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抗战历史中汲取打赢智慧:“跟我上”的冲锋最有号召力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张连国责任编辑:杜汶纹
2020-09-11 08:48

“跟我上”的冲锋最有号召力

——从抗战历史中汲取打赢智慧⑦

■张连国

广大领导干部既表态更表率、既挂帅更出征、既声令更身先,自觉叫响“跟我上”,才能以修养好于人、作风严于人、能力高于人、行动先于人的模范形象,带领官兵勠力干事、砥砺奋进,圆满完成各项任务。

近日,一段拍摄于多年前的视频刷屏网络。视频中,原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徐其孝,在接受采访时拍着胸脯说:“你数数,我的身上,起码有30个伤口,我都是前面负伤的,因为枪一响,我就喊‘跟我上’,第一个往前冲。”

回眸我军历史,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听到冲锋号第一个跃出战壕,高喊“跟我上”的指战员有千千万万。彭德怀指挥作战时,有时离敌人只有几公里,望远镜里,前沿阵地清晰可见。王震在一次战前动员中立一棺材,挥拳誓师:“我领头向前冲,要死先死我,死后装进这口棺材里。”许世友说:“有带头冲锋的官,就有不怕死的兵,部队好的战斗作风是靠好的指挥员带来的。”叶挺说:“共产党员是什么,就是带头兵。”

“跟我上”,从来就是我军将领的为将之道。在平型关大捷的白刃战中、在奇袭阳明堡的突击中、在雁门关大捷的穿插中……战斗最困难、最艰巨、最关键的时刻,正是一名名领导干部“跟我上”的冲锋,激励身后战士如排山倒海一般压向敌阵。“观国者观君,观军者观将。”将有必死之心,士怎会有贪生之念?可以说,一句句“跟我上”的冲锋里,包含着我军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密码”。

这个“密码”,是我军指挥员用牺牲书写的。据统计,我国10位元帅中7位负过伤,他们身上共有16个“弹孔”。10位大将中7位负过伤,身上共有37个“弹孔”。战争年代,我军团以上指挥员负伤者不计其数,仅牺牲的就达3000多人。这个“密码”,令日寇很忌惮。日军一份作战纪要中记载:“在共产党的军队里,领头的全冲在前面,这样的队伍非常难对付。”

军之大事,命在于将。龙头怎么摆,龙尾怎么甩;兵头怎么站,兵尾怎么看。指挥员之于军队,如同舟行之罗盘、夜行之明灯。领导干部摆正位置、把准方向、奋勇当先,才能确保队伍打不垮、走不散、击不败。“行不率则众不从,身不先则众不信。”相比古代战场上将领的“以身先人”,我军将领“跟我上”的冲锋更自觉、更坚定,那是初心使然、誓言使然、本色使然。

有人说,现代战争是非接触作战,不再需要“跟我上”。还有人说,领导干部抓决策部署最关键,总冲在前除了会陷入事务主义外,还可能越俎代庖,甚至使部属产生工作依赖。其实不然,“跟我上”的冲锋,不仅提振信心干劲,更彰显一马当先的精神,传承率先垂范的作风,延续官兵一致的传统。

“党旗是号角,党徽在闪亮,当祖国召唤的时候,闻令而动党员上……当人民需要的时候,咱共产党员要担当。”这首反映疫情阻击战中党员风采的歌曲,歌名叫《跟我上》。最近,《同心战“疫”》纪录片正在热播,“我是党员我先上”“党员不扛重担谁来扛”“是党员就要守土尽责”……纪录片中一个个“跟我上”的冲锋,让人们看到了我国取得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重大战略成果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火热的军营,“跟我上”的冲锋如今已是寻常一幕。从空中第一跳、第一飞到陆地第一枪、第一炮,再到水中第一潜、第一艇……演兵场上,战训一线,最鲜明的特点是“以上率下”,最响亮的口号是“领导带头”。

“率军者披坚执锐,执戈者战不旋踵。”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无论是练兵备战,还是科研攻关;无论是深化改革,还是完成各种重大演训任务,都更加需要领导干部发挥主心骨、定盘星、冲锋号的作用。广大领导干部只有既表态更表率、既挂帅更出征、既声令更身先,自觉叫响“跟我上”,披坚执锐、攻坚克难,才能以修养好于人、作风严于人、能力高于人、行动先于人的模范形象,带领官兵勠力干事、砥砺奋进,圆满完成各项任务,推进强军事业阔步前行。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