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11版:长征副刊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军网  国防部网
2015年11月19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大漠苍狼 ■相双喜 朱江伟 张世强


在腾格里大漠,有一支被誉为“大漠苍狼”的部队,因凶猛、狡诈、刁钻而闻名。

“太凶残了,比敌人还狠啊!”一聊起这支“大漠苍狼”,曾与他交过手的部队官兵恨得咬牙切齿,立刻就想生吞活剥了这支部队。这支“苍狼”部队,就是兰州军区首支“模拟蓝军旅”、陆军第21集团军某 “钢铁团”。组建6年来,先后与来自全军的11支“虎狼劲旅”对抗,无一败局,取得了11战11捷的成绩,声名鹊起。

“苍狼”威震腾格里,绝非一日之功。

故事还得从6年前说起,当时,根据上级命令,由“钢铁团”临时抽组成兰州军区首支“蓝军分队”。

“说来话长啊!”团政委周维华抢先打开“话匣子”:建设初期,面对“角色由红变蓝、身份由我变敌、战术由攻变守”等一系列转变,他们也走过不少弯路。那年8月,“钢铁团”首次以蓝军身份参加实兵对抗演练,惨痛的经历让全团官兵至今刻骨铭心。

“没有与红军过几招,就兵败贺兰山。”周政委回忆说,“不堪回首啊!那天我们刚拉开架式准备与红军大干一场,没想到就抢先遭到红军火力突袭,险些全军覆没!” 出师不利,他们迅即吸取教训,调整作战部署后准备卷土重来。拿出了机降、炮击、穿插这些“压箱底”的本领,决心出其不意对“红军”实施斩首行动。

不料,攻击行动展开后,“蓝军”屡屡受挫:奔袭渗透攻击,对手指挥所位置隐真示假,早已安全转移,攻击分队反而钻入了“红军”设好的圈套;呼唤友邻部队支援,却被“红军”分割包围在行进途中,迟迟无法到达指定地域……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狼”成了被围猎的“羊”,这让战前志在必得的“蓝军”指挥员,个个如霜打的茄子——蔫了。

“身穿蓝军服,还是红军心;脱下蓝马甲,还是解放军。”硝烟尚未远去,“红军”官兵自编的“顺口溜”流传开来,让“蓝军”指挥员心里不是个滋味。

讨论中,大家相互揭短、自亮家丑,问题症结在思想交锋中渐渐清晰:编制装备、战法战术几乎与“红军”一模一样,处处都有“红军”的影子,被动挨打在所难免,与“狼”的身份相去甚远。

“成不了让对手真正畏惧的‘狼’,我带头辞职!”会后,时任“蓝军司令”的沈营长找到“钢铁团”领导,代表“蓝军”指挥员主动递交了检讨书,并掷地有声撂下狠话。

知耻而后勇。随后,一场“怎样当‘狼’”的头脑风暴劲吹军营,紧盯未来作战对手,深学细研“蓝军”兵力编制、武器装备、战法训法在官兵中蔚然成风,一批 “理论通”“武器通”“战术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部队加快转型的脚步愈加铿锵。

“笼子里育不出雄鹰,平原上砺不出苍狼。”起初,在为“蓝军”建设谋篇布局时,“钢铁团”党委“一班人”形成共识:是狼就该上高原、走大漠、穿丛林,在复杂恶劣环境锤炼“狼”的高超本领。

去年7月,“钢铁团”千人百车整建制赴海拔4600米的雪域高原开展使命课题训练,不经适应性训练、不经调整转换,全面展开战术训练。

初战高原,素以敢啃硬骨头著称的蓝军“钢七连”官兵士气高昂,率先展开了五公里越野、单兵综合演练等一批险难课目。谁知,冷峻的高原很快频频“发难”:部分官兵出现了头疼、胸闷、恶心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

“这里走几步都喘得厉害,挑战险难课目简直是拿生命开玩笑!” 面对高原“水土不服”,一些官兵在训练中出现了畏难情绪,满腹牢骚。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钢铁团”组织官兵自上而下展开讨论,引导官兵把“知敌、像敌、超敌、胜敌” 作为目标,认清蓝军实战化训练的标准要求,自觉在艰苦恶劣环境中真抗实练,锤炼当“狼”的硬功。

兵在苦中练,刀在石上磨。深秋时节,雪域高原,一场联合实兵对抗演习拉开帷幕。“蓝军”按照“兵力实体模拟、装备等效模拟、行动对应模拟”的原则,全要素模拟未来作战对手战时作战编组,不设预案、不设脚本与“红军”实兵对抗。

“利剑行动,开始!”演习开场,“红军”按部就班远程机动,而早已虎视眈眈的“蓝军”隐蔽伪装、尾随跟进,伺机而动,发动攻击。没过多久,正当“红军”部队穿过一片积雪的平地时,“蓝军”悄无声息地实施电磁干扰。接到突发情况后,“红军”通信保障分队立即检修,恢复通信联络。正值此时,“蓝军”又突然来袭,对行军纵队进行穿插分割,“拦腰”给予重创……

“蓝军”频频出招,“红军”举步维艰,一招不敌再出新招,对抗异常激烈。短短半天的时间,双方来回交手十几个回合,“蓝军”在火力配系上采取远、中、近相结合,在战斗行动上采取打、炸、阻、迷等手段,对“蓝军”隐蔽伪装、电磁对抗等战法训法进行检验。

训练不再单打独斗,以抗代练成为常态。这支“苍狼”部队组建6年来,先后梳理总结外军战法战术、体系构建、典型行动、组织指挥等6个方面20多个模拟重点,在全要素、全过程模拟中,区分团、营、连、排4级规模,常态化开展红蓝网上对抗、实兵对抗,反复研练进攻战斗、阵地防御、反冲击等训练内容,在真训实抗中学习“狼”的智慧、研究“狼”的战术、苦练“狼”的本领。

大漠戈壁,沙场鏖战。“火力-2015·青铜峡”实兵对抗演习展开,这支“蓝军”对每支“红军”轮番展开了犀利的进攻,每一次出手都痛下杀手,让不少“红军”指挥员吃尽了“苦头”。

“‘蓝军’下手够狠的,一点情面都不留!”提起那次对抗演习,来自某军区的一位“红军”指挥员夏二师依然心中窝着“一股火”。演习中,“蓝军”频频快速动中偷袭,让“红军”防不胜防,气得他火冒三丈,决心以牙还牙、坚决反击。

尽管“红军”严密监控,为“狼”布下了天罗地网,但却始终捕捉不到“蓝军”主力。演习过去了半个小时,狡诈的“狼”潜伏伺机而动、频频出击,让“红军”两个营的兵力战损过半,最终伤亡惨重,不得不惨败而归。

“作为蓝军,打赢不是最终目的,把对手打痛才算尽职,对待对手决不能‘手软’,打一仗进一步才是当‘狼’的价值所在!”在这次演习动员上,“钢铁团”团长王勇斩钉截铁地表态。会后,团里发动官兵集智研究,怎样设难局、险局、迷局,出阴招、毒招、狠招,真正发挥好“狼”的作用。

“蓝军”打狠打痛,“红军”恶仗连连。夜深人静,千沟万壑中稀疏散落着几双“狼眼”,正在暗夜中窥视“红军”通信连阵地的一举一动。只听“啪”地一声枪响,一只只“恶狼”跃出壕沟,龇牙咧嘴向“红军”通信指挥车扑来。

“连长、连长,狼来了!”“红军”通信连担负警戒的战士李磊惊呼。“闭嘴!你是不是被蓝军吓傻了,我就不信‘蓝军’长了三头六臂,哪能这么快发现我们?”连长申彦辉狠狠地把李磊训了一顿。

说话间,阵地上已枪声大作,通信分队被“蓝军”围了个水泄不通,“红军”指挥通信网络被彻底“端掉”。一眨眼的工夫,“蓝军”就销声匿迹,消失在茫茫黑夜中。“这支部队太可怕了,每次出手就像恶狼扑食一样稳、准、快,稍不留神就会被吃掉!”走下战场,申连长仍然心有余悸。

在与全军7支部队交手中,像这样的场景并不少见:某旅二连正在进行作战动员,阵地已被“蓝军”打得千疮百孔;某团装甲力量刚一露头,就遭到“蓝军”精确炮火打击,阵脚大乱……走下战场,“红军”指挥员感慨说:“虽然演习输得很狼狈,但静下心来想一想,只有与‘大漠苍狼’这样的狠角色交手,才能真正练出决胜未来战场的真本领!”

(仓小宝插图) 

大漠苍狼
名家寄语
我从甲板上起飞
浪尖上再唱长山岛
冰清玉洁(中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