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11版:长征副刊 PDF版下载
 

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 ** 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军网”。
        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军网  国防部网
2015年12月15日 星期
<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回顾 (可查阅2014年之后版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乡情,战士心中的歌 故乡河在心中流过 ■邵天江

故乡在鲁西南一个偏僻的乡村,村东有一条河,河水唱着歌儿流向远方,源头是黄河主干流的一个支流。

小河不宽,约十丈许,河水也不够深,但这条河却是我们几十个村庄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她不仅灌溉了几千顷良田,滋养着河两岸千万生灵,也滋养了我童年的梦想,激起我儿时的欢乐。

春天,冰雪消融,万物复苏。河里的浮冰开始蠕动,不时传来破冰的脆响。岸上的柳树,枝条由干枯逐渐变得油绿,花草也从破冰的泥土里探出头来。一场春雨过后,各种花儿像赶趟儿似的竞相开放,争奇斗艳,你簇拥着我,我挤弄着你,绽露笑容。小河也苏醒了,在柔美的春光下,闪动着微波。忽然,对岸一阵风掠过,清凉的水汽,泥土的芬芳,掺和着花儿的馨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这时的河水是清澈的,鱼儿游动的身影和岸上柳梢的摆动遥相呼应,大有庾信《小园赋》里:“一寸二寸之鱼,三杆两杆之竹。风送竹响来,鱼衔花影去”的意境。麦子拔节、抽穗时节,上游的水闸已打开,浑黄的河水漫过小桥,浸过堤岸,撒欢似的往农田里四处漫溢,为饱满的麦子积蓄营养和能量。

夏天,这里是孩子们的乐园。傍晚时分,正值蝉的幼虫破土之际,你随便将手指伸进地面上一个圆圆的小孔,幼虫就会“抱”着你的手指乖乖地出来。也有开始在树干上慢慢爬行的,举手之劳便成为伙伴们的囊中之物。拿回家里,母亲或炸或煎或烧,再放上些许食盐,一顿精美的晚餐让你直流口水。学凫水、打水仗,自然是河里少不了的游戏。五六个孩子往往分成两组,无论哪组输赢,对岸二爷的西瓜地都会成为“重灾区”。其实二爷早就晓得,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本家的孙子,可他打心眼里喜欢我,从不声张。他怕一旦告发,我就会遭到脾气暴躁的父亲一顿毒打。我欺负着二爷的宽容和善良,挥霍着他的纵容和溺爱。现在想来,无比汗颜。

秋天,站在河岸上放眼望去,满地金黄,一派醉人的景象。那沉甸甸的谷穗,红彤彤的高粱,咧嘴笑的芝麻,还有饱满的大豆不时炸响。雨后对岸的树林里,蘑菇们忘我地生长,平菇,香菇,鸡腿菇,还有黑木耳,有的单打独斗,有的抱团合欢,有的三五成群,躲在草丛中,躺在树根旁,骑在树杈上,打着伞,抱着头,侧着脸,朝你挤眉弄眼,等你采摘入篮。

冬天,河水渐渐消退,岸边的水草枯萎,大地进入了冬眠,小河也沉沉地睡去。放学回家的路上,伙伴们两只脚踏着瓦片在冰上滑行,追逐着,打闹着,直到村口。也有不小心掉进冰窟窿里的,逗得邻村放鸭的姑娘咯咯笑个不停。鞋和裤管湿透了,冰凉刺骨,取岸上的枯草和树枝烘烤取暖,直到天黑母亲唤归时才敢回家。

入伍20年,故乡的小河一直在我的梦中闪现、在我的心中流过,如同一支永不消失的歌。

父亲的雪域,儿女的高地
自度曲·军报颂
妈妈·小路
战鹰出击
在学抒怀
送别战友
三明瑞云山
离别
故乡河在心中流过
西塘(钢笔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