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军装上街,你准备好了吗?

来源:“1号哨位”责任编辑:陈婕
2016-01-12 10:27

这几天的朋友圈被一篇《军装如此帅气,凭啥不准穿着上街》刷屏了。

其实从小我就特羡慕军人,羡慕那身军装。入伍后,无数次想过穿着军装回家,奈何一纸规定、难以如愿。今天,当我在军营迎来第9个寒暑的时候,翻开条例,看着那条曾让我和我的战友们郁闷不已的规定,心里却不再仅仅是无奈。

首先不得不说的,这条规定确实是对军队集体形象的保护。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其实这个道理大家也都明白,不可否认的是在我们的集体中,也还是有些许人,或许是长期的生活习惯使然、或许是在漫长重复的军旅生活中放松了要求、亦或许是在上教育课时的一次开小差,导致了他们的并没有具备一名军人理应具备的行为和举止。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身边其实很多,从小处说起,譬如大家都懂的夏常服的下摆、裤腰上的钥匙、黑皮鞋的白袜子、脏兮兮的领口、红羽绒服下的绿军裤等等。

相信所有希望穿着军装走上大街的战友们心底都保留着那份对军人职业的自豪,相信所有希望看到帅气军装的人都不能容忍沐猴而冠。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句从小学开始就被老师们唠叨过N遍的话,是时候重温一下了;入伍授衔时捧着军衔当宝贝的那种荣耀感,是时候重温一下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那种责任感,是时候重温一下了——或许在不久远的将来,当规则真正改变的时候,出门前,我们都应该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问上一句:“你,准备好做军队的‘形象大使’了吗?”

其次,这或许也是对大众的保护。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前段时间很火的那个冒充“特种兵”表白的骗子。希望穿军装上街,自然是觉得军装帅,其实数十年前,“领口两片红、头顶红帽徽”的形象就早已成为全社会尊重的对象。

然而,随着社会发展的复杂多变,确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盯上了军装这块“金字招牌”,盯上了血浓于水的军民情谊。打开百度,搜索“军装诈骗”,其数额从几万到几千万——从当年微博上那个27岁副师的女骗子,到如今捧着鲜花到处表白的假“特种兵”,看看街边和淘宝上有些军品店里的那粗劣的仿品、看看那些屡试不爽的骗局,他们无非是利用了人们对军人的朴素情感。

因此,全面放开着军装上街,有谁能保证没有“李鬼”出来作乱?有谁能保证那个捧着鲜花站在地方高校门口的“兵哥哥”确有其人?当然,这样说的确令包括我在内的,渴望穿军装上街的战友们感到无奈,但当一个完备而严格的监督、鉴别、处置体系健全之前,当那种“倾家荡产、牢底坐穿”的惩罚机制完备之前,这条看似无情的“禁令”,或许可以避免许多无中生有的官司,避免不明真相的人们遭受损失,避免这块子弟兵们用汗用血换来的口碑遭到污染。

最后,这绝对是对军人个体的保护。

我们可以打开各大网站发布的军队新闻,当然重点是看评论,总有些人,你发布军队实战化训练他说是作秀,你发布边防战士饱尝风霜他说是漠视士兵,你发布新装备入列他又说什么浪费纳税人的钱,更不要说某些门户网站神乎其神的“标题党”——为博眼球而黑,为造噱头而黑,为不可告人的目的而黑,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今天,当自媒体时代风潮席卷,人人都有摄像机、人人都是报道员,长期处于封闭环境的军人们,更因其职业的特殊性而成为舆论场中的“弱势者”。提升媒介素养自然应成为“必修课”,但面对,平日里本就很少外出的军人们,是否会因为一次不经意而成“千古恨”,是否会因为一次热心扶了不该扶的碰瓷者而惹祸上身,是否会因为某些“巧合”而“躺着中枪”?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喷子”们,又会不会因此而多了些聒噪的资本?譬如网络实名,譬如建立诚信档案,譬如加大对造谣生事、围观起哄者的惩处力度……这些,都还需要时间去完善。

因此,在这样的时刻,请报以耐心与信心,那么多军老虎都打了,一个为全军将士所期待的荣誉体系,自然呼之欲出。

君不见那些身穿便装却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的休假军人,君不见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那些耄耋之年仍军姿笔挺的老兵……我想,即便是现在当大家换上便装外出的时候,一定也经常会有人问:“你们是不是当兵的?”其实对我们而言,军人的样子早已流淌进血液、闪烁在眼眸、凝结在心底。

在我看来,我们不仅是渴望穿军装上街的“帅气”,我们更渴望这份靠着“守着清贫谈富有、豪饮寂寞不言愁”换来的荣誉,为更多的人所肯定。

然而就像前面说的,仅仅是渴望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尽快建立一套完备的荣誉体系——这套体系不止建在总部的文件中,也不止建立在政委教导员指导员们的教案中,更应建立在每一名军人的心里,进而通过这个荣誉的集体,让这份自豪成为社会价值体系的重要构成。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