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元宵节的稿子航行一个月,归来已是春暖花开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孙伟帅 杨秋蓉责任编辑:吕欣彤
2017-03-16 11:09

中国军网特稿|在远海大洋感悟月缺月圆

中国军网记者 孙伟帅 杨秋蓉

对于正在海上执行任务的水兵来说,时间,是需要被提醒的——每一天都身处于军舰舱内,如果不出舱,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船舱内响起的铃声和口令,是提示时间最好的工具。

当然,要是赶上过节,炊事班的加餐也是最明显的时间提醒。

2月11日,农历正月十五。早餐里热气腾腾的汤圆,提醒着大家,今天是元宵节。今天,也是编队远海训练的第二天。

神州大地,阖家团圆。

我们的战舰疾驰在大洋深处。这里,没有闪烁的花灯,听不到熟悉的鞭炮声,没有圆圆的月亮,只有无边的海浪,和天空厚厚的乌云。

但是,战舰上的元宵节,却有着自己的味道。

一、在炊事班长臧庆帅眼中,“在舰上做饭是一件特有成就感的事”

炊事班班长臧庆帅(右)和下汤圆的班长蒋澎昊。

清晨六点四十分,臧庆帅带着战友们从冷藏库里搬出了十几箱汤圆。这是出海前一天,他们特意去买的。每次在接到出海任务后,仔细看看日历,看看有没有要在海上度过的节日,已经成为臧庆帅的习惯。

位于173长沙舰中段甲板顶部的炊事班,这一次要经历的风浪考验不小。出海前,他们就已经接到预报,海上有寒潮,海况会比较差。出来不到两天,臧庆帅已经感觉到了:“昨晚估计有50个人没来吃晚饭。风浪大,船晃得厉害,不少战友肯定难受了。”说着,这位有着十年兵龄的炊事班长下意识地用手扶了一下装生汤圆的大合金盆子。

大盆子里盛放着满满的汤圆,堆得像座小山似的。旁边,几名战士正在手脚麻利地撕开汤圆的包装袋,把汤圆倒进另一个大盆。

7点零5分,臧庆帅看看了手表。此时距离早饭时间还有25分钟。

“煮吧!”

两口大锅里的水已经不断向中间翻涌,在中间翻腾起咕嘟咕嘟的泡泡。腾腾的热气直冲屋顶,触顶之后迅速向两边散开。于是,整个炊事班的舱室里都弥漫着氤氲的水汽。战士们就在这里来回穿梭。

23岁的蒋澎昊端起一大盆汤圆,两条胳膊上的肌肉鼓了起来,转身的同时向灶台滑了一小步,上身向锅沿儿一倾,一个个小汤圆顺势滑进锅里。半盆下锅,刚刚还冒着泡泡的沸水瞬间变得安静了。一大盆汤圆下锅,通通沉底。蒋澎昊拿起大锅铲翻腾了一下,静静等待这些小家伙漂上来。

臧庆帅对甜食并不感冒。他更喜欢吃烧烤。为此,他特意在烟台的老家里准备了一个便携烧烤架。现在每次回家,他都会继续担任家中“炊事班长”的任务,入伍前,他连厨房都不进。

“我觉得他们做的都没我做的好吃,好像他们也这么觉得。”这个有着1米80大个子的山东男孩儿有些害羞地说,可语气里还是掩饰不住骄傲。他清楚地记得家里每一个人爱吃的菜:爸妈爱吃蒜蓉蒸扇贝,媳妇喜欢吃醋溜土豆丝,两岁半的小女儿呢?她最爱吃糖!

他从来不觉得男人做饭是件不好意思的事儿。相反,每次在菜市场陪着爸妈选购最新鲜的食材,每次等着媳妇下班寻着饭香跑进厨房,每次看着小女儿把碗里的饭吃得一粒不剩,那是他最幸福的时刻。用他自己的话说:“特别有成就感!”

炊事班的工作,让这个曾经粗心的大男孩儿变得细致而体贴。

“在舰上做饭可比在家里做饭难!”的确,四个人的口味好做,可是舰上百十号人的口味难调。天南海北,什么地方的都有,吃不吃辣?喜不喜甜?这些最基本的问题,也是臧庆帅和炊事班战友们要面对的最困难的问题。

“现在不仅要吃饱,吃好更重要。像这两天海况这么差,不少战友晕船吃不下东西,我们就会再备一点粥喝面条。尽量让大家都能满意吧!”看见战友们吃得香,臧庆帅觉得这是件同样有成就感的事儿。

锅里的小汤圆渐渐漂了起来,糯米皮显得晶莹剔透,像是一个个挤在一起的小白胖子,可爱极了!

“出锅!”

两名战士同时开工,用大漏勺把小汤圆盛进深桶,然后迅速换大汤勺舀几大勺汤进去。

通过炊事班专用的运送食物电梯,一桶桶小汤圆直达楼下餐厅。

几分钟后,第一批来用餐的战士们进入餐厅。“哟!今天有汤圆呢!”“今天是元宵节啊,不是这汤圆我都忘了。”……

一个战士一下盛了十好几个汤圆。他说,昨晚没吃晚饭,今天早上要多吃点来恢复体力。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