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版 第01版:要闻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军网 English 国防部 国防部英文版
2014年10月30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从古田再出发 ——论在强军兴军征程中坚持和发展我军特有政治优势 ■解辛平

(一)

古田,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一支伟大军队的涅槃之地。

85年前那个冬季,世界的目光聚焦在资本主义国家最大的一场经济危机,中国的目光聚焦在“军阀重开战”的乱世危局。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没有人注意到,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在这个小山村召开了一次会议,更没有人会预见,这次会议将改变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影响未来世界的格局和进程。

这次会议究竟给中国共产党人带来了什么?给我们这支军队带来了什么?历史作出了雄辩的回答:我们党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第一次提出了思想上建党,政治上建军,由此确立了军队建设的历史方向和根本原则,规定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任务,人民军队从此有了“根”和“魂”,从而“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迸发出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压倒的磅礴力量。

当年,从古田出发,党领导我们这支军队完成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伟业。

当前,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习主席着眼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出了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为军队思想政治建设确立鲜明时代主题,引领我们在强军兴军的伟大征程上阔步前进。

今天,在习主席率领下,我们从古田再出发。

(二)

85年前,古田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国革命走到了一个重要历史关头,这是一个决定兴衰成败的时代拐点。

大革命失败的阴霾,井冈山陷落的乌云,“红旗还能打多久”的悲观,党内分兵分权的争议,红军内部种种旧军队的积习,人们思想中的迷茫和困惑,危及着这支军队的前途和命运。贺龙元帅后来回忆时曾这样形容:“那时候的军队,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手一松就会散掉。”

这是一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中的阵痛。千百年来,多少支队伍揭竿而起,一次次革命风起云涌,有的转瞬间灰飞烟灭,有的虽然一时间改朝换代,但是人民的命运始终没有走出受压迫被奴役的苦海。

红军会不会重蹈历史覆辙?共产党人能不能改天换地?我们这支以农民和小资产阶级为主要成分、打着旧军队胎记的队伍,能不能改造成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在中国历史上没有答案,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也没有先例。

党史专家曾汉辉这样评价:“古田会议是里程碑,更是分水岭。”在我们党和军队的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有很多,但称得上“分水岭”的,古田应该是第一个。

古田会议作为“分水岭”,改变了中国革命的历史走向。我们要建立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就在这里定型了。人民军队从此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确立了我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确立了我军政治工作一系列方针、原则和制度。这“三个确立”,从根本上解决了“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问题,使红军与一切旧军队区别开来。

亲历过古田会议的罗荣桓元帅回忆说:“我们不像旧军队,也不像外国,我军有特点,历来就是反对‘我’的,用只是用‘我们’。”中国历史上形形色色的各式军队,都是“我”字打头。只用“我们”不用“我”,道出了古田会议的精髓,回答了个人领导与党的领导、军事观点与政治观点、分权主义与集中等一系列攸关红军领导权的根本问题,明确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政治方向,使红军成为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从此有了“根”和“魂”。

正是因为扎深了根,铸牢了魂,人民军队从古田出发,历经坎坷而不散,遭遇挫败又奋起,在血雨腥风中坚不可摧、在艰难困苦中勇往直前;

正是因为扎深了根,铸牢了魂,人民军队创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奇迹,创造了八年浴血抗战打败日本侵略者的奇迹,创造了横扫国民党八百万军队如卷席的奇迹……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和清醒剂。85年后的今天,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习主席深刻指出,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面对国际战略形势和国家安全环境的深刻变化,面对国家和军队改革的新风险新挑战,面对军队思想政治建设的新矛盾新问题,我们重温古田会议精神,对实现中国梦强军梦至关重要。

在强军兴军的伟大征程中,我们怎样高擎先辈的火炬,怎样传承“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红色基因,是历史赋予的担当,是时代给出的考卷。

(三)

一支强大的军队,需要钢铁般的信仰。

1929年的春天,红四军打下长汀,利用接收的服装厂,赶制了4000套军装,红军第一次有了统一的服装。此前,红军官兵穿的衣服五花八门,有农民的短衫、账房先生的长袍,有地主的马褂、铁匠的坎肩,有的甚至穿着白匪的服装。

然而,比服装更混乱的是思想。有人想打进城里大吃大喝享清福,有人想打回老家娶个老婆分块地,有人想劫富济贫当“山大王”……古田会议对这些形形色色的非无产阶级思想,进行了尖锐批评、全面整肃和深刻改造,使这支军队摆脱了旧军队的历史惯性,使红军官兵成为具有坚定革命理想的无产阶级战士。

靠着坚定的理想信念,这支军队有了一种神奇的力量。打败了,又重振旗鼓,愈挫愈奋;打散了,又很快聚起来,越聚越多。同一个兵,昨天在白军贪生怕死,当了红军像换了个人,打起仗来不要命。

习主席指出,近现代以来,无数仁人志士,为了追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不惜流血牺牲,靠的就是一种信仰,为的就是一个理想。“只要理想信念不垮,我们这支军队就永远打不垮。”

但是,信仰不是一劳永逸的,坚守信仰是没有硝烟的战斗。枪林弹雨之中保持信仰不易,杏花春雨之中保持信仰更难。当年,黄炎培从延安归来曾经告诫:“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

所谓“渐渐放下”,就是习主席讲的“温水煮青蛙”现象。从“渐渐好转”到“渐渐放下”,多少王朝帝国、多少王师劲旅,最终没有逃脱历史的周期律。

今天,我们彻底告别了当年饥寒交迫的岁月,过上了富足安定的幸福生活。然而,各种各样的诱惑也在缠绕着党员、干部,一些人不知不觉被“请君入瓮”——

有的表面上调门很高,实际上是政治上的“两面人”;有的台上讲马列,实际上精神虚空,“不问苍生问鬼神”,靠菩萨保佑,信“大师”指点;有的表态时信誓旦旦,实际上立场动摇,是非不分,在政治原则问题上缴械投降;有的看上去忙着“划桨”,实际上在忙着“捞鱼”,甚至随时准备“跳船”;有的嘴上讲廉洁奉公,实际上把权力当作“变现”工具,贪得无厌,生活腐化,道德堕落;有的看似情趣高雅,赏石玩玉,实际上玩物丧志,搞权钱交易……

党员干部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归根到底是思想上长了蛆,信仰上生了霉,放松了党性修养,滋生了享乐思想,走着走着忘记了为什么出发,忘记了要到哪里去。

思想道德的滑坡是最严重的滑坡,理想信念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只有永远坚持“思想建党、政治建军”这个根本原则,夯实理想地基、筑牢信仰大厦,我们这支军队才能永葆本色,在任何风险和考验面前坚如磐石。

(四)

历史告诉我们,敌人最害怕的,就是我们最强大的。

古田会议召开两年前,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一夜之间,上海大批共产党人遭到血洗;一年之内,全国30多万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一名国民党将领回忆道:“为什么当时杀这么多人?就是怕枪杆子一旦掌握在共产党手里,天下很快就不是我们的了。”

这一血的教训也唤醒了中国共产党人,敌人最怕的是我们掌握枪杆子,有自己的军队。此后,才有了“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第一枪”的南昌起义,才有了“支部建在连上”的三湾改编,才有了确立“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军魂的古田会议。

我们的军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共产党人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明白,催生的真理。经历过血雨腥风的老红军说:“党手里没有枪杆子,就是人家的盘中肉;枪杆子离开了党,就像树没了根,别人一推就倒了。”

从打天下到坐江山,从革命党到执政党。今天已看不到“四·一二”之夜的血腥屠刀,但是,“铸魂”与“蛀魂”的较量不仅从未停歇,而且一直是不见刀枪的战斗。

但是,今天在一些人心中:敌人在哪?敌情在哪?已经成为现实的困惑,甚至已经淡漠或遗忘了这个概念。

遗忘就意味着毁灭。苏联共产党只有20万党员时打败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建立了政权;200万党员时打败了德国法西斯,保卫了政权;2000万党员时却失去了政权。俄罗斯智库专家认为,苏联拥有强大的核武库,但没能阻挡国家的分裂、苏共的瓦解。其中原因很多,很关键的一条是,苏共放弃对军队的领导,危急关头军队袖手旁观,美其名曰“保持中立”,甚至有的变节。

“看不见的敌人”“无形的刀子”,有时比明火执仗的对手更危险。在今天的意识形态战场,它看上去怀着“善意”,其实包藏祸心;看上去宣扬“正义”,其实在挖陷阱;看上去调侃娱乐,其实笑里藏刀;看上去揭示真相,其实颠覆历史;看上去没啥目的,其实老谋深算……不论怎样乔装打扮、改头换面,其实都是在争夺人心、搞乱军心。

对此,要冷静观察、清醒判断,保持高度的政治警惕和战略定力。西方策动的“颜色革命”,给那些国家和地区带来的都是社会的动荡和人民的灾难。他们之所以得手,大多是那儿的军队出了问题。他们要在中国搞“颜色革命”,同样要千方百计在军队打开口子。所谓“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背后都潜藏着一个目的,就是要突破官兵思想防线,动摇和破坏我军这个坚强柱石和钢铁长城,在我们的“命根子”上捅刀子,妄图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只要我们永远铸牢军魂,他们想把中国搞乱搞垮的图谋就不可能得逞。

古田会议决议指出:“红军党内最迫切的问题,要算是教育问题。”铸牢军魂,是一代代人的接力传承,任何时候都不能“挂空挡”。今天的军人,经历过枪林弹雨岁月的已经不多了,对已成为部队基层官兵主体的80后、90后,怎样补好党史、国史、军史这一课?这是攸关党和军队前途命运的大问题,是军队政治工作必须打赢的硬仗。

习主席深刻指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的军魂和命根子,永远不能变,永远不能丢。坚守军魂,是我军特有的强大政治优势,是敌人最害怕的。对此,我们务必无比坚定和清醒。

(五)

古田会议纪念馆大厅,挂着四幅油画肖像,分别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常有游人感慨:“这四个人真伟大!”

对此,党史专家傅柒生有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历史不可以假设。如果能假设的话,当年陈毅若有一点私念,有没有古田会议,开成什么样,毛泽东能不能回到领导岗位上,就很难说了。”

当时在这四个人中,关于红军怎么建、向何处去,存在严重分歧。久争无果后,毛泽东落选红四军前委书记,受到严重警告处分,朱德被书面警告。陈毅到上海向中央汇报红四军的党内争论,出发前到蛟洋同毛泽东交换意见,两人又吵了一架,各执己见,未能统一。之前毛泽东声称要打倒“陈毅主义”,这次又不欢而散。

到达上海后,陈毅接连提交了5份书面报告,不仅客观地向中央作了汇报,而且直言不讳地承认与自己有思想分歧的毛泽东“在政治上比较正确”。

当时中共中央实际负责人周恩来,坦承中央在“二月来信”中指导红四军工作“有些毛病”,主动作出自我批评。朱德对陈毅带回的中央“九月来信”,表示“无条件地接受”,“在真理面前举双手投降”。毛泽东深为感动,诚恳地接受中央的批评,承认自己“工作方法和态度的不对”,“说了一些伤感情的话”。

回过头来看,古田会议伟大历史功绩之一,就是开创了党内积极思想斗争的先河,为新形势下反对党内政治生活庸俗化树立了光辉样板,提供了一面“洗洗澡、治治病”的镜子——

下级奉承领导成了一门“学问”,原则丢脑后,不怕肉麻。上级讨好下级成了一种“艺术”,用“过年话”忽悠人,栽花不摘刺。

是非抛一边,利字摆中间。干事没本事,应酬有一套。平时不学习,只忙搞关系。

会上台上调门很高,背地里拉拉扯扯、封官许愿。嘴上说的是党性原则,心里信的是“厚黑学”。

原则不坚持,处处和稀泥。有错不敢批,既怕得罪人,又怕丢选票,只求保自己。

一事当前,奉行“难得糊涂”。遇见问题绕着走,矛盾面前当“鸵鸟”,为官不作为。

凡此种种,其根本原因在于丧失了共产党人的真理品格。如金一南教授所言:“皆从个人苦乐出发,中华民族出不了孙中山、毛泽东。那一代遍求救国真理的中国人最可贵之处,在于他们首先记住的创痛是民族的创痛,首先惦记的富强是国家的富强。”

有人说,古田会议是毛泽东的胜利、毛泽东的幸运,其实它是共产党人真理品格的胜利,是我们党和军队的幸运。今天,如果我们丢了共产党人最宝贵的真理品格,未来何谈胜利、何言幸运!

(六)

古田西北是瑞金,小学课文《吃水不忘挖井人》说的“红井”就在这里。每年游客成千上万,都要尝一尝当年毛泽东带领战士和群众打出的井水。但是,又有多少人还能喝出当年的“味道”?

这个“味道”到底是什么?一辈子不信鬼神的毛泽东曾说,共产党人心中有“上帝”,这个上帝就是人民群众。几十年后,毛泽东还惦记着这口井,问井里的水群众还能不能喝。

85年过去了,这口井里的水依然清冽甘甜。然而,毛泽东心中的那个“上帝”还在我们心中吗?

假如,你还在搞“舌尖上的腐败”,对吃吃喝喝乐此不疲,对奢靡浪费不以为然,怎么可能喝出当年的“味道”?

假如,你还在搞“车轮上的腐败”,对坐豪华车情有独钟,对公款旅游兴致盎然,怎么可能喝出当年的“味道”?

假如,你只关心自己的福利和待遇,不关心老百姓的疾苦;只琢磨到领导家密切关系,不愿和群众在一起拉拉家常;只在乎亲朋好友的“小圈子”,不在意群众这个“大家子”……怎么可能喝出当年的“味道”?

红井无言,胜过万言。我们靠走群众路线起家,靠优良作风赢得人民、取得胜利——

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人民对他如此热爱。我们这支队伍从古田出发,一路遇到的都是这样的百姓,我们才能走到天安门广场,走到今天。沂蒙红嫂用乳汁滋养八路军伤员;苏区老汉把8个儿子送到部队,全部壮烈牺牲;攻打运城需要木料,乡亲们卸下17万块门板;平津战役需要运送物资,4万多群众刀斫斧凿,让冰冻的大清河恢复通航;部队攻打郏县需要3天口粮,乡亲们割掉青苗杀掉牲口,“此役后郏县三年不见牛羊”。

放眼世界,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为了人民如此舍生忘死。长征出发时红军有18.6万人,到达陕北后仅剩3万多人;八年抗战,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伤亡60多万人;解放战争,26万多子弟兵牺牲在共和国诞生前夜;新中国成立后,又有30多万官兵为人民献出生命。为了人民,我们这支军队打了多少大仗恶仗,哪一仗不是前仆后继?哪一个不是视死如归?

我们不能忘记,刘伯承元帅发出的那个追问:“老百姓不是命里注定要跟我们走的,为什么不跟别人走呢?”

我们不能忘记,1949年上海解放的早晨,民族资本家荣毅仁推开窗户,看到街道上一排排和衣而睡的解放军战士,发出的那句感慨:“国民党回不来了!”

85年沧海桑田。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军队要有军队的样子。新的历史条件下,军队应该是什么“样子”?

今天我们重回古田,再喝一次红井水,再次端起红米饭、南瓜汤,就是要时刻提醒自己:我们这支军队叫人民军队,任何时候都要把“人民”二字放在前面。

(七)

承平日久,军队都会面对一种病魔:醉太平。

古往今来,“打天下”时是虎狼之师,不惧风雪万丈,笑傲铁马冰河,踏破雄关漫道。“坐江山”时马放南山,不敌莺歌燕舞、纸醉金迷。最终,自己打败自己。

从古田走到今天,我们队伍中的一些同志会不会被这种病魔侵蚀、击倒?

享乐主义的诱惑,随着社会物质的极大丰富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变得一天比一天更具挑战。羡慕在山下点票子,不想到山上守卡子;向往在霓虹中轻歌曼舞,不愿到边关爬冰卧雪;谋位子越舒服越好,挑担子越轻松越好……这种现实考验,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军人内心的坚守。

和平年代,用不打仗的心态作准备打仗的姿态,军人的血性就会一天天被销蚀。嘴上喊着打仗,心中的“烽火台”已经坍塌;明知搞“假把式”打起仗来要吃亏,却热热闹闹走过场,堂而皇之算政绩;为了乌纱帽,明明心里没有底,胸脯拍得当当响。

醉太平会滋生腐败。以前过苦日子、紧日子,现在家底厚了、家业大了,有人觉得贪点捞点平平常常,吃点喝点理所当然。久而久之,胃口越来越大,什么钱都敢花,多少钱都敢贪,在不断膨胀的贪欲中,坠入腐败深渊。

腐败会加剧醉太平。贪占之心越来越重,思战之心就渐行渐远。攀上贪腐“这门亲”,就会只考虑自己的私利,不在乎军队的战斗力,变得脑子里不再有任务,眼睛里不再有敌人,肩膀上不再有责任,胸膛里不再有激情。

选人用人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反正不打仗,用谁都一样。偏爱身边会来事的,忽视一线能干事的。嘴上说五湖四海,选人用人时首先考虑亲疏远近、大小“天线”、利益交换;攻坚克难时说“手中无良将”,选人用人时却把位子当“手中糖块”,把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扔在一边。

和平本是对军队的最高褒奖,沉醉于和平却是军队最大的敌人。忧患意识丧失,血性精神消退,享乐之风盛行,何谈经得住政治考验、战场考验、利益考验?如此,一支军队就会走上自己打败自己的道路。

你在醉太平中沉迷,敌人就在望远镜中窃喜。醉太平毁的是军队,最终坑的是国家、害的是民族、苦的是百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就是醉太平的警示钟。

重读古田会议决议,毛泽东那时就对“要到大城市不是为了去工作,而是为了去享乐”“最不乐意的是在生活艰难的红色区域里工作”等享乐主义表现,提出深刻批判。今天,防止享乐主义滋生蔓延,仍是我军政治工作必须高度警惕和认真加以解决的重大现实问题。

作为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贪图享乐不可能成为一支具有强大战斗力的军队。正如习主席指出,和平时期,军队生活条件搞得好一些是可以的,但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威武之师还得威武,革命军人还是要有血性。无论什么时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不能丢。

(八)

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在《毛泽东传》中写道:“毛的真正创造性在于他把三样东西结合在一起:枪、农民武装和马克思主义。”

古田会议正是这种“创造性”的光辉典范。它开创的全新理论、开辟的全新道路、创立的建党建军原则和制度,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带着深切忧患和历史担当,创造性地回答时代课题的结果。

历史总是在不断回答一个个时代课题中前进的。古田会议对我们今天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中,不断推进政治工作改革创新,留下了永远的法宝——

奔着重大现实问题去,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古田会议决议开宗明义,集中向党内8种错误思想开刀,一一列举表现、分析原因、给出纠正办法。

深入搞好调查研究,创造性地寻找对策。在农民的炕头上,毛泽东一次次与乡亲们促膝交谈;在夜晚的田间小道上,留下了毛泽东提着马灯去连队开座谈会的身影……一篇篇指导建党建军的光辉文献,正是这样孕育而生。

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创造性地建章立制。从党的组织问题、党内教育问题,到红军军事系统与政治系统关系,以及红军宣传工作、士兵政治训练、废止肉刑、优待伤病兵等问题,哪里有矛盾,就在哪里创造,从此都有了明确的规矩。

习主席深刻指出,“想一帆风顺推进我们的事业,想顺顺当当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那是不可能的”。越是形势复杂、任务艰巨,越要抓住政治建设这个中心环节不放。紧紧围绕强军目标推进政治工作改革创新,生命线才能永葆生命力。

我们的传统是创新,要警惕借口坚守传统而惰于创新。正如邓小平所言:“对军队政治工作来讲,根本的任务、根本的内容没有改变,优良传统也还是那样一些,但是,时间不同了,条件不同了,因此解决问题的方法也要有所不同。”创新惰性中潜藏的,是混日子和没本事,这是与共产党人的精神境界格格不入的。

我们的生命线充满战斗性,要防止政治工作中的“消极保安全”。凡事求稳不求进,只求一团和气,却不坚持原则,面对错误思想不敢亮剑,政治敏感性不强,责任感不强,在思想交锋中含含糊糊、遮遮掩掩,这种精神状态是与我们面对的严峻挑战和复杂任务不相适应的。

我们的政治工作富有时代性,要防止保守思想和条条框框的束缚。今天,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尖锐复杂,部队兵员成分发生新的结构性变化,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对政治工作提出了诸多新课题新挑战,我们应当像研究现代战争制胜机理一样,探究信息网络时代思想政治工作的制胜机理。墨守成规、固步自封,生命线就会失去生机活力,这是与强军兴军的历史担当相悖的。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传承古田会议精神,面对时代考题,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唤起改革的勇气,弘扬创新的精神。

(九)

一年一度秋风劲,古田又到菊香时。古田的小溪、农舍,古田的山冈和小路,永远在诉说85年前的那些岁月,永远在讲述一代共产党人的奋斗和求索。我们牢记这一切,就如远行的儿子牢记母亲深情的叮嘱。

“挽住云河洗天青,闽山闽水物华新。”今天,我们从古田再出发,要牢记习主席的教诲:“政治工作永远是我军的生命线。坚持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和掌握部队,是我军建设的一条基本原则,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根本保证。过去我们是这么做的,现在也必须这么做。”在强军兴军的伟大征程中,我们必须始终坚持、不断发展我军特有政治优势,永葆人民军队性质、本色、作风,让生命线成为永远的“常青树”。

古田,我们心中永远的灯塔。今天从古田再出发,朝着强军目标指引的方向,我们阔步前进、力量磅礴。

习近平同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通电话
厉行法治的航标 依法治国的宣言
发挥民间往来优势 推进人类文明交流互鉴
习近平会见博鳌亚洲论坛理事会代表
从古田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