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雷兵因山坡陡峭采取最原始的人工搜排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良 程必杰 特约通讯员 江彦军责任编辑:牛晨斐
2016-01-21 07:05

雷场上的青春之歌

——走近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三队官兵

■本报记者 张良 程必杰 特约通讯员 江彦军


人工搜排。本报特约通讯员 江彦军摄

山名吴家洞,不高,却很陡。山下栖息着一个苗族村寨,祖祖辈辈上山打柴。去年底,山下悄悄开来一支部队,除了下雨天,凡是工作日,他们上午8时上山,中午在山脚下野餐休息一个钟头,18时收队返营,雷打不动。

1月上旬,记者走进这座籍籍无名的小山,走近这群默默无闻的军人。这是一群扫雷兵,来自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三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吴家洞山曾是一块阵地,至今堑壕依旧,有地雷遗存。因山坡陡峭,灌木杂生,山下又有一处水源,扫雷车、机器人等无法使用,官兵只能采取最原始的人工搜排。

采访在中午野餐之后的间隙进行,话头从下士李洋开始。10天前,他排出了军旅人生的第一枚地雷。

“刚看到地雷那几秒钟,我蒙了!我在脑子里一遍遍回想练了上千遍的动作要领,什么声音都听不见,这座山上好像就剩下了我和这枚地雷……”

“我这辈子恐怕都忘不了那一天了,那一天是2015年11月23日……”

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谈“这辈子”似乎有些滑稽,但从李洋这个年轻士兵的嘴里说出来,却厚重如山。

那天举行誓师大会,每当镜头扫过,李洋都尽量低下头,生怕家人从电视上看到他。李洋的担忧,战友们当然懂得——他们的父母大多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排雷,尽管他们都是自己请战而来……

战地暗伏硝烟,战地也黄花芬芳——

新年第一天,队长蒋俊峰别出心裁地组织了一场野外烧烤,战士们翻腾出各种食材,能串串的全都串到竹签上,烤了个不亦乐乎。“烧烤大王”陈林杰烤得最好,成品色香味俱全,被大伙儿一抢而空,他自己倒一串没吃上。

一次在猴子崖雷区作业时,上等兵赵忠山突发奇想,说他是记者,要给大家做个专访。他就把镰刀颠倒过来充当话筒:“今天六班来到猴子崖作业,让我们来采访一下伟大的扫雷兵有何感受,首先请四级军士长陶加强回答一下,为什么服役最后一年还要申请来扫雷……”

战士讲述的故事原汁原味,战士心头的快乐至简至深。一个钟头的休息时间很快过去了。李洋和战友们穿上厚重的防护装具,扛起5公斤重的扫雷耙,再次爬上山坡,站到了自己的战位。方圆900亩的吴家洞山,他们要用扫雷耙一耙一耙、一寸一寸地扫遍。

注视着山坡上的战士,教导员殷炳汉很是骄傲:“再过几天,我们就要把这座山交接给百姓了。到时,我们还会举行中国扫雷兵独有的交接仪式,我们将手挽着手,竖着走一遍,横着走一遍,走遍这座山的角角落落,把一座绝对安全的青山交给百姓,让他们放心劈柴,安心放牛……”

夕阳西斜,我们驱车离开。

让我们记住这座普通的山吧。这座山上的中国扫雷兵,有的已达到最高服役年限,有的刚刚迈入军营。

我们相信,多少年后,这座山和山脚下的百姓,都会记得这群不知名的扫雷兵。

(《解放军报》2016年01月21日 03版)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