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军史发现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名将与仙女的爱情


■张大庆

徐海东与妻子周东屏在一起。

红二十五军即将出发长征前,部分伤病员被安置到了当地老乡家养伤,也有一些被认为不适合随队行动的人员也被要求留下。

然而,有几名战士却不肯服从命令。她们就是红二十五军医院中的周少兰、戴觉敏、曾继兰、曹宗凯、田喜兰、余国清、张秀兰7名女看护。战士们亲切地称她们为“七仙女”。

这些女孩子们大多出身很苦,对部队感情极深,因此尽管负责处理留守事务的军政治部主任戴季英反复动员,她们就是不肯离去。末了,副军长徐海东看到此情此景,为她们说了情:“这些女孩子,都经历过最艰苦的考验,她们既然有决心,就给她们一个锻炼的机会吧,又有何不可呢?”

应该说徐海东帮了她们的忙,但是徐海东没有想到,这也是帮了自己的忙——“七仙女”里面,有一个会成为他的救命恩人和终身伴侣。

庾家河战斗中,亲临前线指挥的徐海东被一颗子弹穿透左眼底,从颈后飞出,顿时血流如注。军医院钱信忠院长实施紧急抢救,总算止住了血,可徐海东的喉咙被异物堵塞,呼吸困难,生命垂危。

危急关头,18岁的周少兰走过来,果断地用嘴将堵在徐海东喉头的血块和浓痰一口口地吮出。徐海东的呼吸终于变得均匀了。

周少兰曾回忆:“当时,医院条件很差,没有什么药品,我们只能用盐水洗洗伤口,又用碘酒擦擦,然后再用绷带包扎起来。徐海东就这样睡在担架上,昏迷了4天。在他负伤后昏迷不醒的四天四夜里,我奉命守护在他的身边。”

第五天,徐海东终于醒过来,问守在身边的周少兰:“现在几点了?部队该出发了吧?”

周少兰高兴地流下了眼泪:“还出发呀!四天四夜不省人事,真把人急死了!”

徐海东开玩笑地说:“我可不急,倒是睡了个好觉。”

由于伤口总不能完全愈合,加之天寒地冻,部队频繁转移,徐海东心情烦躁,经常发脾气,甚至摔杯子。但说来也怪,在周少兰这个瘦弱的小姑娘面前,徐海东却没有一点脾气,脸上总是露出少见的微笑。

细心的军政委吴焕先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对周少兰说:“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你得好好照顾他。以后我还要给你做媒呢!”

几个月的朝夕相处,徐海东和周少兰形影不离。一天,二人返回驻地时,天色已晚。为避免闲言碎语,徐海东就把身材娇小的周少兰裹到大衣里,走进大门。碰巧站岗的是个新兵,见到军长立即敬礼,眼睛也不敢正视,低头往地上看,却意外地发现大衣下竟有4条腿。

于是,“徐军长四条腿”的故事很快就在全军传开来了。徐海东听到后,不以为然地说:“大惊小怪!说我四条腿就四条腿,我还要娶周少兰做老婆哩!”

1935年10月,周少兰在陕北永坪镇嫁给了她精心护理多日的徐海东,并改名周东屏,取“海东屏障”之意。

常年征战负伤,积劳成疾,使徐海东染上了肺结核,又患上严重的胃病。1940年1月,他在皖东指挥周家岗战斗后,肺病复发,一连十几天吐血,胸部肿得不能盖单被。周东屏就用一个铁丝架置在床头,再把被盖在铁丝架上。毛泽东来电,安慰徐海东好好养病。电报的最后8个字是“静心养病,天塌不管”。靠着顽强的生命力和周东屏精心的护理,徐海东奇迹般地战胜了死神。

1947年9月,中央送徐海东到大连海滨疗养。一位留美医学专家和一位苏军名医给他做检查,发现其肺部已大部分失去功能,吃惊地问:“真是奇迹!你是吃什么好药才活到今天的啊?”

徐海东指着周东屏说:“问她好了。她让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能活到今天,都是我夫人的功劳。要不是她日日夜夜地照料,里里外外地为我操持,我可能早就到马克思那里报到去了。”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