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11版:长征副刊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军网  国防部网
2015年10月15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人生由很多个念头和机会组成。有的念头和机会可以改变你的人生走向,决定你的事业成败和你的生命质量 走南极 ■喻 晓

人的一生,许多事没有预约,或突发奇想,或邂逅伯乐,或偶遇知音,然后掉转船头,闯荡天下,为梦想与光荣仗剑而行。

2001年8月,我已年过60,准备退休,最后一次下部队去哪?我脑际灵光一闪:去西藏!那次,我几乎走遍了整个西藏地区,到达了中印边境最前沿的哨所,触摸过海拔4200多米兵站唯一的树,聆听过风雪夜人梯接力抢救战友生命悲壮感人的故事。我要为40年军旅生涯画一个完美的句号,我要在雪域高原,在中国军人驻守最遥远最艰苦的地方,虔诚地向难舍的军营和战友行最后一个军礼。此行结束,我写了一本书:《与神奇同行》。

退休后,我和老伴热衷旅游,10多年来,我们的足迹遍及五大洲,从庞贝古城到埃及金字塔,从莫斯科到悉尼,从美国的大峡谷到巴西的亚马逊丛林,从中东迪拜的阿尔法塔到印度的泰姬陵,旅痕处处,吉光片羽。我们瞭望过阿拉斯加的冰峰雪岭,瞻仰过耶路撒冷的宗教圣地,沐浴过北极午夜的太阳,并有幸在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和地中海游泳。

今年,我已年满74周岁。年岁不饶人,心想,人生苦短,来日无多,趁着还能走动,应该抓紧出去几趟。打开地图,放眼一望,我的目光落在了南极。那是我唯一没有到达过的大陆。

又是脑际灵光一闪:走,上南极!我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去南极的旅游团。

我要在地球极寒的地方,在一个没有原住民的大陆,挑战极限,在我心中的最后一片净土,留下自己的足迹。

人生由很多个念头和机会组成。有的念头和机会可以改变你的人生走向,决定你的事业成败和你的生命质量。一念之间,千里之别。也许稍一犹豫,机会就会永远失去。遗憾是梦想与人生的伤疤。许多事,你坚持了,做了,也就成功了,你会享受一份奋斗后的快乐。

耳畔会有许多善意的忠告:比如安全,比如健康。其实,这些问题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只不过你不介意而已。

我虽然年逾古稀,但我血管里依然激荡着军人的血。遥远、寒冷、荒凉,南极极具挑战!敢于面对挑战,敢于面对沧海横流,才是战士本色!“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们每一个人对这句话不都应该有自己的诠释吗?冰雪、寒冷,正好那是人的精神参数。睥睨天下,傲视群雄,人需要有大的视野,要活出精彩来!

经过数万公里的飞行,当我到达阿根廷最南端的火地岛时,抖抖身上的风尘,还真感到有些疲惫和寒意。小城乌斯怀亚,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人称世界尽头。我站在码头上,猛吸了一口气,昂首挺胸,准备迎接挑战。

风,宇宙之气,变化无常。杨柳轻飏,抖动一匹绿绸;秋风起处,漾起温柔涟漪。我们乘坐的海精灵号游轮,航行在素称“风暴走廊”的德雷克海峡,风就不那么可爱了。别看海洋那么大,有时很平静,一遇上风,就不停颠簸、摇晃。浪是风的表情,风的形状,风能揪起海洋的肌肤任意摔打。如今风在撒欢,在狂舞。10多米高的浪头砸在船身上,发出巨大的轰鸣。钢铁大船如同喝了烈性酒的汉子在浪尖上行走。我真佩服很久以前那些驾着三桅船去南极探险的人,佩服他们从风暴中钻了出来,逃离了死亡,他们从精神到体魄都是真正的强者和勇者。

信天翁、海鸥、海鸭,不时掠过我们眼前,腾起一片欢呼。近1000公里海路,一路搏斗,一路锋芒。上了岸,脚板和身子不再摇晃,就把苦涩与欢乐都泼洒在了这块陌生的大陆。

啊,雪!一片炫目的雪,无边无际,人成了珍稀罕见的花朵。我喜欢雪,喜欢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喜欢银色三千界,瑶林一万重。你看,眼前一片铺天盖地的白,白得让人惊叹,让人怜爱,也让人茫然,恍如天阙。每一片雪都折射太阳,阳光铺洒开去,逶迤不绝。

你听,瑟瑟地,潺潺地,细细地,传递着生命的声音。雪睁着美丽纯净的眼睛望着陌生的客人,像要诉说。一片一片地融化,一粒一粒地滴落,雪在悄悄地说话,在默默地歌唱,在轻轻地弹奏。一个述说的光盘,一条音乐的暗河。冰原有无数的乳头,喂养着海洋和海洋里万千生灵。一脚踩下去,嘎唧嘎唧响,如遥远的古歌。

乔治王岛、奇幻岛、彼得曼岛、天堂湾、拉美尔水道,留下了我们的足迹,也留下了我们的惊叹和赞美。我们登上了中国长城站,也拜访了英国和阿根廷的科考站。人们国籍不同,但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的献身精神都同样令人敬佩。

冰原上布满了各种形状的琼花瑶草,全都晶莹剔透。金图、帽带、阿德利、帝企鹅,各种品类的企鹅,爬满了海岬和礁石,数也数不清。这是它们的家园。雏鸟正在换毛,母子嘴对嘴喂食,互相嬉闹打斗,旁若无人,大摇大摆,憨态可掬。海豹悠闲地躺在浮冰上,那是它的水晶床,肥嘟嘟的躯体标示幸福指数很高。它们睡够了,偶尔抬起头来打量一下我们。鲸鱼对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也待之以礼,不时在我们的登陆艇周围游弋,最近时仅距百米之遥,它们巨大的身躯,优美的游泳姿势,令人叹为观止,使你感到,辽阔海洋应该有这样硕大的王者。

如此简洁,如此单纯,如此平静。这是冰雪的世界,是企鹅、海豹、鲸鱼和各种海鸟的世界。想到我刚从闹市来,想到接踵摩肩的华尔街,想到沙丁鱼群般人头攒动的北京地铁车厢,心中便生出一些感叹和迷惘。

最壮丽的要数巨大的冰川和海上冰山。南极占有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冰,大多数地方都被冰层覆盖着。海湾里,你面对的是巨大的冰墙,无数的冰川临海而立,有的出现了巨大的裂缝,随时都有轰然坍塌的可能。有的冰山溶蚀出巨大的洞阙,神奇壮观,遥看犹如天堂之门。

在南极过大年,欢庆、喧闹又别样。中国人男女老少狂歌劲舞,叫人长笑不止;外国船员扮羊舞龙和敲着锅碗瓢盆演唱中国民歌的滑稽表演,令人忍俊不禁。中国元素无处不在,包括在南极。

这是一次身体与灵魂的壮游。盘桓一周,南极的风,吹动我的白发;南极的阳光,沐浴我的肌肤;南极的冰水,洗涤我的心灵。企鹅、海豹、贼鸥、磷虾,成了我的朋友,裸石、浮冰、海湾、雪原,成了我的至爱。南极是尚未开发的大陆,是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我虽是过客,却无比珍重。仿佛重生一次。把贪婪、私欲都丢进大海吧,带走美丽与纯净,把它们安放在心龛,作为重生的证明。

冰海游泳是我们的告别节目。我有幸成为同行人中在冰海中游泳最年长的!抓一把雪,搓搓手,回望行程,我不胜感慨:南极给了我太多美好的记忆,终生难忘。

女兵连长
秋天的检阅
劲 牛(中国画)
九九又重阳
走南极
迷彩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