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舰火了!军网记者回忆与它一起远航的日子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孙伟帅责任编辑:张硕
2018-04-16 10:04

我与长沙舰一起远航

■中国军网记者 孙伟帅

长沙舰火了——

几天前,在南海海域上演的史上规模最大的海军“大片”中,舷号173的长沙舰作为受阅旗舰,成为耀眼的主角之一。在22分钟的阅兵视频最后,我惊喜地发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长沙舰的官兵们。

当镜头定格在习主席与官兵们合影时,看着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我的思绪被拉回到一年前。2017年春节刚过,我受命参与2017年海军首次远海训练报道任务。这是我作为军事记者首次随军舰出海,也是长沙舰在入列之后首次作为编队指挥舰执行任务。

在长沙舰上,我认识了一位位可爱又可敬的战友,与他们一起迎接美丽的日出、闯过汹涌的风浪。再次在电视新闻中见到他们,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与长沙舰官兵一起远航的一幕幕又在脑海中浮现。

海上日出。

(一)

173长沙舰停泊在军港码头。

初见长沙舰,我就被它震住了——

停泊在军港码头上的这个“大家伙”,单是舰首船身漆上的舷号“173”,每个数字都有一人多高。这里面得有多大?果然,这个“大家伙”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让我见识了它的“大”——我迷路了。船舱里的走道、舱室、扶梯长相都极其相似,一个挨一个,一个连一个,第一次随舰出海的我被弄迷糊了,三番两次走错地方,像是钻进了迷宫,最后不得不求助于从我身边路过的战友,才走回我所住的舱室。

知道这次会有女记者随舰出海,长沙舰上早早就给我和同事腾出了一间双人舱室。当我走进这个位于女军人区的双人舱室时,不禁惊呼了一声:“这条件太好了!”这间位于水线以下的小房间,虽然只有六七平米,但所有生活必须的设施一应俱全——

一张上下铺的床和一张1米宽的写字台占据了主要空间。写字台正上方挂着的液晶电视里,播放着女兵们提前下载好的影视节目。室顶通风口“呼呼”地勤奋工作,保持空气流通,也保证了船舱内始终保持着24℃-25℃的恒温。不足两平方米的独立卫生间里,有抽水马桶和24小时恒温淋浴,用一道浴帘实现了干湿分离。

钉在墙上的储物柜,会在每一格层的中段,焊接一根细细的铁棍,防止柜门打开的瞬间,物品因为船体晃动“倾泻而下”。其实不止是这个储物柜,在这个小舱室里,处处都是防滑和防倒的小细节——暖水瓶、水杯都有专用的圆形放置架;所有的柜子和抽屉,都需要把突出的锁槽摁进去才可以打开。

走在船舱内,我发现在过道扶杆上每隔十几米都绑了一捆塑料袋。女兵队长王蓉告诉我,这是怕大家晕船呕吐特意备在过道里的。我纳闷:这么大的船还会晕?

很快,这些小塑料袋成了我在长沙舰上的日常必需品。

连续三天,我的胃都在随着军舰的晃动而晃动,这一秒拿着话筒做报道,下一秒扯开塑料袋就吐。

每次走出舱室,总会经过长沙舰的作战值班室。坐在门边的三级军士长李春德,被我开玩笑地称为“大宝班长”——天天见。

李班长看见我有点儿打蔫,笑笑说:“晕船了吧?”

“你不晕?”我反问。

“我要是晕了,这船上80%的人都得晕。”他颇有些得意地说,“人和船在一起待久了,自然就融到一起了,它晃你也晃,同频共振。”

这个高高瘦瘦的山东汉子,总是盯着屏幕上的数据,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用铅笔在表格上勾画着,几天下来,双眼通红。

“没事,第一次出海谁不晕船?晕着晕着就习惯了。”

同样的答案,我在驾驶室里也听到了。那天晚上,我在驾驶室遇到了“舵爷”。他站在舵前,笔直笔直。

“舵爷”名叫李官坐,从2004年当兵开始,他就是一名操舵兵。如今,战风斗浪十多年,小伙子在长沙舰上赢得了这么一个霸气的绰号。

“舵爷”还是个新兵时,有一次出海遇上了台风。班长带着他和其他两名战友一起值班。平时三、四个小时轮一次的岗,那天变成了半小时、甚至十几分钟就要换一次。风浪太大,谁都晕得不轻,前一个跑到后面去吐,后边的战友就顶上来。吐完了,回来再接着盯下一班岗。就这样,几个人轮换,你吐完了我吐,谁吐完谁掌舵。最后,终于把军舰安然无恙地开回了军港。

打那次之后,“舵爷”的晕船症状开始减轻。尤其是站在舵前时,“一点晕船的感觉都没有”。相反,看见风浪还会兴奋。他有点骄傲地告诉我:“征服风浪的感觉特别爽!”不过,“回去休息时,该晕还是晕,晕着晕着就习惯了”。

在晕船的那几天,见着我的人都会关切地问:“晕船了吧?”

在做出肯定的回答后,我会条件反射似的反问一句:“你晕不晕船?”

我得到的答案十之八九相同:晕,以前也晕,现在晕习惯了。

我从这群可爱的水兵身上,明白了一个道理:世界上没有不晕船的海军,只有坚强如铁的意志。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