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09版:人物纪实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军网  国防部网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战壕,远比河流壮阔 丘陵上的松 ■王雁翔


一道道黄尘像雾,像云朵,从苍翠的丘陵间腾起,在细微的晨风里升腾,盘旋。那丛林和绿草间亮如白练的是河流么,河流为何会在丘陵间蛛网般神秘交错?哈,那河流原来是装甲战车驰骋的战壕。尘土与战车如河床里的波浪,一波一波在不同的河道上涌动,奔驰的列阵撕破了山野的寂静,像一场演出前的铿锵锣鼓。

“从照片上看,王锐挺帅气!”我的话刚一出口,九连的官兵都乐了。他们对我的这一印象不以为然。一个战士露着洁白的牙齿说:“你只看到了他帅气的一面噢。”这话意思明摆着,王锐还有一面,要细细品读。但那一面是什么呢?

我说:“好嘛,我要见一下他。”

初升的太阳给丘陵镀上了一层层金色。在一片茂密的松树下,挺立着两排战士,一个战士站在队前,还有旁边的战车,组成一幅清新美丽的油画。

“你到底清楚不清楚?”

“那个讲话的战士就是王锐。” 连长林德龙的话,把我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下士王锐盯着一名中士,静静地等待他的回答。静默中,风卷起一股一股尘土从头上盖过来。林德龙说,排长不在位,王锐既是教练员,也是代理排长。

见中士不以为然地敷衍了两句,王锐顿时黑了脸,当着全排战士再次追问他。

“我平时训练没碰到过这个问题。”中士低声说。声细如蚊舞。

“你是老兵,不明白,就不要乱说。”王锐的话让中士的脸刷一下红了。

林德龙小声告诉我:“这小子平时话少,像个闷葫芦,一上训练场,整个人就不一样了,较真,耿直。”

“我懂的我就说,不懂就不说,认真听,虚心学,驾驭新装备不是扶犁耕地,一趟不行再来一趟,战场上不懂装懂,是要丢命的,明白吗?”王锐清澈的目光紧盯着中士,眉毛拧成了一把弯弯的镰刀,“不求真,哪来真本事,敷衍了事,我们愧对的不光是自己的岗位……”

轰轰隆隆的战车在河床里颠簸,尘土在车后边翻滚着。远看,一辆辆战车像从云朵里冲杀出来。四周是苍茫的绿波。

细密的土落在衣服、脸和眉毛上,王锐跟训练场上的战士一样,一笑,两排牙齿特白,说话的神态和眼神里,隐隐透出一股子时刻准备冲锋的锐气。

两栖突击车夜间驾驶总是右偏,通过限制路段常压杆,就连连队的几名特级驾驶员也不例外。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官兵们都一头雾水。王锐不声不响,在实验、失败、求证中找到了答案。

团长刘凌云说:“好兵!别看王锐这个小探索,解决了全团装甲战车夜间行驶的大难题。”

“我是开了16年装甲车的老驾驶员,我打心里佩服。” 四级军士长王之铭说。

“佩服他什么呢?”我问王之铭。

“碰到困难不绕开走,不解决问题不罢休的那股子心劲和钻劲。”说着,王之铭伸出大手拍了拍身旁一棵碗口粗的松树,“就像这棵树,挺拔,向上!”

站在一边的王锐显得有些腼腆,低着头,像岭坡上的一棵树,默默地听着。

其实,王锐刚入伍时,素质一般,想法也单纯,就是当个好兵。他只是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情,梦想和青春就在春天发芽了。新训结束,平时不显山露水的王锐,竟以9个科目全优的成绩划了一个精彩句号。

青春像河流里的水,默默地往前流淌。团里组织骨干赴某海域集训,节骨眼上,王锐右腿上生出一个鸡蛋大的脓包。训练一天,右腿肿到大腿根,连裤子都脱不下来。营长下令送他回师医院住院手术。王锐不走,嘴角轻轻一抿说,走不得,回去,就错过了一次长本领的机会。他让军医割掉脓包,咬牙坚持着。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我们九连在天寒地冻、弹尽粮绝的困境中,为啥能击退敌军86次疯狂进攻,坚守鹰峰山阵地16昼夜?因为前辈们清楚自己肩上的使命与担当。”勇猛、执着背后,是王锐朴素的想法:“做一名靠得住的战士,才能担得起打胜仗的重任。”

伤口迟迟不愈合,每次换药都鲜血淋漓。痛得受不了,他就在心里一遍遍地喊《海燕》里的那句话: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时的王锐,像一块海风劲吹的岩石,嘴紧紧抿着,眼睛眯成一条缝,在内心里跟自己较劲。

演习正酣。海上硝烟弥漫,一辆辆两栖战车成战斗队形,劈波斩浪,咆哮着向岸滩发起冲锋。突然,驾驶员报告:“战车控制不了方向,水门无法打开。”战车像一头海狮,直扑不足20米远的登陆舰。战车一旦撞上登陆舰,将车毁人亡,后果不堪设想。千钧一发之际,王锐飞速操起撑离铁杆,利用海水浮力奋力撑推。这拼死一撑,使他和战友们与死神擦肩而过。

去年带新兵,王锐探索出手榴弹投掷橡皮绳训练法,创下全连新兵手榴弹投掷考核全部合格的师纪录。

今年全团组织专业科目比武,王锐通信、驾驶、射击三大专业成绩雄踞榜首。

夜风习习,满天星斗。我登上营区的直升机停机坪,营区一片空旷,寂静,不远处的丘陵上战车轰鸣,炮声阵阵。我知道,那些奔驰在蛛网般交错壕沟里的战车,最后,都会像河流一样向着一个方向汇聚。那是决胜的方向和力量。

沙场玫瑰红
“胖墩”塑身记
丘陵上的松
老杨的“味道”
兵器(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