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远离大陆的南沙,守礁女兵的幸福感从何而来?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张子良 苏梦奇责任编辑:武千妍
2018-03-05 03:21

她们英姿飒爽,因为穿上这身军装,从此将青春梦想和追求,融入这片绿色;她们不让须眉,因为敢于拼搏奋斗、乐于奉献,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寄情于事业,倾注于军旅。

她们自强不息,为了强军梦想,为了祖国安宁,把火热的青春融入戍边事业,书写壮美诗行,让自己成为边防建设的一朵浪花,雄伟长城的一块基石……

她们是强军路上的一道特殊风景,是绽放在新时代的木兰花。从北疆草原到南方丛林,从海防前哨到导弹发射场,从野外训练一线到特战竞技赛场,处处都有戎装女兵特有的绚丽风采。

春回大地,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聆听边关女兵的别样故事,同时也向全军女战友致以节日的问候和祝福!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详细报道——

边关女兵,绽放在新时代的木兰花

 
去年12月11日,首批南沙守礁女兵上礁。她们说,最爱这碧海蓝天沙滩。乔宇飞

沧海孤礁,远离大陆,没有购物广场、特色美食,她们心里有句话——

我站立的地方是祖国

■张子良 苏梦奇

南沙岛礁远离祖国大陆,守礁女兵的幸福感、获得感从何而来?

南沙女兵们说,在沧海孤礁的坚守中收获深厚的战友情谊,在日复一日的守卫中砥砺忠诚品格,在无怨无悔的付出中实现青春梦想。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战友们说,她们,是南沙盛开的最美“太阳花”。

“妈,身体好点了吗……我这里一切都好!”元宵节一大早,通信兵贺茜拨通了母亲的视频电话。贺茜是家中的独生女,入伍4年多,她春节还没回过家,本想今年休假回家过年,但却接到了上礁执勤的命令。

同样的一份牵挂,初为人母的卫生员周雅凌体会更深。

每次与2岁半的女儿视频,她都强忍泪水……为这,姐妹们很少和她聊起女儿,只怕触动她那根脆弱的神经。

不见灯火阑珊的繁华,没有家人陪伴的温暖,在四周碧波万顷的礁盘上,战友情显得愈加珍贵。女兵们相互帮扶,相互鼓励,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平日里,谁家捎来好吃的,都是大家一起分享;闲聊时谁遇到开心事,就说出来一起乐呵;每个周末,姑娘们一起到海边散步,沙滩上留下阵阵欢声笑语。

去年,女兵们初上礁时,男兵们既感到兴奋,又不乏担心:“她们,能完成好守礁任务吗?”很快,女兵们就用实际行动,让男兵拉直了心中的问号。

为尽快适应岛礁上的工作生活,姑娘们利用各自所长成立“互助小组”,一边跟老兵学习南沙精神、了解岛礁概况,一边发挥自身优势互相帮带。

通信班女兵白天在机房报务值班、研习新装备使用技术,晚上则加班加点,学习专业技术理论;卫生队女兵主动向医护人员请教,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提升卫勤保障本领。

业余时间,女兵们还发挥自身才艺特长,为守礁官兵献上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

中尉周越是表演专业科班出身。上礁后,专职从事文化工作的她,受领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筹备春节军营联欢晚会。

“以前在舞台上,我是演员;如今,既要组织官兵排练,还要协调搭建舞台,可真是个挑战……”周越很快进入角色,她白天编排节目,晚上写舞台串词,忙活了好多天,硬是排练出一台兵味浓郁的节目。

因为热爱南沙而选择坚守,女兵们守礁的日子,虽然寂寞,但也充满欢乐。

“以往我最担心,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南沙,就退伍了……”作为守备部队守防时间最长的女兵,中士肖慧此前一直积极申请上礁,但始终未能如愿。

去年12月11日,梦想变为现实。当女兵们乘风破浪抵达永暑礁时,肖慧和战友们激动万分。在远离祖国大陆1000多公里的南沙岛礁战位上,她们成为首批守礁女军人。

中士周梦真说:“有多少人见过南沙的美?又有几个女孩儿能像我们这样经受风浪洗礼?能成为守礁一员,我骄傲!因为,我站立的地方是祖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