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综合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一个女儿的承诺

——记湖南省桑植县洪家关光荣院院长贺晓英


■余晓华 余苗子 周  明

31年!一万多天!一辈子!

这是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承诺!也是湖南省桑植县洪家关光荣院院长贺晓英对124位老人的爱心承诺!

父亲去世的时候,贺晓英伏在父亲身上放声痛哭:“爸爸,我没照顾到您,我唯一让您欣慰的是听了您的话,照顾好了那些为革命牺牲的烈士的亲人。”

桑植县是革命老区,是贺龙元帅诞生的地方,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大革命时期,贺龙率领部队与敌人在湘鄂边、湘鄂西、湘鄂川黔斗争了8年。全县仅10万人口,有2万多人参加红军,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有一万多人。

革命胜利了,先烈的遗孀、亲属,需要人照顾,1957年,洪家关光荣院成立。贺晓英在光荣院先是服务员,后是院长,一待就是31年,退休后没有合适的人接班,她就继续为老人服务。

初冬的一天,笔者走进光荣院,阳光下,几位老人坐在院子里,贺晓英正在给一位老人梳头。

贺晓英的爷爷贺学锐是贺龙元帅手下的一名连长,父亲是桑植县第一任民政局长,她崇拜本族的爷爷贺龙元帅,也崇拜跟着贺龙元帅南征北战最后牺牲的爷爷。她常想自己是没有机会参加那场伟大的红色革命了,但能照顾先烈们的亲属、遗孀,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先烈们地下有知也会欣慰了。

贺晓英是院长,是服务员,更是闺女。烈属韦运泉老人便秘,大便排不出来,痛苦难耐,实在没办法,贺晓英就用手指头抠。韦运泉后来患了脱肛,贺晓英访遍了中医,采来牡丹花叶,用手托着肛门,涂上药,慢慢帮助复位。老人想不开蒙着被子哭,贺晓英轻言细语劝:“伯伯,你就当我是你的女儿,女儿给父亲治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应该的。”就这样一回又一回精心治疗,韦运泉的病恢复得很好。

31年间,贺晓英先后负责照顾过124名老人,她陪91位老人说最后一句话,亲手为他们洗最后一次脸,亲手穿最后一次衣。95岁的余秀英老人是红色赤卫队队员贺仕竹的爱人。丈夫走了,她思念无限,得了抑郁症,不和任何人讲话,心里难受,就一拳一拳捶打自己的胸口。贺晓英怕她有个意外,就全天形影不离地陪她,劝她吃饭,陪她说话,陪她睡觉。这一陪,就是40多天,老人走的时候脸上挂着笑,贺晓英却哭成了泪人。1995年4月,贺龙堂弟贺锦斋的遗孀戴桂香已是95岁高龄,病重期间,贺晓英拉着戴桂香的手,轻唱着《马桑树儿搭灯台》的歌,4天4夜,戴桂香乘着歌声和梦想安详地闭上眼睛……

贺龙元帅的儿女们回老家探亲,都会来到光荣院,看到先烈们的亲属被照顾得这么好,都会握着贺晓英的手,紧紧地握着,什么也不说,只有在眼圈打转的泪水和信任的目光!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