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10版:读者之友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军网 English 国防部 国防部英文版
2014年9月23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为官兵心灵撑起一片蓝天 ——摘录一组武警上海总队基层心理咨询师心理服务手记

方 汉绘

编辑同志:

随着社会环境的发展变化和担负任务的日益繁重,青年官兵面临的心理问题较多。近年来,武警上海总队不断加强心理服务工作,摸索建立了总队有心理咨询中心、支队有心理咨询室、大队有心理咨询师、中队有心理咨询员的四级心理工作体系,总队每年举办心理咨询师培训班。截至8月底,该总队已有300多名基层干部取得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书。为了让这些心理咨询师更好地发挥作用,前不久,该总队举行了一场心理咨询案例研讨会,来自基层的心理咨询师代表们交流了工作经验,并整理汇编了100多篇心理服务手记。他们大都是一线带兵人,直接与基层官兵接触,对基层官兵的思想和心理状况最为了解、最有发言权。这些服务手记记录了他们及时发现官兵心理问题、消除官兵不良情绪、培养官兵健康心理的真实过程,事例鲜活,对部队开展心理服务工作很具指导性和针对性。在此,我们从中选取了5名基层心理咨询师的服务手记,推荐给《解放军报》,希望对广大官兵有所启发。

武警上海总队政治部 邱 波、王小磊、钱少华

学会战胜心理挫折

●二支队四中队指导员、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 赵振飞

部分战士的个人愿望一时没能实现,容易产生心理挫折。如果不及时进行心理疏导,就会产生沮丧、困惑、失望、抑郁等失衡情绪,从而影响工作、训练和生活。

我在工作中就碰到过这样一个战士。当兵4个年头了,他表现一直不错,很想入党。但由于名额有限,入党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于是产生了消极心理,封闭自己,经常垂头丧气。

我判断这就是不能正确对待心理挫折的一种表现。在倾听了他的诉说之后,我告诉他,年轻战士有了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才能正确观察和分析客观事物,提高对挫折和心理冲击的耐受力。接下来,我经常找他谈心聊天,带他跑步、打篮球、踢足球,帮助他发泄内心的不良情绪,并在适当时候给他安排一些工作,让他主动与别的战友交往,使之在潜移默化中得到启迪和疏导。

一次,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在英国的国家船舶博物馆里,停泊着一条很特别的船。这条船1894年下水后,在大西洋里曾139次遭遇冰山、126次触礁、21次起火、267次被风暴折断桅杆,然而令人惊奇的是虽然历经如此劫难,它却没沉没!其实,人生就像一条船。纵然伤痕累累,但永远不要沉没。作为年轻战士,要学会理性看待和调节心理挫折,用坚韧创造和成就人生事业!

听完故事,他深有体会地说:“仔细想一想,如果我连这道坎都过不去,那说明我确实还没达到一名党员的标准。”此后,他逐渐战胜了心理挫折,重新找回了信心。他说,要用现实表现争取早日入党!

驱走心中的恐惧

●四支队奉贤区中队排长、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 王鹏斌

我们中队长期担负武装巡逻勤务任务,官兵在一线面临各种突发情况的考验,心理压力之重可想而知。

5月份,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在上海举行,为确保会议安全顺利,中队巡逻执勤也提高了等级。就在这时,一名战士出现了做噩梦、失眠、食欲不振、脾气失控等现象。

我与他谈心后了解到,原来,他前段时间观看了媒体上关于暴恐事件的新闻画面,对当时惨烈的现场情景感到很恐惧,之后脑海中时不时还会出现血腥的片段。对自己身为军人却恐惧血腥场面十分不解,甚至羞愧,导致连日来精神状态差,饮食明显减少,对巡逻勤务也有了胆怯畏难情绪。

分析他的心理变化,我认为这是急性创伤应激障碍的一种表现。我深知,在巡逻勤务中,如果压力过大、顾虑过多就会产生恐惧心理,严重时还可能导致消极逃避、畏惧战斗、临阵脱逃。这可不是小问题。

对此,我采用了合理的情绪疗法。第一步,列举普通人群在暴恐现场后的心理反应,帮助他认识到:对血腥场面感到恐惧是一种正常的情绪,是自身的心理防御机制在起作用,这种情绪的产生不因人的身份职业而异,即使是军人也会有恐惧心理,这是正常现象。第二步,我通过量表测试和促膝交流,帮助他明确产生恐惧情绪的根本缘由不是暴恐事件的情景本身,而是自己的意识。第三步,通过合理情绪想象,使他进入产生不良情绪反应的情景中,直面当时的自我心理状态,进行重新评估以达到舒缓情绪的目的。

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他很快恢复了以往活泼开朗的性格,以良好的精神状态投入到紧张的武装巡逻勤务当中,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

冲动的“魔鬼”去哪了

●六支队一中队指导员、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 姜龙飞

俗话说,冲动是“魔鬼”。在我们中队,就有一名曾被“魔鬼”缠身的战士。

这名战士原本性格开朗、爱说爱笑,但从6月份开始,突然变得焦躁易怒、情绪无常,经常与战友因为一点琐事争吵。

他的变化引起我的注意,我几次找他谈心,他说了实话:其实我也不想与战友发生口角,只是相恋4年多的女友最近突然提出分手,总感觉心中有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天气一热就特别明显,总想找人吵架出气……

我判断他这种表现是心理健康水平下降的典型症状。于是我以启发自救为重点,通过转移法、宣泄法和遗忘法,逐渐帮他驱走心中的“魔鬼”。

我叮嘱他的班长,训练中严格要求他,对他偏弱的课目采取“一对一”“开小灶”训练。训练之余,还安排他修整草坪、种植蔬菜、检修线路等任务,使他无暇沉浸在愤怒情绪中。同时,我还叮嘱与他关系密切的战士,让他们引导他多想想愉快的事,如自己努力工作取得的荣誉等。

一套“组合拳”打出后,他的心态开始发生转变。我趁热打铁,又给他“私人订制”了一套“宣泄套餐”:每天做100个俯卧撑、打20分钟沙包、完成3个400米冲刺,每周至少参加一次篮球、乒乓球比赛或局域网游戏对抗。此外,每逢他工作上取得进步,我便点名表扬。身体上的劳累和精神上的充实,有效释放了他的负面情绪。这样循序渐进一个月后,我欣喜地发现,他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不再那么容易暴躁了。

走出失败的阴影

●九支队卫生队军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严颖君

最近我到特勤中队巡诊,一名战士兴冲冲地跑过来说:“严军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参加武警部队狙击手比赛,获得团体和个人两项亚军,我个人也立了二等功!”看到他取得的成绩,我打心里为他高兴。一年前,他可不像现在这样自信。

这名战士入伍后凭借不懈努力,成为特勤中队的一名狙击手。然而,由于心理素质不过硬,在一次比武中失利。

那是去年6月,他参加武警部队华东片区特战分队比武竞赛。因为是首次参加大型比武,他一上场就慌了神。由于过度紧张导致呼吸紊乱,动作僵硬变形,人枪起伏很大,他迟迟不能锁定目标,结果8发子弹只打出6发,个人成绩倒数第一。回到中队后,他始终带着深深的自责感,训练也不在状态。渐渐地,他对枪产生了恐惧,以至于一看到狙击枪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两手发抖,甚至不愿进入射击场。

在一次巡诊中,他把困惑告诉了我,我对他开展了心理干预治疗,主要进行放松训练和系统脱敏训练。放松训练使他学会如何在心跳加速、大汗淋漓的时候迅速使自己的呼吸恢复正常。学会放松后,我又为他详细评估了焦虑等级,量身定制了脱敏步骤。指导他从听枪声开始,到看着别人射击、自己原地空手瞄准、拿起狙击枪、直到进行正常的瞄准、射击……经过两周的心理治疗,他终于彻底摆脱了比武失利的阴影。

今年4月,经过几轮考核,他获得了参加武警部队首届狙击手大赛资格,终于有了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

摆脱癔症困扰

●浦东新区支队一中队指导员、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 姜玉峰

一名患癔症的战士已经4个月没有出现晕倒等症状,工作、训练也趋于正常。看到这个结果,我感觉很欣慰。

4个多月前的一天下午,这名战士突然胸闷晕倒,全身抽搐,嘴里有少量白沫。我将他送到附近的上海市第七人民医院救治。经医生会诊,疑似癔症。

癔症这个词,我并不陌生,它是心理学上的一个术语,癔症患者具有缺少坚定理智、意志不稳定、幻想多、争强好胜、虚荣、易冲动等特点。我联想到这名战士平时的表现,自从新兵下连后,他的确存在着明显的怕苦怕累倾向,甚至出现过后悔当兵的想法,意志力不坚定,遇到困难时缺乏勇气和韧性。经咨询医生,我们最终决定对他进行心理疏导和口服药物双管齐下的治疗方法。

用药方面,我们遵从医嘱,安排卫生员每天按时督促他吃药。在心理治疗方面,我主要采用两种方法:一是解释性心理治疗,即向他讲明癔症是可以治愈的,帮助他卸掉心理包袱,让他用积极主动的姿态去克服心理缺陷,同时鼓励他要勇于面对困难,敢于接受挑战;二是暗示治疗,交代战友对他多说一些“比以前乐观多了”“越来越有朝气了”等暗示话语,让他潜意识认为自己确实好转了,从而增强自信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中队上下的关心帮助,目前,这名战士已基本康复,训练、执勤等工作中都表现出色。 

为官兵心灵撑起一片蓝天
被装服务到基层一线
是解放军让我重见光明
给您提个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