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第一次穿上新衣服,就是15岁加入新四军时发的军装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盛华等责任编辑:于美玉
2017-08-03 15:14

军装,是一名军人的骄傲。从入伍穿上军装,就已背负起责任与荣誉。军装的意义,是枪林弹雨中的勇气与担当;是和战友一起摸爬滚打时的疲惫与畅快;是训练场上你追我赶的气势和奋进。军装的意义,也是严明的纪律和严整的军容。军装在身,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是天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之际,让我们来聆听三代军人关于军装的故事。请看今天出版的《中国国防报》报道——

七十五岁的新军装

■盛 华 中国国防报记者 王婧凌

“因为我们是新四军,因为我们是新四军!”再次见到王飞老人,他正在铿锵有力地背诵着一首诗歌,坚持一定要让我听听,原来在白石桥干管局举行的庆祝建军90周年的晚会上王老要上台表演诗朗诵。他激动地说:“我90岁了,我们的军队也90岁了,我们一起经历了75年的风雨,我想在人民军队90岁生日的时候用自己的方式送上祝福。”

走进王飞老人的家中,窗台边的桌面上用玻璃板压着一张张照片。 “你看,这个是我们新四军‘三老’参加阅兵,当时陈廷儒102岁,吕品96岁,我88岁还是最年轻的呢。”“这个是给局里新兵上‘第一堂课’时拍的照片。”“这个是授予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时的照片”……王老给我讲述着一张张照片背后的故事。照片横跨几十载春秋,变化的是王老的发色和皱纹的数量,不变的是永远身着军装。照片里最多的还是王老穿着新四军军装的照片,这早已不是最初加入新四军的那套军装,而是在“9·3”阅兵时给他新制的新四军军装,蓝灰色的军装穿在王老的身上依然笔挺矍铄,胸前的十二枚军功章讲述着这个与人民军队同岁的老人戎马一生的故事。

睹物思情,王老仿佛又回到了青葱岁月。乳臭未干时,王飞靠乞讨为生。“那时候哪里有什么衣服、鞋子,都是一块破布裹着。”回忆孩童时期的苦难经历,老人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第一次穿上新衣服,就是15岁加入新四军时发的军装,特别的热血沸腾,穿上军装打鬼子可是我朝思暮想的。”聊起第一次穿军装,王老的话匣子就关不上了,军旅经历如数家珍地娓娓道来。

“1944年7月,我们独立团三个连队要拔掉焦家庄据点。天刚黑,我们轻装乘船向敌据点靠近,下船后一直顺着河东岸的稻田向前匍匐直到护庄河。战友们会水的架着不会水的,互相拉扯到了岸边。班长姚琪推我上岸,谁料刚上岸就碰见了日本鬼子,在与小鬼子的互相开枪射击中击毙了对方,但是自己也重伤昏迷,醒来时已经在老乡家的床上了。虽然疼痛难忍,但当我听到八班全歼敌方一个小队时激动得想要赶紧康复参加下一次的战斗。”提到那身新四军的军装,王老遗憾地表示,早就遗失在多次辗转征战的途中。

穿过新四军军装,也穿过中国人民志愿军军装。这身军装伴随了王老在朝鲜战斗的浴血时光。1950年的朝鲜上下洞阻击战中连队以仅剩的7名战士顽强阻击了敌方一个连的兵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在10小时的时间里,敌人向他们发起了12次的猛攻,他们用血肉之躯筑起钢铁壁垒,同数倍于己的敌人拼死搏斗,终于迫使敌人撤回205高地。在极端困难条件下带给他们信心和勇气的是这身军装,以及军装所承载的使命与担当。

战争时期,王老三次与死亡擦肩而过、三次与敌人拼刺刀、三次身负重伤,但是他都挺过来了,这些弥足珍贵的经历都让他更加珍视这身军装。穿着这身让他自豪一生的军装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还成为了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这身军装上的荣耀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还有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先烈与战友们,是因为他们的舍生忘死才有我今天的荣光。”

90岁的王老,大半生与军装同行。走过千难万险、枪林弹雨,才知道军装越穿越有分量。那套被他整整齐齐叠起来放进柜子里的新四军军装,虽然时间只有两年,但是承载的却是王老75年军旅生涯的记忆、凝结的是他75年的军人荣耀。军装虽新,但其中的军人精神沉淀了75年,并将永远在我军辉煌的历史长河中绵延传承。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