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长征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铁血铸忠诚 丹心耀南疆

——深切缅怀张万年同志


■徐粉林 魏 亮

2015年1月14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原副主席——我们敬爱的老首长张万年同志与世长辞。将星陨落,三军同悲,哀思无尽。

老首长1944年8月在黄县独立营(广州军区第123师前身之一部)参加八路军,从战士、班长一路成长为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期间除在武汉军区部队工作的15年,先后在军区部队战斗工作了30多年,作出了不朽功绩,备受全区官兵尊重和爱戴。深切缅怀这位军区部队成长起来的高级将领,深情回顾这位铁血将领丰富的人生历程,深刻感悟这位我军卓越领导人崇高的精神风范,我们高山仰止、崇敬满怀!

我们深切缅怀老首长,他立党为公写忠诚,信念坚定如磐石。

少年立志跟党走。张万年同志1928年8月1日出生于山东黄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一家13口只有两亩薄地,小时候要过饭,遭受过日伪军毒打,父亲被抓了壮丁,饱尝苦难辛酸,从心底痛恨地主豪强、痛恨日伪军、痛恨黑暗的旧社会,瞒着家人毅然参加八路军,由此走上救国救民道路。到部队后,他逐步了解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光荣传统,懂得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的道理,从一个苦大仇深的穷孩子,迅速成长为优秀的八路军战士。1945年8月,入伍一年就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把自己的命运跟党和人民军队紧密结合在一起,并决心为党的事业贡献一生。后来,他专门请人画了三幅画:一幅画的是12岁当木匠跟父亲拉大锯的场面,一幅画的是13岁带着四弟张万文和同伴邹世荣外出讨饭的场面,一幅画的是16岁参加八路军前深思的场面。他把画挂在家中显眼位置,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本,这个“本”就是党的救命之恩。

爱岗敬业报党恩。老首长经常说,一个共产党员什么时候都要铭记党的恩情、组织的培养,以实际行动报效党、国家和军队。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当新兵,入伍3个多月四大技术考核三项是尖子,总评优秀;当警卫员,战场上两次生死关头救下负伤首长;当排长,勇挑突击排重担,两处负伤不下火线;当副指导员,两个脚后跟严重冻伤,仍坚持参加整个冬季攻势;当股长,精心组织筹划战斗,有勇有谋;当参谋,业务精湛,被彭德怀元帅赞为“活地图”;当学员,是南京军事学院“五好学员”;当师团主官,带领“塔山英雄团”“铁军师”再创辉煌。正是源于对党的深厚感情、对党的无限忠诚,老首长对每一项任务都精益求精,在每一个岗位都殚精竭虑,作出了优异的成绩。

大风大浪见党性。在各种艰难困苦和重大考验面前,他立场坚定、矢志不渝。1958年任368团第一副团长兼参谋长,受“单纯军事观点”冲击遭到严厉批判,仍坚持狠抓军事训练不动摇;1966年任367团(“塔山英雄团”)团长,因所谓“军事冲击政治”成了“黑典型”,仍坚持真理、敢说真话;1966年任军区作战部科长,面对文革混乱局面,全力排除干扰,千方百计保证业务工作正常运转;1968年奉命参加赴越南溪山学习组,期间身患疟疾,差点失去生命,仍牢记使命,出色完成任务;1971年任127师(“铁军师”)师长,因“九一三”事件影响,接受组织审查近3年,师长一干就是13年,仍兢兢业业干工作;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作为军区司令员,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指挥,旗帜鲜明反对动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老首长始终相信党、相信真理、相信历史,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赤胆忠诚。

我们深切缅怀老首长,他戎马倥偬经百战,战功赫赫扬威名。

当兵打仗,他是铁骨硬汉,拼出了豪气血性。1945年2月11日参加围攻山东莱阳万第团,是老首长第一次参加战斗,和日军进行白刃格斗,他英勇无畏,一路冲杀直到敌人举枪投降。这让他明白了,当兵就要不怕死,打仗就要往前冲!从那以后,他一生参加战役战斗上百次,在枪林弹雨的生死考验中,始终不怕牺牲、冲锋陷阵、奋勇杀敌,先后在抢占摩天岭、恶战营盘、鏖战塔山等硬仗恶仗中五次荣立大功。特别是在塔山阻击战中,他身先士卒,带领团通信队,经过六天六夜血战,誓死保证了通信畅通,所带领的通信队涌现出我军第一个“通信英雄”王振英等一批英模功臣,他本人也荣立大功。这场战斗中铸就的“服从大局、严守纪律、勇于牺牲、敢打必胜”的塔山精神,永载史册。在广西容县石头圩战斗中,他与战友们一起,机智果断、英勇顽强,创下了以20余人俘敌一个保安团1500多人的战绩。在南澎岛战斗中,他任前指作战训练股股长,严密组织筹划,部队一举全歼守敌。在东山岛战斗中,他作为唯一的作战参谋,冒死三进三出东山岛,为战斗胜利作出了贡献。

练兵打仗,他是行家里手,练出了精兵强将。1961年8月开始,他先后任“塔山英雄团”副团长、团长,和政治委员修向辉、汤天顺一道,立足随时准备打仗,狠抓战备训练,摸索出基础动作、合成动作、应用“三步走”训练法和深猫腰、高抬腿、轻入水的“夜训九字诀”,大大提高了训练效果;领导全团积极开展学习郭兴福教学法活动,持续兴起群众性练兵热潮,带队参加41军“汤坑比武”、广州军区“耒阳大比武”和全军“大比武”,取得优异成绩;坚决贯彻练为战思想,连续三年把部队置于艰苦困难的条件下锤炼摔打,率团参加“山水”和“闪电”系列演习,有效提高了各级指挥员组织指挥能力和部队实战能力。1964年底,军区向全区推广了团队经验,“塔山英雄团”再次声名远扬。1968年4月,他赴越南考察学习期间,亲身体验当时世界上最激烈、最残酷、现代化程度最高的战争,对未来战争形态变化走向和我军战备训练进行深入思考,参与起草的报告引起总部关注。1969年7月,他任“铁军师”师长后,党委“一班人”牢固确立战斗队思想,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锻造铁军。

带兵打仗,他是虎将英才,带出了雄师劲旅。1978年12月,他任43军副军长兼127师师长,和师政委蔡春礼一起,在广州军区统一指挥下,率部参加南疆自卫反击战。在历时22天的战斗中,他胸怀全局、决心果断、靠前指挥,采用“杀鸡用牛刀”的战法,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四战四捷,打出了国威军威,受到广西前指通令表彰和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政治委员向仲华的高度赞扬。1985年6月,他由武汉军区副司令员调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负责军事训练和管理教育工作。1987年11月,任广州军区司令员。他始终坚持中心居中狠抓训练,指导部队完成了全军合同战术训练试点、炮兵“快反”等重大训练改革,在桂林陆军学院完成了全军教学法集训,部队训练改革硕果累累;首次采用“一导多演”的方法,组织军级单位首长机关进行战役演习,探索了战役训练的新路子;组织战区三军首长机关协同作战演习,提高了组织指挥方面军抗登陆战役能力;坚决贯彻中央关于南沙斗争的战略意图,组织部队加强适应性训练,为争取南沙斗争主动特别是支援海上作战行动创造了有利条件。

我们深切缅怀老首长,他爱兵如子为典范,治军带兵显方略。

知兵爱兵用真心。他经常说,什么时候带兵也离不开一个爱字,离不开一个情字,干部对战士、骨干对战友,要有父母之爱、兄长之情。战争年代,行军打仗时,他总是帮战友扛枪、背背包;宿营时,总是先招呼大家烫脚、挑泡;开饭时,总是让战士先吃,把站岗战士的饭留好,自己再吃。和平时期,不论是当团长还是师长,不论是当军长还是军区领导,他始终心中有兵、牵挂战士,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来到战士中间,和战士们打成一片,经常深夜到班排,检查战士们被子盖得暖不暖、睡得香不香。任副团长时,到九连蹲点,他发现战士李仲元因瞒着家里来当兵受到母亲责备,想请假回去未被批准,思想波动较大。他亲自找李仲元谈心,既表扬小李积极要求参军,又教其写信安慰母亲,一通话说得小李心里暖融融。任军区司令员时,他到驻南澳岛部队调研,发现班长向礽海知兵爱兵很细心,对班里战士情况一清二楚。老首长非常高兴,特意叮嘱小向有了新的带兵体会,可写信交流。后来,他接到小向来信,高兴得像家长接到孩子的信一样,当天就亲笔回了信。这件事,很快引起轰动。小向深受鼓舞,两个多月后,又给老首长写了一封汇报信。老首长从来信中读出了向班长的明显进步,非常欣慰,再次亲笔回信。一时间,军区司令员和一个海防班长交朋友的故事成为佳话。向礽海也在老首长的鼓励下不断进步,考上了军校,成长为一名优秀干部。

严爱有加注真情。老首长一贯倡导以德带兵、以情带兵,在爱的基础上严之有理、严之有度,即使对那些有缺点、有过失甚至有错误的战友,也一样要关心爱护,不能一棍子打死,要用真情焐热他们。1948年2月,老首长在丹东临时医院住院期间,设法找到了脱离部队的战友孙德民,反复做工作,劝说其重新参加了革命队伍。任师长期间,炮兵科副科长陈国祥组织实弹射击发生亡人事故,他既十分痛心,按规定对陈国祥作出撤职处理,又非常关心,鼓励其放下包袱,振奋精神干工作。一年后,又根据陈国祥的表现,建议师党委恢复其副科长职务。文革期间,他对部属严格要求、十分关心,在“造反派”闹得最凶时,下了死命令,要求所有人白天晚上都不能离开办公室,集中精力干好自己的事,为大家在政治上把住了关。后来,科里的16名参谋,12人走上军级领导岗位,2人走上军区领导岗位。科里同志回忆起这段历史,无不啧啧称赞、终生感激。

科学带兵见真功。老首长曾受到过邓小平同志当面称赞,“你是一个带兵的人”。在长期的带兵实践中,他非常注重探索带兵之道,总结出一系列方法经验,提出干部骨干要做到“五看”:训练看劲头,吃饭看胃口,睡觉看姿势,来信看表情,课外活动看参与;搞好“两个团结”:一要团结先进战士,二要团结后进战士;坚持“两手抓”:一手抓基层建设,一手抓领导和机关的表率作用;狠抓“两个经常”:经常性思想工作和经常性管理工作;倡导“四个知道、一个跟上”:干部骨干要随时知道战士在哪里、在干什么、在想什么、需要什么,思想工作和管理要跟上去。这些经验做法,贴近部队实际,扭住了关键要害,深受官兵欢迎,普遍推广后成为新时期带兵的重要法宝。

我们深切缅怀老首长,他品行高洁严律己,永葆本色真性情。

他始终保持着革命战士的本色。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在什么岗位,一心想着打仗事业,始终全身心扑在部队建设上,毕生以部队为家。当团长4年,他总是把功夫下在抓基层、打基础上,多数时间都蹲在连队,对基层情况很熟,不看花名册都可以给全团班长点名;两次带部队赴汕头牛田洋进行围海造田,带头跟战士实行“五同”,还与警卫员结对子参加施工竞赛。当师长13年,他大部分时间泡在训练场,经常亲自给部队做射击和刺杀示范,每年干部集训都亲自担任队长,言传身教,严抠细训。当军区领导,他跑遍了战区内所有的一线阵地、边防哨卡和沿海岛屿,摸清了边海防一线的情况,对部队底数了如指掌。

他始终保持着共产党人的本色。一贯强调“对上忠,对下爱,对己严,对人宽”,历来深恶痛绝跑官要官、拉帮结派、以权谋私等行为。他给自己定下“不叫不到”的规矩,每次到北京开会,从不往现职领导家中乱跑,一有空就去看望休息或生病住院的老同志。严格要求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坚决不允许他们打着自己的旗号办私事。他常说:严格身边怎么严?就是要在政治、思想、工作、作风、纪律上严格要求,防微杜渐。这既是对党的事业负责,也是对每个同志的成长负责。三女儿张榕插队到农村当知青时,几次提出想参军,他都没有答应。即使有一年,师里有3个女兵名额,符合条件的有4人,而且张榕排第一,他还是把自己女儿的名字划掉了。对身边工作人员,他始终严格要求,教育他们要以德立身,谦虚谨慎,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绝不能搞特殊、给党的事业抹黑。

他始终保持着大写做人的本色。老首长极其注重人格、气节和品德的修养,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官,一生恪守中华民族艰苦朴素、尊贤敬老、仁爱谦让的传统美德。他秉持勤俭节约的优良作风,外出轻车简从,对吃住从不挑剔。他十分珍视生死与共的战友,只要有机会,就去寻找、看望他们,关心他们生活,力所能及地帮助解决困难。1989年春,他到广西边防视察,想起了当年在东北营盘战斗中并肩作战的九班战士战富春,于是多方打听,一路寻找,终于见到了阔别25年的老战友,让战富春体会到了浓浓的战友情。在军区工作时,他经常看望退下来的老同志,积极为他们解决医疗、住房、生活等问题,特别是对当年的副连长宋太和等老革命,总是牵肠挂肚,多次过问,热心解难。与老首长接触过的战友都感到,他重情重义、扶危济困、古道热肠,堪称楷模。

1990年4月,老首长调任济南军区司令员。在宣布命令大会上,他深情表达了自己在广州军区工作期间同广大官兵建立的深厚感情,表达了对这片土地的眷恋。离开军区以后,他仍然一如既往地关心军区部队建设发展,特别是“九八抗洪”、驻军港澳、“两成两力”建设和重大演训活动,运筹帷幄,亲自指挥,给予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指导。从军委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他仍然牵挂着军区部队的建设发展,每当听到我们有了新成绩、新进步都由衷高兴、勉励有加,使我们倍受感动、深受鼓舞。

斯人已去,风范长存。老首长的宝贵思想、革命精神、崇高品质,永远是军区部队的重要精神财富。他上不愧党、下不愧兵的忠诚品格,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事业追求,务实开拓、敢为人先的进取精神,光明磊落、无私无畏的坦荡胸怀,和军区部队建设发展的辉煌成就一起,已经永远镌刻在历史丰碑上。深切缅怀他的不朽功绩,追思学习他的崇高风范,将进一步激励全区广大官兵在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不断取得新的更大成就。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