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专题新闻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逐梦“蚊虫王国”

——记军事医学科学院某研究室主任赵彤言


■本报特约记者 沈基飞 特约通讯员 庄颖娜

眼神里写满坚毅,遇到困难不退缩,勇于担当冲在前。军事医学科学院某研究室主任赵彤言,30年在媒介生物学这个特殊的科研战场攻关,捷报频传:成果获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研发的多项装备列装部队,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军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二等功1次。

1

新疆北湾,是世界著名的“蚊虫王国”。当地的牧民可以迁走,但边防官兵必须坚守在这里。为攻克防蚊难题,10年前,赵彤言打起背包住进北湾边防连。

听说是北京的专家来了,边防战士们兴奋起来。“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北湾的蚊子一把抓。我们巡逻时,蚊子、小咬老是往鼻孔、耳朵和眼睛里钻。有时,连鸟都被蚊子叮得从天下掉下来。”战士们的讲述,让赵彤言感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为准确掌握蚊虫种类和活动规律,她带领团队行程3000多公里,深入新疆边防部队调研。期间,赵彤言还以身试验,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蚊虫监测,几度被蚊虫咬得体无完肤,眼睛肿得眯成一条缝儿,双手肿得像馒头。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10年不间断跋涉试验、潜心攻关,赵彤言带领团队最终解决了困扰边防及维和部队的蚊虫防治难题,官兵穿上了新型防蚊服,执行任务有了防护保障。

2

寒冷的夜晚,明月当空。

北京丰台,一栋实验大楼里灯火通明。赵彤言带领同事埋头攻关,常常一干就是一个通宵。

这是赵彤言带领团队研制的一套全方位、全时段的单兵蚊虫防御体系,防蚊服采用双层网状结构,不仅防蚊效果极佳,与军用驱避剂配合使用还可阻挡蠓、蚋等小型吸血昆虫;长效防蚊蚊帐无毒无味,在洗涤20次后,对蚊、蚋等吸血昆虫防护率仍达95%……

赵彤言把执行任务当作是检验科研成果的最佳时机,在实战中寻找创新火花。2013年,赵彤言从菲律宾执行救援任务归来,根据经验研制出可同时诱集蚊、蠓、蚋等多种吸血昆虫的采样装置,捕获效率提升10余倍,持续诱捕时间提高20倍。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如今,赵彤言团队研究的蚊虫有300多种类型,总量达数十万只。他们研发的科研成果,已在16个省市、67个出入境口岸以及中国援非抗埃医疗队中广泛应用,有效维护了“生物疆域”安全。

3

1985年南开大学毕业后,赵彤言投笔从戎,师从我国蚊虫研究领域泰斗陆宝麟院士。

陆宝麟院士实事求是的学术作风,深深地影响了赵彤言,成为她治学科研坚守的信条。

李春晓是赵彤言带的博士生,她至今保留着5年前的“检讨书”。有次实验,她没有认识到某项数据长效监测的价值,自作主张中止了实验,只取了部分数据代替整体验证,被赵彤言严厉批评。

2015年6月,讲述赵彤言事迹的话剧《蚊虫大姐》被搬上了该院强军故事会的舞台。官兵看后感动地说,赵彤言树起了军事医学科研人员的好样子!

上图:赵彤言(右一)指导边防官兵穿戴新型防蚊装备。  张振威摄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