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军史发现|“钳马打胡”:推开西北解放大门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作者:孙瑾溪 桂星星 发布:2021-10-11 09:03:03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钳马打胡”:推开西北解放大门

■孙瑾溪 桂星星

中央军委关于钳制两马、歼灭胡宗南四五个军致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电(1949年6月26日)。桂星星供图

在香山革命纪念馆《毛泽东同志香山时期发布电报手稿专题展览》中,展出了毛泽东在香山时期起草的202封电报手稿。一封封电报,充分展现了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定决心。

展览中,有一封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发给第一野战军的电报。电报提出以“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方式来解决盘踞在西北的两大国民党军残余势力。

电报中的“马”,一个是指长期占据青海和甘肃部分地区的地方军阀马步芳集团;另一个是指长期占据宁夏的地方军阀马鸿逵集团。“两马”以骑兵战法为主,机动作战能力较强。“胡”指的是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

在渡江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候,中央军委在香山向各野战军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宗逊和赵寿山为副司令员的第一野战军奉命向西北进军。第一野战军于1949年5月11日发起陕中战役。5月20日,西安解放。之后,第一野战军继续集结兵力,向西北进军。面对西北地区的两大强敌,远在香山的毛泽东于1949年5月26日致电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指出同时攻打胡部和马部是不可取的,并且不要着急开打,要等待时机。

在我军整顿之时,马继援率兵从北进攻咸阳,企图攻占西安。我军向马继援部打响了咸阳阻击战,取得全面胜利。马继援率兵后撤到泾河以西,退守彬县、长武、永寿一带。胡宗南主力5个军也由武功、周至向扶风、眉县撤退,撤至渭河南北两岸地区,另一部撤至更西的宝鸡地区。两方部队呈掎角之势,企图阻止我军继续西进。

6月中下旬,第18兵团(司令员周士第)、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从太原快速行军,陆续抵达西安,加入第一野战军。第一野战军的军事实力显著增强,与“两马”、胡宗南部决战时机逐渐到来。

在当时的形势下,第一野战军内部就如何“钳马打胡”进行深入讨论。

彭德怀根据毛泽东“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军事思想,考虑先进攻胡宗南部。彭德怀就此想法致电中央。经过深思熟虑,毛泽东于6月20日制定了《钳制马继援等部消灭胡宗南的作战部署》,指出打胡部的同时要钳制马部。6月26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向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致电,明确指出“钳马打胡”的作战方针。

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

根据近日情报,马匪各部业已准备向彬(县)、长(武)撤退,胡匪各部势必同时向宝(鸡)、凤(翔)撤退,决不会再前进了,也不会保守不退。在此种情况下,你们应当集中王(震)、周(士第)两兵团全力及许(光达)兵团主力取迅速手段,包围胡匪四五个军,并以重兵绕至敌后,切断其退路,然后歼灭之。许兵团留下必要兵力监视两马,以待杨(得志)兵团赶到接替。杨兵团应立即向西开进,迫近两马筑工,担负钳制两马任务,并严防两马回击。此点应严格告诉杨得志千万不可轻视两马,否则必致吃亏。杨得志等对两马是没有经验的。以上意见是否适当,请酌情处理为盼。

军委

巳宥(六月二十六日)

收到电报后,第一野战军在咸阳召开了第七次扩大会议,并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对“钳马打胡,先胡后马”作战方针做了仔细分析与深入讨论。就当时局势分析,“两马”兵力较为分散,且机动灵活,所以进攻较为费力,不能一举歼灭之。而胡宗南则把兵力部署在渭河两岸,导致其部队没有纵深,当大部队被包围时,其他部队无法及时赶来救援。虽然胡部、马部可以相互支援,但实际情况是胡、马联盟有名无实,如果我军围歼胡部,“两马”不会冒险出兵救援。经过权衡利弊,我军决心先攻打胡宗南部。

我军的作战方式正如电文所指,先派出一个兵团迷惑“两马”,钳制其兵力,再由主力迂回包围胡宗南部,并绕至其背后,配合正面部队进攻,让胡部遭受攻击时无法退回宝鸡,即“钳马打胡,先胡后马,两翼佯动,左右包抄”。

在电文中,毛泽东还特别关注了“杨兵团”,即第一野战军第19兵团。为了迷惑敌军,杨兵团在7月10日来到离“两马”不远的乾县、礼泉以北的高地上修筑工事,佯装进攻,使马部不敢轻举妄动。10日晚,我军主力部队急速行军,向敌后迂回而去。这是一次非常大胆的迂回,部队要穿过两敌的接合会防区,相当于深入敌人腹部。同时,担任断敌后路任务的第4军也开始行动。部队一夜行军70余公里,于11日晨提前占领了通向宝鸡必经之地的罗局镇和眉县车站,使胡宗南部无法向西逃窜。

所有准备已经完毕,战斗打响。王震率领的第1兵团,许光达率领的第2兵团,周士第率领的第18兵团向胡宗南部发起猛烈攻击。等胡宗南反应过来时,其主力部队已经被第一野战军从东、北、西面团团围住。11日夜,胡宗南下令国民党第65军、第38军沿着铁路向宝鸡撤退。经过一夜行军,他们到达罗局镇,但这里早已被我军占领,胡宗南命令部队全部突围出去,不得退缩。第一野战军第2兵团第4军毫不畏惧,怀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展开顽强抵抗,即使伤亡惨重也没有后退,打出了人民解放军的威武气势。

之后,我第2兵团第6军、第4军从敌右侧进攻,我第18兵团第7军向西进攻。在我军的强大围压之下,胡宗南部被围困在扶风西南部,渭河北岸。下午3时,会合的第一野战军发起总攻,先用火炮压制敌人,再从四面缩小包围,穿插攻击。除了南渡渭河逃命的一部外,敌军大部被歼灭。随后,我第1兵团又攻占了眉县以西地区,将南渡渭河的8000余逃兵全部俘获。宝鸡、益门镇也被我军占领,扶眉战役取得全面胜利。

战役中,第4军在7月酷暑中急行120公里,在伤亡众多的情况下,仍然出色完成任务。战役结束时,彭德怀对第一野战军司令部副参谋长王政柱等人讲:“四军这次打得好,这次立了功。”

第一野战军在扶风、眉县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作战,被称作“扶眉战役”。此战,第一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3个军和马步芳部1个军共4.4万余人,缴获骡马1500余匹,各种炮180余门,轻重机枪960余挺,解放了陕中广大地区,有效阻断了胡宗南部、“两马”两集团之间的联系,为而后各个歼灭两集团主力创造了有利条件。

历史证明,“钳马打胡”的方针是正确的。远在千里之外的毛泽东,通过电波指挥着瞬息万变的战场,准确预测了胡宗南部、“两马”两集团的动态,提出“钳马打胡”的奇招,展现了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和高超的政治方略。

在这场战役中,人民解放军坚决贯彻党中央的作战方针,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积累了宝贵的作战经验,展现了我党我军解放全中国的决心与信心。

责任编辑:姬彩红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