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学生的记忆中

来源:光明日报作者:靳晓燕责任编辑:张颖姝
2018-09-05 11:09

熟悉又陌生。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教师何杰又开始新学年的教学。作为老师,在第一节课上,他会对学生的考勤、着装、礼貌、作业提出一些具体要求。作为语文教师,他对自己也有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对每篇课文熟悉再熟悉。他希望可以把自己对文章的感悟传递给学生,由此,让学生们爱上文字,爱上语文。

在开学第一课,讲到兴起,何杰通常会激情背诵一篇经典课文,比如《纪念刘和珍君》《荷塘月色》等。当然,不只是背诵,在日后的一次次课堂讲述中,学生们更对他崇拜得不得了——语文老师、班主任就该是这样子。

他曾经对学生说:花儿落了,生命留在果实里;诗人走了,生命留在作品里;我离开了你们,我的生命留在你们的成长里。开学即是开工,我会继续把我的生命留在学生们的成长里,这才是生命价值的最大化。

“亲其师,信其道。”多年以后,当何杰成为一名教师,他还记得30多年前作为学生时,大学老师给他上的第一课。

“作为教师一定是一个学者,要有深厚的知识基础。同时,教师和其他学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要把所学的东西传授给学生,这是一门大学问。”何杰记得,时任系主任的饶杰腾在开学第一课上,告诫他们作为教师的意义和价值。

那时,他才知道大学教授是被尊称为先生的。尽管当时还不是特别听得懂饶杰腾带有广东潮汕味儿的普通话,但先生娓娓道来的风范非常吸引人。“我们立刻感到这是一个非常有学问的人。这样一个有学问的人作为我们的系主任,特别幸福。”这样的感觉让他印象深刻。

学问来自哪里?教师该有怎样的知识结构?

“饶老师说这大体是π字的结构,上面的横代表广博的知识,下面分别代表深厚的中文专业知识和教育学、心理学知识。先生说所有这些需哲学来统领,具备这样的知识结构,就能很好地应对课堂上的种种挑战。就是从这节课上,我们知道作为一名老师应该有的知识结构。”何杰说,事实上,整个大学四年,他就是按照饶先生的要求去构建自己的知识结构。

饶杰腾当年的教诲已经成为何杰这些年的遵循与实践了。“回想当年饶先生所讲的话,我们现在实践的正是那一堂课他交给我们的。这可能就是开学第一课的一个重要意义:告诉我们将要怎么做,如何达到我们期待的标准。现在,我每接一个新的班级,第一节课都要做这件事情。”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