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长征副刊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转隶第一战


■金枫林

川西山岳密林深处,某坦克训练场,伴随着隆隆的坦克轰鸣,驻成都某兵种训练基地实战演习拉开序幕。突然,坐在头车车长位置的政委张道伦听到对讲机中传来一阵急促暗语:“长江、长江,长城来电!”坦克开到指挥所,张政委一把抢过电话:“什么?部队转隶移交西部战区陆军?”旋即以铿锵有力的声音回答:“请首长放心,坚决服从命令!保证完成任务!”与此同时,基地司令员汪兵也接到内容相同的电话,两人立即筹划部署转隶移交和在新的领导指挥体制下要开展的训练和演习。

基地党委会,汪司令员提出的“积极探索适应新的领导指挥体制下基地实战化训练”的方案获得通过,一对主官带头,班子成员立即分阶段分批次赴演训场组织部队训练。

由于是第一次赴戈壁练兵,为有针对性地解决“恐高畏难、信心不足”“思亲眷顾、分心走神”等问题,张道伦在部队出发前,组织政治机关紧贴官兵思想实际,跟进开展思想发动和宣传鼓动,确保官兵在新体制下保持高昂的战斗意志和旺盛的训练热情。

夏日戈壁滩,野外宿营地中“适应新体制高原演训、跟上新时代全域练兵、实现新发展漠北砺剑”的标语格外醒目。这里白天骄阳似火,夜晚寒冷如冬,一天四季和30多度的昼夜温差考验着来自川西的官兵。面对一望无垠的戈壁荒漠,对于习惯了南方生活的战士们,确实是一场考验。在适应性训练的头3天,有20余人因机动距离远、自然环境恶劣、生活条件艰苦,导致头晕失眠,官兵思想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产生了波动。针对这些问题,张政委一面紧贴官兵思想实际,着重解决“恐高畏难、信心不足”“思亲眷顾、分心走神”等思想问题,一面因地制宜建设阵地文化、帐篷文化、车厢文化、野战文化,想方设法帮助官兵解决实际问题,有针对性地搞好心理疏导,统筹部署伤病员的医治,使官兵全身心投入训练。

刚刚理顺了“软件”,硬件却又出了情况。伴随着坦克的轰鸣声,不远处的某新型坦克由于发动机故障“趴窝”。发动机是坦克的“心脏”,构造复杂,维修风险大。特别是今年部队第一次到戈壁大漠演训,能不能快速抢修好装备,张道伦忧心忡忡。

他立即组织攻关小组拆开坦克的“心脏”,一大堆零件摆满整个操场……经过连续会诊维修,重新组装起来的坦克呼啸着冲上训练场,部队按计划打响了第一炮。

“报告首长,部队进攻前准备完毕,请指示!”“全体注意,按进攻队形前进,各车行进至指定集结地域后,立即转入防御状态。待命射击!”张政委向各进攻战斗组下达进攻命令后,指挥长车带领各进攻战斗组快速向集结地域进发。

瞬间,烈日曝晒下的坦克和步战车搅起漫天沙石,犹如一股黄色旋风铺天盖地向戈壁深处的目标挺进。狭窄的战车座舱内,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伴着40多度的舱内高温,考验着每名乘员的承受能力。张政委头戴坦克帽,无暇拭去混着细沙的汗水,全神贯注通过无线电台指挥各战车、战斗组。

“长江,我是黄河,我已突破敌防御,行进至3号地域。”“长江,我是峨嵋,我行进至4号地域13号无名高地,遇敌阻击,正在组织突击。”“各组注意,我是长江,突破敌防御后,就地组织防御待命。”

部队到达各自阵地,张政委立即组织部队开展射击训练。对于某新型坦克来说,大仰角和大俯角射击,通常因组织难度大、场地设置难、受外界干扰大,一直是困扰部队训练的难题。但是,曾在炮兵和工程兵打过硬仗的任职经历告诉张道伦:“硬骨头,只有啃了才知其有多硬。”充分利用戈壁荒漠场地优势,安排优秀射手,灵活选取有利地形,组织某型坦克在大俯角下的射击训练。就在各战斗组准备射击完毕后,张政委指挥的战车调整好大俯角,率先打响第一炮,命中目标。随后,各战斗组按操作流程组织大俯角下的射击训练。突然,对讲机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报告长江,我是太行,我组1辆坦克卡壳,弹药装填故障!”

原来,由于某新型坦克的装弹机突然出现故障,弹丸推进去后,药桶被卡在了后面。就在准备排除故障时,压弹机的活塞还在继续挤压,药桶已经变形,火药随时都有可能溢出……

接踵而来的险情,令张道伦惊出一身冷汗,所幸无人员伤亡。他立即组织装备抢修车和救护车开赴故障坦克所在地域进行抢修救护。同时命令部队快速检修排查装备,清除问题隐患。此时,张政委心里也在“打鼓”。他很清楚,部队刚刚转隶,是坚持标准继续按计划组织实弹训练,还是采用保守方案训练,他举棋不定。他明白,这次带领部队到戈壁演训,就是抱着从难从严摔打部队的目的而来的,官兵脱几层皮、掉几斤肉是在所难免的。在这点上,他和汪司令员及基地其他常委认识一致:不能消极保安全。只有坚持实战化标准组训施训,基地培养的学兵素质才能过硬,回到部队后,才能更好地转化成战斗力。

坦克自动击发、人员受伤的消息在整个训练场不胫而走。一股沉闷的气氛笼罩着整个演训部队。

在当天的训练总结会上,张政委鼓励大家:“同志们,当年的汶川和芦山的地震没有吓倒我们,清平特大泥石流和泉水河的堰塞湖没有吓倒我们,眼前的困难一样吓不倒我们!让我们拿出抗震救灾与抗洪抢险的精神,继续按方案组织训练!”张政委知道,就是要通过实实在在的训练,让部队真正领会坦克兵“陆战之王”的荣誉不是喊出来的,而是靠练出来的。官兵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激情被点燃了。

他命令部队:“严格按照演训要求,依托现有地形,运动靶速度增加,不排除靶场中的任何干扰物,不开设固定指挥所。”他一方面继续组织故障排查和修理,一方面组织部队将坦克修理方舱车改装为机动指挥所,让指挥所在机动中完成射击总协调、总指挥,继续对大俯角带来的射击误差,进行实射测量和数据采集。

戈壁的夜晚,冷风袭人、漆黑如墨。白天的装备故障并没有影响开展坦克夜间射击训练。张政委向攒着的双手哈一口热气,手表秒针指向10点时,给了一个开始的指令,顿时大地开始颤抖,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按照计划,这次夜训一改以往时间过早、天没黑透就展开的做法,而是有意调整到晚上10点后进行,在射击组织上,改变以往坦克缩短炮目距离、目标设置照明、降低射击工况等避险就易的做法,重点训练部队在夜间观察、搜索瞄准、灵活击发等课目。这次训练,通过对影响大俯角射击诸元各种情况的调整修正,探索得出了一系列有益的训练参数,为下步训练提供了十分重要的依据。

西北某军列车站。风尘仆仆前来轮换的司令员汪兵,盯着政委张道伦还在脱皮的、晒成古铜色的脸庞,一把攥住了他的手:“政委,这是部队转隶后我们打的第一个漂亮仗,你功不可没!”

上图:标题书法 郭亚林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