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服大观>>军衔徽章>>正文

与授衔同时进行的大规模授勋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徐平责任编辑:何文光2011-07-13 16:36

    

    在首次实行军衔制的同时,还有一件事也引起了世人关注,这就是第一次在全军范围内大规模地给革命战争时期的有功之臣颁授勋章、奖章。授勋授奖也和军衔制、薪金制、义务兵役制并称为“四大制度”。

    一、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党和国家决定奖励革命战争有功之臣

    颁发勋章、奖章是军队的一项重要奖励制度,对于激发官兵的上进心和荣誉感,鼓舞士气,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具有重要作用,历来受到各国军队的重视。中国人民解放军自1927年8月1日诞生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同全国人民一起,进行了艰苦卓绝、英勇顽强的长期革命战争,创造了许多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为民族解放事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作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对于立下汗马功劳的人民功臣,理应受到尊重并给予表彰。解放战争结束后不久,颁发勋章和实行军衔制就提上议事议程。中央军委曾计划于1953年7月在全军实行军衔制和勋章奖章制度,要求全军有组织有计划地完成授衔与授勋的准备工作,包括草拟授衔、授勋条例及实施规程,进行军衔鉴定,制定编制军衔,规定授衔、授勋审批权限,研究制定军衔标志、军服样式和勋章奖章图案,等等。1953年9月8日,彭德怀在给毛泽东的报告里,正式提出实行勋章、奖章制度的建议:“颁发勋章、奖章条例,以代替过去不很完善的立功条例。”毛泽东主席批准了彭德怀的建议后,总干部部便开始了草拟勋章奖章条例的工作。到1953年底提交全军高干会议讨论时,已先后15次易稿。

    后来,中央军委根据当时军队的实际情况,决定授衔授勋应待军队组织编制确定、兵役法颁布实施后再进行。故人民解放军首次军衔制度与勋章奖章制度的实行时间延期到1955年。1954年初,总干部部提出了当年干部工作要点之一,是在考核干部的基础上,继续进行评定军衔和颁发勋章奖章的准备工作。1954年11月,勋章奖章条例报送中共中央审阅。12月16日,国务院第三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的勋章、奖章条例(草案)》、《关于颁发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功人员勋章、奖章(草案)》。12月22日,总政治部发出《关于实行义务兵役制、薪金制、军衔制和颁发勋章奖章的工作指示》,指出这些制度的实行必然涉及到全军人员的思想、工作和生活习惯,在全军中将发生重大影响,必须妥善地解决一系列重大问题。为了消除各种抵触,发挥着几种制度的优点,提高部队的斗志,巩固官兵之间和上下级之间的团结,指示要求:在全军范围内做好解释宣传教育工作,做好与这些制度有关的各项准备工作。

    1955年初中央军委决定,要在年内将现役军官的授衔和授勋工作进行完毕。这两项工作都由总干部部具体组织实施。为指导这两项工作的开展,中央军委于1955年1月23日发出《关于评定军衔工作的指示》和《关于颁发勋章奖章工作的指示》,阐明了实行军衔和勋章奖章制度的目的、意义,并对评定授予的步骤和范围,评定的标准、批准的权限等问题,都作了明确的规定。总干部部也在当月召开了全军军衔奖励工作会议,就评衔授勋工作中的标准掌握,评定军衔和勋章奖章中的具体问题和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等问题,经过认真的研究后作了具体部署。并规定了受勋人员审定工作的分工:军级以上干部由中央军委负责;师级干部由大军区、志愿军、各特种兵、各学院(军事学院、政治学院、军事工程学院、后勤学院、总高级步校)党委负责;团级干部由军、省军区党委或相当于军的党委负责;营级干部由师党委或相当于师的党委负责;连以下人员由团党委或相当于团的党委负责。各级政治部还专门成立了办公室,专管这项工作。

    1955年2月12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规定勋章奖章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的决议》、《关于规定勋章奖章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保卫祖国和进行国防现代化建设中有功人员的决议》、《关于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有功人员勋章奖章的决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的勋章奖章条例》。决议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同全国人民一起英勇地进行了长期革命战争。战胜了国内外反革命武装力量,取得了人民革命的伟大胜利,对中国人民革命事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是有卓越功勋的。为了表彰革命功勋,发扬光荣传统,根据宪法第31条第14项规定,将八一勋章和八一奖章、独立自由勋章和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勋章和解放奖章,分别授予在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战争有功的人员。条例规定,勋章每种分一、二、三级,奖章不分级。区分勋章奖章的条件,是以参加人民革命战争时间的长短和当时职级的高低,以及是否坚持工作和有无重大过失为依据。勋章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予;奖章由国务院批准,国防部长授予。授予勋章、奖章的同时发给证书。为及时审批,团、营级干部的勋奖章,授予各总部、军兵种等大单位首长批准授予;连级以下人员的奖章,授权军级首长批准授予。

    各级勋章、奖章的授予条件是:

    八一勋章和八一奖章 授予土地革命战争时期(1927年8月1日~1937年7月6日)参加革命战争有功而无重大过失的人员。一级八一勋章授予当时的师级以上干部。二级八一勋章授予当时的团级和营级干部。三级八一勋章授予1935年10月20日前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1936年9月30日前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和第四方面军,1935年9月30日前参加陕北红军和红军第25军,1937年7月6日前坚持各地游击战争和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的连级以下人员。八一奖章授予在1937年7月6日前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的上述人员以外的人员。

 
二级八一勋章     三级八一勋章     八一奖章

    独立自由勋章和独立自由奖章 授予抗日战争时期( 1937年7月7日~1945年9月2日 )参加革命战争有功而无重大过失的人员。一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的旅级和相当于旅级以上干部,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新四军时的支队级和相当于支队级以上干部,1945年9月2日前在八路军、新四军中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中相当于军级的纵队和新四军师级以上干部。二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当时的旅级、团级及其相当干部。三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当时的营级、连级及其相当干部。独立自由奖章授予参加八路军、新四军或脱产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2年以上,或参军虽不满2年但因作战负伤致残的排级以下人员。

 
          一级独立自由勋章   一级独立自由勋章证书  独立自由奖章

    解放勋章和解放奖章 授予在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9月3日~1950年6月30日)参加革命战争有功而无重大过失的人员。一级解放勋章授予当时的军级以上及其相当干部。二级解放勋章授予当时的师级及其相当干部。三级解放勋章授予当时的团级、营级及其相当干部。解放奖章授予当时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2年以上,或参军虽不满2年但因作战负伤致残的连级以下人员。解放战争时期直接领导国民党军队起义建有重大功绩,但参加解放军不满两年的原国民党军队有功人员(含1950年6月30日以后直接领导起义的),根据其功绩大小,分别授予解放勋章或解放奖章:直接领导一个整军以上起义的授予一级解放勋章;直接领导一个整师起义的授予二级解放勋章;直接领导一个整团起义的授予三级解放勋章;直接领导一个整排到整营起义的授予解放奖章。

 
           一级解放勋章   一级解放勋章证书    三级解放勋章
 
            三级解放勋章背面  解放奖章    解放奖章背面

    八一勋章呈五角形,夹角处有饰纹,中间红色圆圈内为闪光的红五角星,内嵌“八一”,突出反映中国共产党于1927年8月1日独立领导革命武装的光辉史实。一级为全金色;二级中间圆及五星饰纹为金色,外五角为银色;三级中间圆及五星为金色,其余银色。

    独立自由勋章呈八角形,中间圆内为红星和延安宝塔山,圆外有饰纹,象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革命圣地延安是中国人民抗日民族战争的革命大本营。一级为全金色;二级中间圆及中心饰纹为金色,八角为银色;三级中间圆内为金色,其余银色。

    解放勋章呈五角形,中间圆内有红五星、闪耀着光芒的天安门,圆外有饰纹,象征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武装夺取全国胜利。一级为全金色;二级中间圆及饰纹金色,五角为银色;三级中间圆为金色,其余为银色。

    勋章的规格大小分等级而异,最大的一级八一勋章直径为60毫米,最小的三级解放勋章45毫米。勋章为银质合金,金色部分分等级为不同数量的K金。背后有凸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ⅹⅹⅹ勋章”字根样及章号,钢质别针固定在背面。

    此外,每枚勋章另配有略章(亦称略表、勋表),为10毫米╳25毫米,横式。八一勋章红底黄杠;独立自由勋章为绿底黄杠;解放勋章为黄底红杠。3种勋章均为一级一杠、二级二杠、三级三杠。

    八一奖章、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奖章图案均为3种勋章中间部分,直径32毫米,上方有相应颜色的挂章和略章。

    由于是第一次在全军范围内统一授勋,党和国家对此都很重视,勋章的材质和制作非常考究。一级勋章是银质正反两面镏金;二级、三级勋章的材质是以银为主的合金。各种勋章的重量不一,最重的一级八一勋章重60克,最轻的三级解放勋章重33克。三种奖章均为铜质镀金。

    我军的勋章、奖章条例是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发展情况以及革命战争时期立功运动、奖励工作的经验,并参照苏联、朝鲜等友好国家对军队颁发勋章、奖章的经验制定的。我军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为了表彰战斗和工作中的有功人员,我军各部队在历次革命战争时期也曾颁发过奖章和纪念章以示奖励。但是过去由于受各种条件的限制,奖励标准不统一,奖励范围也有很大局限。这次根据宪法规定颁发勋章、奖章,是对人民解放军在各个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的一次总结性奖励。这种殊荣,不仅体现了党和国家对立功受勋人员的关心,也是对中国人民解放军伟大历史功绩的肯定,对全军官兵具有巨大的教育和鼓舞作用。

    据当时主管授衔授勋工作的总干部部部第一副部长宋任穷回忆说,根据勋章奖章条例,按照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的历史功绩和在军队中的任职情况,是应该给他们授衔受勋的。因此,在评衔和授勋的初步方案中,毛泽东主席为大元帅,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为元帅,李先念、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等为大将;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也列入了受勋名单。但毛主席坚持坚持不要大元帅军衔,不要勋章。这件事,在一次全国人大的常委会上还引起了热烈讨论。包括不少民主人士在内的常委们纷纷发言,认为毛泽东等领导同志,是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和创建者,指挥过许多重大战役,为军队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中都享有崇高的声誉,应该给他们授衔受勋。尤其是毛主席功劳最大,应该授予大元帅军衔和三个一级勋章。主持这次人大常委会议的刘少奇委员长知道毛主席不要大元帅、不要勋章的态度,因此他在会上表示,我也不能作结论。有位民主人士说,人大作出(授衔授勋)决定,毛主席有什么办法!刘少奇同志讲,人大可以作决定,但他是国家主席,还需要他下命令才行呀,他不下命令应怎么办?最后,毛主席的大元帅衔和勋章到底还是没授。

    授勋人员的名单,经过反复斟酌、审定,分批予以公布。

    二、1955年首次授衔时,颁发第一批勋章

    1955年9月2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决定,授予朱德等10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并决定授予朱德等131人一级八一勋章,授予朱德等117人一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朱德等570人一级解放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陆续发布命令,授予元帅和将官以各种勋章。

    毛泽东向元帅授勋

    毛泽东主席向大将授勋

    1955年毛泽东为将官授勋,不是按军衔高低、而是按获得勋章的数量排序。图为毛泽东为罗舜初中将(左一)授勋,左二为苏振华上将,他俩都获得两枚一级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1955年9月27日下午5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衔授勋典礼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刘少奇,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等参加了授衔授勋典礼。全国人大常委会典礼局局长余心清宣布典礼开始,穿着新式军衔服装的军乐队奏国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彭真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的命令。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亲自将元帅军衔的命令状一一授予朱德等开国元勋。授予元帅军衔礼成之后,彭真又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勋章的命令。被授予勋章的人员共千余人,仅宣布命令就用了30分钟。毛泽东主席接着将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授予参加中国革命有功人员,以及在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队起义有功人员和对和平解放西藏地区有功人员。最先接受毛泽东授勋的是刚刚被授予元帅军衔的朱德、彭德怀、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等七人。随后,将军们是十人一排,上台授勋。按获得三个一级勋章、两个一级勋章、一个一级勋章的顺序依次授勋。周总理坐在主席台上观察着会议的进行,时间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他担心大家过于疲劳就建议改为15人一排加快速度,然后又建议20人一排,授勋的速度大大加快了。当时是由总干部部军衔奖励处副处长吴之凡、总政干部部军衔奖励处副处长周之同和王迪康负责检查确认所授勋章的准确性后放入托盘,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典礼局局长余心清递给毛泽东再授予本人。

    由于工作人员过分紧张匆忙,误将两位中将的勋章给错了,周恩来知道后示意不要声张,轻声说“会议以后再调整嘛。”由于周恩来的具体指导,会议进行的非常顺利。

    参加这次典礼接受勋章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的第一批授予勋章人员名单中的在京人员。此后,全军各级机关和部队均分别举行授予校、尉级军官军衔和勋章奖章仪式。

将官授衔授勋典礼。前排左起粟裕、黄克诚、谭政、萧劲光、王树声、陈赓

    荣获一级解放勋章的韩先楚上将(1957年6月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说:“党和国家给了我们崇高的荣誉,我们必须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在解放台湾、巩固国防、保卫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事业中作出更大的贡献,来回答党和人民的关怀和爱 护。”解放战争时期驾机起义的空军某部指挥员刘善本空军少将激动地说:“在毛主席发布的命令中,授予了我一级解放勋章。为了回答祖国人民给予我的荣誉,我一定要更加谦虚、谨慎,努力提高自己的军事、政治水平,在保卫祖国和解放台湾的光荣任务中贡献更大的力量。”

    9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我国武装力量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中的重要措施》:

    授予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以国家的勋章和奖章,这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和祖国人民给予自己的英雄儿女们的崇高荣誉,这代表着国家和人民对于这些英雄儿女们的深切感谢。我国人民解放军从建军以来,就在中国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和全国人民在一起,以百折不回的革命意志和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同强大的国内外敌人英勇作战。为了人民的胜利,他们忍受了人们难以想像的艰难困苦,甚至付出了鲜血和生命;最后终于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击败了国民党反革命军队,取得了人民革命的伟大胜利。我国人民今天能够开始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事业,是同他们的英勇斗争分不开的。因此,国家授予他们以勋章奖章是完全应当的。在解放战争期间,有许多具有爱国心和正义感的原国民党官兵,有的在战场上高举义旗投到人民方面,有的宣布了脱离蒋介石的反动统治、效忠于人民民主政权,他们对于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都是有功绩的。西藏地方政府的一些官员,对于和平解放西藏也曾作了重要贡献。因此,授予他们以勋章奖章也是完全应当的。……

    由于授予勋章奖章是和授予军衔同时进行的,而且与军衔肩章、领章同时佩带,一提起授衔,人们很自然地联想起授勋,因此通常把授勋看作首次军衔制不可分割的的一部分。

    当时对三种勋章的佩戴有严格规定。现役军人一律佩戴在55式礼服的右侧,沿下翻领边缘自上而下为八一、独立自由、解放勋章,顺序不能颠倒。如只获两枚勋章亦按此顺序佩戴,只获一枚只佩右侧即可。略章佩戴于常服之左胸袋上方,八一、独立自由、解放3枚从右至左一字排开。勋章和略章不能同时佩戴,穿礼服时佩带勋章,穿常服时佩带略章,也不能更换着装违规佩戴。奖章与勋章的佩戴基本相同。

    总参谋部在《关于军容风纪的若干规定》(1960年12月)中对佩带略章有明确规定:军人参加一切外事礼节性的活动(迎送、接见、宴会、欢迎大会和晚会,以及参观国际体育比赛、陪同外宾参观军事项目等等),一律穿制式军服(是否穿礼服、大衣按主管机关的规定执行),佩带军衔肩章、领章、军种(兵种)与专业符号,勋章、奖章的略表,穿黑色皮鞋,不扎武装带。

    1955年国庆节,粟裕大将、陈赓大将穿将官礼服、佩带三枚一级勋章在天安门城楼观礼

    佩带略章的杨成武上将

 
穿礼服、佩带勋章和穿常服、佩带略章的唐健如少将
 

    贺龙元帅、罗荣桓元帅、谭政大将等与部队代表合影。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出当时勋章佩带制度不够严格,谭政等人未佩带略章。

     梁兴初中将佩带三枚我军勋章(二级八一、一级独立自由、一级解放)和两枚朝鲜勋章

    勋章、奖章的颁发工作,原计划分两期进行。1955年颁发现役军人的勋章、奖章,1956年颁发转业、复员和离队军人的勋章、奖章。据解放军报第106期(1956年9月1日)报道:

    对转业部队有功人员下半年开始授予勋章奖章

    本报31日讯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将在大部分集体转业部队中授予有功人员勋章奖章,这项工作到1957年上半年完成。

    这是8月27日到31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国务院人事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总干部部联合召开的集体转业部队授勋授奖工作会议上确定的。

    领导方面认为,转业军人中许多同志在革命战争中长期参加军队工作,为了表彰他们的历史功绩,鼓励他们在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应该及早按照规定分别授予他们勋章奖章。只是因为这次授勋授奖工作的规模较大,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有步骤地进行。对于转业军人的授勋授奖,目前先在大部分集体转业部队中进行,然后再普遍在其余细小的集体转业部队和个别的转业军人中进行。

    许多战争时期参军的转业军人对勋章奖章的渴望甚至超过了现役军人。江苏省军区第二政委曾如清少将说,我们碰到转业干部与复员军人,都要求发给应得的勋章、奖章及各野战军著名纪念章,在畅谈时,他们很关心这件事,一再嘱咐我们把他们的请求转国务院与军委。

    但遗憾的是授勋工作在具体实施时有了一些变动,未能按原计划进行。一是现役军人的勋章、奖章,一直颁发到1957年。主要原因是授勋工作审批程序和政审非常严格,特别是评定勋章种类、等级工作非常细致、复杂,由于历史的条件所限,尤其是红军时期,干部档案制度尚不够健全,一些干部战争时期的任职在档案记载上不够明确,有时需要当年的上下级或同级来证明,并且在职务的计算上有所变动,比过去规定较严格。如:红军时期后勤机关的科长一级,以前一般按营级计算,现在一般改按连级计算;抗日战争时期的旅供给处副处长、旅卫生处副处长以前一般按团级计算,现在一般改按营级计算;解放战争时期的军卫生部副部长、军供给部副部长以前一般按师级计算,现在一般改按团级计算,等等。这就给评定勋章增加了难度,也是造成分批公布受勋人员名单的一个重要原因。如邓华上将1955年被授予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但直到1957年,才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二是第一期完成后,第二期因故没能按计划实施,绝大多数转业到地方工作的军人没有荣获勋章、奖章。主要是因为这批人员人数多,人员变动大,情况比较复杂,再加上全党当时开始了反右运动,因而授勋工作遇到了很大困难,也很难再开展下去。为此,毛主席提出了已转业到地方工作的人员不再授予勋章,并带头不要勋章。在这种情况下,预留给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尾数编号为001、002、003的三个一级勋章因故未能正式颁发出去,出现了我军第一元帅朱德首先获得的勋章和证书尾数编号均为004号的现象。

    朱德元帅的勋章证书

 
彭德怀元帅的勋章证书
 

    说起勋章证书的编号,这里顺便再提一下,十大元帅之首的朱德勋章证书是第4号,排在朱德之后的第二位元帅彭德怀勋章证书总该是第5号了吧。不然,彭老总的证书号码是006号。那么朱、彭两位老总中间的005号是给谁的呢?有种种猜测,但没见到正式文字记载。笔者分析有可能是程潜。作为起义将领代表人物的程潜将军,早年参加过辛亥革命,是国民党军政界元老级人物。考虑到他的号召力和影响,新中国成立之初,任命他为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五位副主席之一(主席和其他四位副主席为毛、朱、刘、周、彭)。因此,很有可能005号勋章和证书是预留给程潜将军的。另外,陈毅元帅勋章证书是010号,在他与彭德怀之间第7、8、9号,显然应该是林、刘、贺三位元帅。按元帅的排名,陈毅之后是罗荣桓。但011号勋章证书得主并不是罗荣桓元帅,罗、徐、聂、叶四帅勋章证书分别为012、013、014、015号。011号勋章显然是给中央军委委员邓小平预留的,他在中央军委委员的排名即是在陈、罗之间。

    除当时已转业到地方符合授勋条件人员不再授勋外,从1958年到1965年由地方又回军队任职并被授予少将以上军衔的高级将领,经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同意,也不再授予勋章,这些人当中,除极个别将领1988年时还健在并属于军队离休干部的,有幸获得了一枚红星功勋荣誉章或独立功勋荣誉章,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对于原国民党军队起义人员的授勋、授奖,一开始是授予起义后参加人民解放军,1955年仍在军队的人员,如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的陈明仁、董其武、陶峙岳、孔从洲、曾泽生、韩练成、林遵、邓兆祥、刘善本等,当时分别在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军中任职;后来则扩大到未参加人民解放军,或参加人民解放军已转业到地方工作,影响较大的起义人员,如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的张治中、傅作义、马鸿宾、邓宝珊、邓锡侯、卢汉、刘文辉、高树勋等,起义后并未参加人民解放军。著名爱国将领傅作义在北伐和抗战中战功卓著,1949年1月为保护古都北平,使元、明、清600多年的文物古迹免遭破坏,毅然接受中共提出的和平解放北平8项条件,率领华北国民党军25万官兵放下武器,改编为解放军,保护了北平200万人民的生命财产。毛泽东后来当面对他说:“你是北京的大功臣,应该给你一枚天坛一样大的奖章。”1955年9月毛泽东亲自授予傅作义“一级解放勋章”。周恩来称赞傅作义“为人民立了大功”。另外,条例规定授予解放勋章、奖章的起义人员为“原国民党军队有功人员”,但个别原国民党文官(政府官员)也被授予解放勋章。如原国民党新疆省主席包尔汉,1949年9月与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通电起义,实现新疆#xl&wNL*x2vJIQ-N^CDv4bCa^)1O7C3*II+#weVV(G和平解放,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是非军人获得解放勋章的代表人物。

    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的吴化文起义后参加人民解放军并任三十五军军长,但解放后不久就转业到地方工作;而在淮海战场率部起义的“佩剑将军”的张克侠与何基沣,则未按起义将领对待,因两人都是中共地下党员,起义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三军军长、第三十四军军长,当时已转业到地方工作,分别任国家林业部副部长、水利部副部长,但因其贡献较大,按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军级干部条件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的。

    另外,对起义人员条件的掌握上也有一些灵活性。勋章条例规定很清楚,率领一个整军以上起义的可授一级解放勋章,一个师授二级,一个团授三级。如原国民党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率一个兵团起义,虽然其所辖9个师跑了5个师,但仍有差不多1个半军的实力;原国民党绥远省主席兼保安司令董其武率部十万起义,相当于一个兵团的兵力;原国民党长春守军副司令官曾泽生率六十军起义,等等。他们都是率一个整军以上部队起义,因此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但有些起义将领,自己并未带一兵一卒过来,但根据他的职衔、地位和名望,以及对其他起义部队的影响,也授予相应级别的解放勋章。如原国民党二级上将张治中将军,对于促成新疆和平解放,作出重大贡献,获得一级解放勋章。另一方面,起义授勋的条件是按陆军编制定的。但是原国民党军队海空军人员,他们的“起义资本”怎么折算?如邓兆祥,原国民党海军“重庆号”巡洋舰舰长,带一条巡洋舰过来。英美等国巡洋舰舰长一般都为上校,与陆军团长编制级别相当,邓兆祥也是上校舰长。“重庆号”巡洋舰标准排水量5270吨,满载排水量7180吨,官兵574人。“重庆号”属于轻巡洋舰,按说也就能折算一个团,这是三级解放勋章的条件。但是给邓兆祥的是一级解放勋章,也就是说,“重庆号”按一个整军看待。这是因为“重庆号”起义的意义重大,它所引起的振动绝不亚于一个整军的起义!同样,原国民党海军少将林遵1949年4月23日率海防第二舰队起义。海防第二舰队辖舰艇30艘,但总共只有1271名官兵,平均每舰(艇)只有40人,大多是小型舰艇,顶多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师级的舰艇支队。但是海防第二舰队起义,是解放战争中最大的一次国民党海军集群起义,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称是“南京江面上的壮举”。第二舰队的起义,加速了渡江战役的胜利,为南京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因此,林遵将军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又如原国民党空军第八大队上尉飞行参谋刘善本,1946年6月26日率机组驾驶一架B-24型轰炸机起义,从成都飞到延安,开创了国民党空军驾机起义的先例。在他的影响下,国民党空军先后有100余人驾驶42架飞机起义。周恩来总理多次称,“刘善本同志是国民党空军起义的带头人”。刘善本虽然只带过来一架飞机、一个机组(共4人),但意义非凡,也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刘善本的夫人周叔璜曾自豪地说:“一级勋章解放,毛主席授给刘善本的,其他大校没有,就他一个人。”

    两个有关授予勋章、奖章的决议《关于规定勋章奖章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保卫祖国和进行国防现代化建设中有功人员的决议》、《关于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有功人员勋章奖章的决议》,也因故未颁发条例付诸实施。

    三、时隔两年之后,1957年颁发第二批勋章

    自1955年与首次授衔同时进行的大规模授勋之后,经过近两年复杂细致的工作,1957年6月,中央决定再次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勋章。解放军报第230期(1957年6月18日)报道:

    据新华社17日讯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今天下午举行第七十四次会议,会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的勋章奖章条例,审议了国务院周恩来总理提请授予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的第二批名单,决定授予四十七人以一级八一勋章、授予一千四百六十七人以二级八一勋章、授予五千三百三十九人以三级八一勋章、授予一百九十六人以一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四千一百五十二人以二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三万一千零九十八人以三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四百二十一人以一级解放勋章、授予四千九百三十二人以二级解放勋章、授予五万四千八百七十九人以三级解放勋章。

    1957年6月18日,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发布授勋命令,其中包括杨成武等47人的一级八一勋章、黄永胜等196人的一级独立自由勋章、王建安等421人的一级解放勋章。总政治部、总干部部于6月20日联合发出《关于举行授勋仪式的几个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单位应即准备举行授勋仪式”。通知中提出,勋章一般应在授勋仪式上授予本人,如因单位分散、人数很少,不便举行授勋仪式,或个别人员因故不能参加授勋仪式时,也可以由本单位首长代为将勋章个别地授予本人。通知中规定,授勋仪式应由各单位政治部、干部部共同负责组织,至于授勋仪式是否邀请地方党政负责同志参加,授勋后是否举行文娱活动,由各单位根据具体情况自行确定。通知中要求各单位一般应在1957年10月1日以前将现役军人的勋章授给本人,个别单位如有特殊情况,也可以稍延迟一些时间。

    这一年“八一”建军节前夕,人民解放军总部、各军种、兵种和各军区的领导机关及各部队,先后隆重举行了授勋典礼。

    在总部和驻京部队联合举行的授勋典礼上,国防部副部长李达上将宣读了毛主席的授勋命令,国务院副总理贺龙元帅代表毛主席把勋章授予杨成武上将等394人。在总参谋部的授勋典礼上,总参谋长粟裕大将代表毛主席把各种勋章授予968名军官。总政治部、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联合举行的授勋典礼上,由国防部副部长、总政治部主任谭政大将代表毛主席将勋章授予林月琴等559人,其中有女军官22人。在沈阳军区俱乐部隆重举行的授予驻东北地区陆海空军各部队、院校军官勋章典礼上,国防部副部长萧劲光大将代表毛泽东主席把一级、二级和三级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分别授予邓华上将、王建安上将等549名将军和军官。在兰州、新疆军区分别举行的授勋典礼上,代表毛主席授勋的是总干部部部长兼总政治部副主任萧华上将。曾经参加过新疆三区民族革命的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军官,也都分别获得一、二、三级解放勋章。在济南军区授勋典礼上,代表毛主席授勋的是济南军区代司令员王新亭上将。在后勤学院授勋仪式上,六百名革命战争时期的有功人员,分别获得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后勤学院副院长张池明中将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主席的命令,然后,又代表毛主席把二、三级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一一授予有功人员。

    各地方党政负责人参加了部队授勋典礼。中共北京市委副书记陈鹏参加了总参谋部的授勋典礼。中共辽宁省委书记、辽宁省省长杜者蘅代表辽宁省和沈阳市的党和政府参加了沈阳部队的授勋典礼。中共甘肃省委书记强自修、甘肃副省长陈成义、马青年以及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处书记谭启龙、副省长王卓如等人,也都分别参加了兰州和济南部队的授勋典礼。他们向荣获勋章的同志热烈祝贺,并勉励大家在保卫祖国和建军事业中取得更大的成就。

    荣获勋章的解放军中高级军官非常激动,他们都把光荣归于党、国家和人民。新疆军区参加过长征的焉耆军分区司令员廖明大校获得了3个二级勋章。当他把勋章佩带在胸前时,不但想起了长征后被国民党、地主杀死的母亲和两个弟弟,更想起了在雪山草地上倒下去的同志。他说,我们的荣誉是千万烈士们用生命换来的,首先应该归功于他们。曾经参加过新疆三区的革命斗争并担任民族军副总指挥的祖龙太也夫少将,他是维吾尔族人,荣获了一级解放勋章。他兴奋地说,这是我们一生中难忘的日子。后勤学院物资保障部部长别祖后大校说:“党和人民授给我三枚二级勋章,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大事情。我一定不背功臣包袱,永远联系群众,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济南军区授勋典礼上,济南军区炮兵司令员颜伏大校代表获得勋章的同志讲话,他表示要把国家和人民给予的荣誉看成是对自己的鞭策,绝不骄傲自满,要为解放台湾、为保卫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保卫世界和平做出新的贡献。

    1958年后,就不再颁发八一、独立自由、解放勋章、奖章。但个别也有例外。如贺诚将军1958年由国家卫生部副部长改任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回到军队系统,被授予中将军衔,但没有同时授予勋章。他1958年照的标准像也没有佩带任何勋章。后于1962年补授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5年至1957年,共授予人民解放军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各种勋章103349枚,各种奖章52万余枚。其中,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178人,二级八一勋章1467人,三级八一勋章5339人;一级独立自由勋章313人,二级独立自由勋章4152人,三级独立自由勋章31098人;一级解放勋章990人,二级解放勋章4932人,三级解放勋章54879人。授勋人数共计61000余人。

    在功勋卓著的共和国开国将帅中,有144人同时荣获3枚一级勋章,其中,10位元帅和10位大将,均被授予金光灿灿的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57位开国上将中有47人被授予3个一级勋章,有10人例外:韦国清、唐亮、苏振华被授予二级八一勋章(红军时期为团级干部)、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李天佑、杨至成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抗战时期在苏联养伤)和一级解放勋章;吕正操原为东北军将领,抗战时期参加八路军,被授予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上将中只获得一级解放勋章的有4人:乌兰夫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都参加了革命工作,但未在军队任实际职务;陈明仁、董其武、陶峙岳3人原为国民党军中将级军官,解放战争后期率部起义,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177人中,有60人被授予3枚一级勋章,占将近三分之一;少将1360人中,仅有15人获此殊荣。另外还有已转到地方工作、只授勋未授衔的周保中、冯白驹二位将领也获得了3枚一级勋章,共计144人。周保中女儿周伟说:“1955年9月27日,我父亲周保中(被)授予了三枚一级勋章,我母亲跟我提过,我父亲激动的说:我今天接受3枚一级勋章,是代表了全体东北人民和死难的烈士。”另一位抗联领袖冯仲云获得两枚一级勋章。冯仲云1927年参加革命,土地革命时期担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抗日战争时期担任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政委;建国后担任松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兼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北京图书馆馆长、水利部副部长兼华东水利学院院长等职,没有担任军职,但考虑到他的历史贡献,依然授予他一级八一和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彭真曾经对冯仲云说:“我们共产党人二十多年领导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第一件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第二件是红军长征后,南方红军的三年游击战争;第三件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十四年苦斗。”毛主席则在授予冯仲云勋章时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你是冯仲云,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你们东北抗联,比我们长征还要艰难、艰苦。”据冯仲云女儿冯忆罗回忆:我母亲曾经跟我讲,我父亲在授衔以后,回到家里特别激动,手里捧着两颗金色的勋章,当时跟我说,这个不光是给我的荣誉,而且,这个是给我们满洲地下党省委和东北抗联的同志,14年浴血奋战的这份荣誉。冯白驹亦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长期担任琼崖党政军重要领导职务,领导琼崖人民进行革命斗争,一直坚持到全岛解放,创造了“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光辉业绩。周恩来总理誉冯白驹为“琼崖人民的一面旗帜”。解放后,冯白驹担任中共海南区党委第一书记、海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海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海南行政公署主任、广东省委书记处书记和副省长等职。1955年评衔授勋时,冯白驹已不在军队系统,因此没有授予他军衔(有些书刊中称冯白驹1955被授予中将军衔,实属误传),但考虑冯白驹将军和琼崖纵队的特殊经历,还是授予他三枚一级勋章。

获得三枚一级勋章高级将领名单

    (同时或先后获得)

    1955年9月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的人员共73人:王震、 王近山、王宏坤、王树声、王新亭、方强、甘泗淇、叶飞、叶剑英、冯白驹、毕占云、朱德、朱良才、刘亚楼、刘志坚、刘伯承、刘道生、许世友、许光达、孙毅、李达、李涛、李克农、李聚奎、宋任穷、宋时轮、张云逸、张宗逊、张经武、张爱萍、陈赓、陈毅、陈再道、陈伯钧、陈奇涵、陈锡联、林彪、罗荣桓、罗瑞卿、周桓、周士第、周保中、赵尔陆、钟期光、洪学智、贺龙、贺炳炎、莫文骅、聂荣臻、倪志亮、徐立清、徐向前、徐海东、郭天民、萧华、萧克、萧劲光、黄克诚、曹里怀、阎红彦、韩东山、彭绍辉、彭德怀、粟裕、程世才、傅钟、傅秋涛、谢富治、赖传珠、詹才芳、廖汉生、谭政、谭希林;

    1955年9月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解放勋章,57年6月授予一级独立自由勋章的29人:王诤、王必成、王尚荣、甘渭汉、朱明、朱辉照、刘震、刘转连、孙超群、杜义德、杨梅生、李信、李天焕、吴先恩、陈先瑞、金如柏、周纯全、冼恒汉、郑维山、饶子健、贺庆积、袁克服、钱钧、徐深吉、郭鹏、郭化若、唐天际、萧向荣、谭友林;

    1955年9月授予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57年6月授予一级八一勋章3人:邓华、姚喆、韩伟;

    1955年9月授予一级解放勋章,57年6月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17人:孔庆德、刘培善、苏进、李寿轩、张平凯、张令彬、张达志、张贤约、周玉成、周志坚、胡奇才、赵镕、贺晋年、陶勇、常玉清、韩先楚、彭明治;

    1955年9月授予一级八一勋章,57年6月授予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人:欧阳毅;

    1957年6月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的人员11人:王平、王建安、刘子奇、杨勇、杨成武、杨得志、李志民、陈士榘、林维先、崔田民、梁从学。

    勋章奖章制度,是年轻的共和国对人民解放军颁布的一项褒奖法令,也是国家建立统一的正规奖励制度的开端。尽管在执行过程中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未按预定计划如期进行,也出现了个别攀比现象,如某中将对授予他的二级八一勋章有意见,迟迟未领,等等。但总的看,授予勋章奖章是有积极意义的。通过这一奖励,即大地激发了人民解放军全体官兵的荣誉感和上进心,调动了他们建设国防、保卫祖国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有力地促进了军队建设。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