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11版:迷彩书屋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军网 English 国防部 国防部英文版
2015年2月26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眸激情燃烧岁月 ——我写英雄王杰传记《英雄梦》 ■段剑秋

日出日落,眨眼便是万余个循环。人总觉得自己年少,来日方长,指天画地英姿勃发,直到发下退休通知方猛然愣神,真真看清自己头上的白发、脸面的皱纹。然岁月无情人有情,那年“八一”节战友相聚庆祝,一战友问我:“你写了那么多的小说,怎么不写一写咱们这代军人的生活?”是的,当年我们都做过英雄梦,虽然没有成为英雄,却从来没有当狗熊。

英雄王杰,确实是我们济南装甲兵的骄傲。我们当兵的岁月虽然正是国家经济比较落后的时期,干部战士却以艰苦奋斗为荣,无私无畏、舍己助人、勇于奉献。那是一个豪情满怀、英雄辈出的时代!英雄王杰牺牲以后,济南装甲兵政治部调我到文化处《王杰》小说写作组,说是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写一部长篇小说。想必济装文化处觉得本部人才不足,特邀济南军区创作室主任率一名作家加盟,七人组成。人员调齐之后,先是集体采访:到工兵营,到金乡县,到沂蒙山区,到邳县张楼……然后在工兵营住下来。先讨论这部书分几章,然后写作组成员分章写作。写作组成员都是本单位的笔杆子,却多是写新闻、写报告和材料的手,写小说外行,军区创作室主任便给组员们讲解小说怎么写。

不料,1968年春节刚过,我重病住进90医院。说重病,病真重:胸膜炎积水顶二肋,呼吸困难,高烧40度以上两周不退,每夜盗汗湿透军被。要退烧、要抽水、要治疗,这不是短期能出院的,我不得不离开写作组,手中的书稿被收走。后来听说写作组内意见也不统一,书没写成。现在回想,那种“三结合”方式原本违背创作规律。我从90医院出来之后,有点弱不禁风,不久又进106医院,出院不久便退伍回乡了。

虽然回乡,但对英雄王杰念念不忘,因为王杰是我们那代战士的代表。即便战友相聚不激励,我也忘不了那段人生历程。然而,英雄难写,尤其是王杰,理想化拔高不行,因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工兵,不可能叱咤风云,做出虎胆英雄之类的壮举;低俗化更不行,因为我们当兵的年代,是充满革命理想、大唱学习雷锋好榜样、学习南京路上好八连的年代,别说军营里面,就是社会上也少有“香风毒雾”。文学虽然是“创作”,但不能违背历史,更不能篡改历史。

没有英雄的民族只能充当强者的奴隶,没有英雄气概的军队是一群任狼捕杀的羊。军队不能没英雄,英雄不能没有理想,问题是英雄的理想怎么写。王杰同雷锋一样,没有历险,没有参战,平凡而伟大。平凡而伟大是种高境界,但只写“平凡”便没有滋味,硬造“伟大”是假大空。怎么办好?

经数年沉思,我终于得悟。刘勰曰:“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钟嵘的《诗品》开篇就强调“摇荡性情”。任何一部书,没有动人的情性便无味,只是这种“情”与“性”,是高尚的、真实的、摇荡人心的。军营中虽然没有花花绿绿,军人的生活却不枯燥。无论是训练、野营、施工、拉练,汗水泥水中皆有军人的理想在闪光。这种汗水泥水有时掺着血水的情感之光是蜻蜓点水式的“体验生活”所难以发现的,是需要长期在军营里摸爬滚打才能得到的。我曾有5年的连队生活,写那个时代的连排干部班长战士我非常熟悉,更无须杜撰军人的情爱。因为那时每个战士的爱情、家庭,对本班的战友是公开的,趣事成串。这么一想,英雄王杰就好写了。情感涌至,思路滔滔,五彩缤纷,人物鲜活,竟然一气写了九卷五十回,有时情之所动,不知不觉泪滴键盘……

根植于时代的大爱与赞歌
回眸激情燃烧岁月
网络时代的读书
《强军梦百问百答》指引强军道路
读书小品
书屋封面: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