

那份血性、劲头不仅在九连,更已融入了人民解放军的血脉:

汶川地震,面对未知的、根本就不具备伞降条件的复杂地形,“十五勇士”的决然一跳中,可以看到这股血性;

国际维和,申亮亮、杨树朋等官兵迈向环境恶劣、战乱频繁的任务区的坚定步伐里,可以看到这股血性;

南方洪水,广大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昼夜奋战将百姓背出险境的肩膀上,可以看到这股血性……

80年,弹指一挥间,虽不能沧海桑田,却也将十里古道浓荫遍布、盘山公路削山建起。旧日战场,又一批应征青年前来参观,他们凝神聆听历史的足音,激情依旧,热血仍殷。

上图:平型关大捷纪念馆前的将帅广场成为今天军地党员入党宣誓和重温入党誓词的场所。缪雨华摄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