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军装,我们还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崔健责任编辑:于美玉
2017-05-24 09:05

战友情,似乎是众多情感中一个特殊的存在,有了军营,才有了它。

它不及亲情那般血浓于水,也没有爱情那些海誓山盟,但它就是那样深刻地印在每一个军旅人的心中,可能因为它至真至纯,也可能因为它承载着一代代军旅人的青春与梦想。

就是这样的战友情,让我有了毕生难忘的回忆,小赫哥便是这些记忆的开始……

2013年6月,宣化某训练基地,军考前一周的紧张备考中……

窗外传来知了的聒噪声,我拿着被汗水浸透的衣服走到水房,一边抱怨:天气为什么这么热?题目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每天都要洗衣服……

我打开水龙头,赌气一般地开始搓衣服,好像这就是那些难解的题目。这时,小赫哥从旁边走过来,拿过我手中的湿衣服,平静地说道:“行了,你把衣服放这儿吧,我刚好一起洗了,这几天的衣服交给我就好了,你快回去学习。”听着小赫哥朴实的话语,看着他默默洗衣的背影,我不禁湿了眼眶。

小赫哥,原名刘瞳赫,我的山东老乡,还是同年兵。不过更巧的是,那时新兵连将近三百人,我们排刚好七个山东的,也因此有“美称”——山东七匹狼。

刘瞳赫

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吧,三公里的漫漫征程让我们俩凑到了一起。当时为了提高成绩,我俩可谓饱受痛苦煎熬,彼此“折磨”。不怕自己有多累,就是看不惯对方今天不够累。你一圈,我两圈,你八十个深蹲,我一百个俯卧撑……你监督我,我监督你,谁也讨不到谁的便宜,两人都凭着一口逞强的气儿,眼瞅着这三公里的成绩就“蹭蹭”往上蹿。

有天晚上熄灯后,我一如既往地带着小板凳去走廊复习,夜晚的灯光昏黄幽暗,窗外的树叶簌簌作响。没过多久,书页上的字渐渐模糊,眼皮渐渐合起来,还浅浅存在的意识中,似乎听见走廊深处突然传来“哒哒”的脚步声……

被瞌睡虫打败的我就只在心里默念着:我是无神论者,我是无神论者……不久,身后投下一片阴影,传来小赫哥阴森森的声音“你——在——复——习——吗?”,我一个激灵,被吓醒了,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始作俑者”,他带着满脸笑意,一边翻着书,一边无视我的眼神,说着:“兄弟,时间这么早,就睡啦?来来来,问你几个问题,是不是真的会啦?”他随手指了一个,我瞟了一眼,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小赫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噢,这就是复习得不错的同志啊,这就是号称当我辅导老师的同志啊……”于是,他坐了下来,拿着笔记本,“我觉得我还是监督你吧,看你这样子……”

听着这熟悉的话,我突然笑了,在军营里的那些年,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子的……

作者崔健

那时,新训结束,我俩都因表现出色,被评为“优秀新训标兵”。却因下连面临的分别而感到分外惆怅,可喜的是,幸运再一次降临,我和小赫哥被分到同一个单位,虽然岗位不同,但至少我俩相隔不远,经常可以见面,比起那些散落天涯的兄弟们,这让我觉得已经很满足了。

后来更多的日子里,我们各自坚守在岗位上,每天都有各自不同的忙碌。但是闲暇之余我们总会约到一起谈谈理想,聊聊家常,偶有情绪低迷,我们都会认真倾听彼此的心声,用各自的方式安慰对方。

有一次,我参加单位组织的条令条例知识竞赛,经过自己的精心准备和不懈努力,获得了第一名。连里的兄弟们都为我感到高兴,一直对我赞扬不断,再加上指导员还特别夸奖我,我几乎都要乐上天了。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小赫哥,想和他分享这个喜讯,他听了之后,笑着拍着我肩膀说,不错嘛,不过,兄弟,别太得意过头了,小心我超过你!当时我就不高兴了,想着:“切,就你那水平,差远了吧!”

可是,不久之后,我就为自己的“得意忘形”付出了代价。

大概是一个星期以后,连长通知我们准备接下来的军事技能竞赛,让我们有针对性地进行强化训练,特别强调各单位对此次竞赛都非常重视,不能有轻敌的心态。那时的我,只一味想着要是这次技能竞赛再拿到名次,那以后会怎样怎样,根本没有注意到连长的要求。于是我每天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训练,总觉得强化训练已经足以打败对手了,没必要再去加练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