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11版:长征副刊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军网  国防部网
2015年12月15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父亲的雪域,儿女的高地 ■胡晓宇


深情的名字蕴含爱的海拔

“朱雪菲!”默念这个名字时,我的思绪飘忽到1995年12月雪域风雪弥漫的日子。

世界最高人控雷达站甘巴拉副站长朱永剑,收到了妻子孟竹仙寄自云南老家的信。急火火拆开,眼泪“刷”地冲过刚毅黝黑的脸颊。那是这个26岁的极地雷达兵渴盼已久的母女平安的音讯:已降生近一个月的女儿的照片!

战备任务繁重,妻子生孩子的事他只字未提,在阵地上一带班就是两个多月。他无数次掐算,妻子20多天前就该生了。可阵地不通电话,送给养的车因大雪封山几周才上山一次,收到的还是妻子妊娠期的来信。

“雪菲!”凝视照片上稚嫩小脸的那一刻,女儿的名字,在氧气含量不足内地一半的生命禁区,苍鹰般掠过这年轻父亲的脑海——雪域高原花草芬芳。有地方朋友提醒他,姓名关乎孩子命运前程,得算算五行八字、相生相克……而朱永剑执著地认定:什么相生相克,能比父亲坚守的雪域更圣洁吉祥呢?

眷雪——甘巴拉第25任教导员姚有东女儿的名字,蕴含着他和福建姑娘冯美花的绚烂爱情。1999年夏,即将从空军吉林军医学校毕业的姚有东,在福州一家医院实习,冯美花就是医院的护士。偶然邂逅,刻下永恒。

这爱延续到2000年夏姚有东毕业回到海拔5134米的雷达站当军医,延续到爱经过距离、封山、风雪考验执著绽放的2002年。2009年,女儿呱呱坠地,小两口给她取名姚眷雪,小名“达娃”,藏语意为“月亮”,以纪念深深眷恋的雪域。

高蕾、杨宇翔、胡思雅、陈雅婧、杨丽莎、熊思雪……默念一个个边关军人儿女的名字,雷达、飞翔、雅鲁藏布江、拉萨、雪域都在其中。谁能想象,这些温柔诗意的名字,出自长年爬冰卧雪的高原雷达兵呢?

“相思在云彩中长出翅膀,飞进梦里寻找你的芳香。”带着与雪域脐带般相连的美丽名字,两年前,朱雪菲和比她小3个月的甘巴拉第19任站长、现成空雷达某旅旅长胡大庆的女儿胡思雅,都已考上大学。考入云南工商学院的雪菲,理想如父亲当初给她取名一样清晰执著:“毕业后成为父亲一样的军人。”思雅则以优异成绩考取香港城市大学,在国际大都市吮取知识的养分,但生命中始终弥漫着雪域高地的坚韧气息。

哈达,是我最喜欢的雪域之子的名字。出自驻守雪域20余年、坚守一线雷达站10载的驻藏空军雷达某旅副参谋长张亚强。每每念及,我的脑海中便浮现出藏族学者赤列曲扎在《西藏风土志》中的记载:“萨迦法五八思巴会见元世祖忽必烈后,带回西藏第一条哈达。两边是万里长城图案,上面绣有‘吉祥如意’字样。”万里长城、吉祥如意,不正是高原军人戍边卫土的至高意义吗?

在张亚强的影集里,我看到一张哈达小时候和母亲从陕西宝鸡到高原探亲时在营区的留影,大眼睛高鼻梁的小家伙,戴着父亲那顶大得几乎扣住眼睛的军帽羞涩地笑着,身后的背景标语昂扬而悲壮:“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

时光拉回到2004年6月,某雷达站副站长李军的妻子谢大丽即将分娩,而他正在海拔5030米的阵地值班。站里干部少,走不开,他只得把妻子托付给四川简阳的父母照料。然而,离预产期还有十来天时,妻子不小心滑倒出现临产先兆住进医院。李军心急如焚,可只能靠电话掌握动向。当时,阵地上只有下山的岔路口有手机信号,而那儿是风口,风大时能把人卷飞。官兵们便在那儿挖了一条沟,有情话家事,便蹲到沟里,用大衣蒙住头呼唤远方。

儿子降生的喜讯,和妻子一起给儿子起的名字都是这样得来的:李希远——希望在远方,团聚的希望、和平的希望……

如今,李军已任驻藏空军雷达某旅副旅长,但那一刻依然是他记忆中最美妙的时刻。

龙兵,现甘巴拉雷达站炊事班长,“甘二代”。1992年出生时,父亲龙扶国还在甘巴拉当兵,因而,给他取了最直白又亲近的名字——兵。2009年12月,17岁的龙兵从四川蓬安入伍,上了甘巴拉,还子承父业,当了炊事员。看着父亲当年在阵地被空军领导接见时的照片,龙兵总感觉始终和父亲在一起战斗。当兵第二年,就当了班长,还被评为优秀士兵。

父子两代,相隔22年,同在海拔5374米的高原当兵,这是生命的薪火相传,更是精神的薪火相传。

戍边岁月,随着一代代官兵的青春流淌。2013年8月2日清晨,甘巴拉阵地哨兵般伫立起一座玛尼堆,正中的玛尼石上刻着两个大字:军魂。

就在这座特殊的玛尼堆下,安放着1962年第一批进藏的共和国雷达兵、在驻藏空军雷达某团战斗了20年的副团长张在安的忠骨……

实现父亲“魂归雪域”遗愿的,是张在安的大儿子、海军蚌埠士官学校模拟训练中心高级工程师张军。生前,张在安和战友们翻雪山、趟冰河、抗缺氧,在冰峰雪岭勘察建设10余座钢铁阵地,甘巴拉就是其中一座。因任务繁重,张军的母亲怀上他两个月时,父亲离家回部队,他一岁多时,才见到父亲第一面……

那一刻,我倏然触摸到雪域军人的灵魂高地。因为,哨位就在那里,责任和使命就在那里。就如在3个5000米以上雷达阵地,战斗了17年的驻藏空军雷达某旅总工程师孔维同对儿子名字的解析:孔垂昱——顶着太阳垂直屹立,像高原军人护卫雪域,像雪峰上旋转的雷达天线巡视长空……

插图:仓小宝

父亲的雪域,儿女的高地
自度曲·军报颂
妈妈·小路
战鹰出击
在学抒怀
送别战友
三明瑞云山
离别
故乡河在心中流过
西塘(钢笔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