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荣耀与遗憾,都与那身军装有关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韦 宇责任编辑:于美玉
2017-04-17 08:20

原标题:父亲为我点亮人生明灯

虽然父亲已离世多年,但在我的记忆中,他的形象一直都很清晰。

我的父亲生前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医生。印象中,他总是穿着笔挺的军装,身披一件白大褂。父亲为人亲和热情,对待每一名前来看病的干部和学员,都耐心细致,用自己的医术帮助他们摆脱病痛的折磨。

作为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医院门诊部副主任,父亲不论夜里几点,也不论刮风下雨,只要一个电话,他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医院。从小到大,虽然生活工作在同一个大院里,但是我很少能够见到父亲。我有时跟他开玩笑说,仿佛医院才是你的家。

2003年,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让父亲变得更加忙碌。几个月后,疫情终于得到控制,可父亲却因为过度劳累,晕倒在工作岗位上。住院检查期间,父亲被确诊患有肝硬化。

作为一名医生,父亲当然知道这种病的严重性,可是身体稍微有些好转,他便不顾家人和同事的劝说,依旧满怀激情地投入到救死扶伤的工作中。值夜班、出急诊……他总是冲在最前头,为了不让自己的病情耽误工作,常常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各种药片,以减缓腹部越来越频繁的剧痛。

2002年,我考入沈阳体育大学体育教育专业,后来经过选拔,加入了国家橄榄球队。2004年秋天,我正在参加国家队集训,备战即将到来的重要国际比赛时,家里传来噩耗:父亲,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与父亲共事多年的伯伯告诉我,父亲一生最荣耀的就是穿上了军装。我从母亲那里得知,父亲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我穿上军装。从那时起,我便暗下决心,找机会回到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继承他的荣耀。

2007年大学毕业前夕,得知海军首次举行文职人员招聘,我毅然放弃地方高校的高薪工作,报名参加应聘。经过严格的层层考核,我顺利入职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成为一名军体教员。

我深知,军校学员只有在校期间练就强健的体魄,才有资格成为一名合格的共和国军人。上班第一天,我告诉自己,尽管不穿军装,但是只要身在军营,就要像父亲那样,把岗位当作我的战位,教出更多优秀的指挥军官。为了尽快让自己适应军校教学模式,白天,我总是“铆”在运动场,逐一观摩老教员上课,体验各种训练科目,短短几个月,人黑了一层,也瘦了一圈。

课堂上,我是出了名的“大黑脸”,严格按照标准组织训练,绝不允许一个人掉队;课下,我更愿意和学员们“打成一片”,大家一起打球、聊天,成为他们的“知心大哥”。教学中,我更加严格规范训练组织流程,把自己多年的运动经验传授给学员,让他们尽量避免受伤。

2012年,我开始参与学员毕业体能联考教学工作。当时,我所教的班级里,有几名学员因为体重超标,训练成绩一直不理想。如果不能通过联考,就拿不到毕业证。看着学员们焦虑的神情,我感到肩上担子更重了。

为了在短时间内提高训练效果,我给他们专门定制“减脂”训练方案:白天,我带领他们穿着雨衣长跑;晚上,在浴室里蒸桑拿;周六周日,我也放弃休息,陪他们一起练习游泳。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这几名“后进生”全部顺利通过考核。毕业典礼上,当看到他们从校领导手中接过毕业证时,我内心热血沸腾。如果父亲在天有灵,看到我教出的学员马上要奔赴万里海疆,一定会感到十分欣慰。

“岗位就是我的战位。”父亲用生命践行的这句誓言,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为我点亮了人生道路上的明灯。

(作者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军体教研室教员)

(顾坤华、马英智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