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思想战线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深刻把握新的时代条件下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

——学习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贯穿的军事辩证法思想之一


■管 揆

编者按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创造性地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研究和解决当代中国军事问题,深刻揭示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国防和军队建设规律、军事斗争准备规律、战争指导规律,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军事辩证法思想。从今天起,“思想战线”专版推出一组理论文章,帮助广大官兵深入领会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中贯穿的军事辩证法思想,提高认识和运用军事规律的能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多次论述“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习主席的重要论述,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的精髓,展现了共产党人的政治远见和高超的战争指导艺术,为推进强军事业提供了科学认识论和根本实践遵循。

习主席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的重要论述,揭示了当代世界发展大势和时代特征

科学判断时代特征,是制定正确战略策略的基础。

时代特征可从三个角度看:生产力发展水平、社会制度发展阶段、战争与和平的态势。其中,战争与和平的态势,体现了世界范围社会矛盾的孕育水平和对抗程度,反映着国际战略格局的发展变化。观大势、谋大事,首先要认清战争与和平的态势。

“有了和平稳定,人类才能更好实现自己的梦想。”习主席这一重要论断,指出了和平对人类社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也阐明了战争与和平问题对于时代特征的内在规定性。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对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认识,经历了几个大的阶段:上世纪70年代以前,由于两大阵营尖锐对立,美、苏在全世界推行进攻性战略,特别是霸权主义国家对我国采取敌视政策,我们党得出了“战争不可避免”的结论。改革开放以来,鉴于国际局势的深刻变化,我们党得出了和平与发展已成为时代主题的结论。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把握国际形势的深刻变化和世界各国同舟共济的客观要求,明确指出,“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更加强劲,各国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这是对当今战争与和平态势的战略判断,也是对时代特征的高度概括。

习主席的战略判断,深刻揭示了新形势下战争与和平矛盾运动的规律。恩格斯曾讲,两种情况可以阻碍战争爆发:“第一,军事技术空前迅速地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每一种新发明的武器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在一支军队中使用,就被另外的新发明所超过;第二,绝对没有可能预料胜负,完全不知道究竟谁将在这场大战中获得最后的胜利。”现在,科技发展及其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一日千里,那些推行霸权主义的国家,越来越难以保持自己对军事高科技的垄断权;其霸权主义行径则到处碰壁、代价沉重。更重要的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力量不断壮大,特别是“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和平的力量日益壮大,和平也越来越有保证。

习主席的重要论述,体现了通过推动全球治理抑制战争因素增长的积极和平观。战争与和平的态势不是静止不变的。历史地看,世界上经常存在脆弱的和平,甚至假和平的情况;现实地看,世界仍很不安宁,局部动荡和战争此伏彼起。和平需要以建设性行动来争取、靠斗争来赢得。习主席明确提出“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其重要战略着眼,就是为世界和平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这表明,要推动世界持久和平,必须积极主动地塑造世界格局,而不能消极被动应对。

理解好习主席的战略判断,我们就可以面对世界风云变幻,始终做到“不畏浮云遮望眼”。

习主席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的重要论述,明确了实现中国梦必须统筹“文事”与“武备”的战略指导

美好事物的到来,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习主席多次强调,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是追求和平的梦。中国梦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各国人民。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但是,实现中国梦的过程中,也必然要经历“成长的烦恼”,遭遇各种干扰和破坏。

我们必须高度警惕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为各种因素特别是突发的战争所打断。因为:“战争充满着偶然性和不确定性,不是一厢情愿的事。”现阶段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的可能性不大,但因外部因素引发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不能低估。

毛泽东曾指出:对战争这个怪物,“消灭它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战争反对战争。”这是对进步力量战胜反动势力历史经验的高度概括。

习主席高瞻远瞩指出:要把战争问题放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大目标下来认识和筹划。强调:“有文事者,必有武备”。

“文”与“武”的关系,是由“战争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所衍生的,是实现中国梦宏伟目标必须解决好的战略性问题。习主席对实现中国梦伟大进程中“文”与“武”的关系进行了科学统筹。

他强调:“必须坚定不移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不断夯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物质基础”。这表明,厚植国家自立自雄的根基、厚植人民幸福的根基,才能够筑牢捍卫国防、维护和平的铜墙铁壁。

他强调:“促进经济实力和国防实力同步增长。”这揭示出,经济建设是国防建设的前提,但如果忽视了国家安全,经济建设必将失去可靠保障。两兼顾,才能两促进。

他强调:“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民谚曰:“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现在,虽然维护国家安全的手段增多了,但军事手段始终是保底手段。

他强调:“我们希望和平,但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决不放弃维护国家正当权益、决不牺牲国家核心利益。”这表明,中国人民非常珍惜和平,但任何势力都不要企图对我们搞这样那样的讹诈,正如邓小平指出的:“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我国利益的苦果”。

习主席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的重要论述,阐明了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必须坚持的原则

中国古人言:兵不可玩,兵不可废;好战必亡,忘战必危。这是对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原则的概括。当今时代,环视全球,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呈现出许多新的特点。不懂得军强军弱、战与不战的辩证法,就会进退失据、国家失安。

习主席洞察强军、制胜、止战的内在机理,明确要求“统筹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把握军事力量运用的特点和规律”。这为新的历史条件下提高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的效益,提供了科学指南。

要保持底线思维。克劳塞维茨讲过:“你想和平吗?那么你就准备战争吧!”历史警示我们:和平时期,对战争要保持警惕;存在“和平主义幻想”,战争往往就会降临;在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遇到重大挑战时,没有任何退路,必须针锋相对。习主席深刻指出:“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就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这就要求我们: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宁可备而不战、不可无备而战。

坚持以国家核心安全需求为导向。军事力量是为维护国家安全而存在的,其战略能力必须与国家安全的战略需求相匹配。习主席强调“以国家核心安全需求为导向”,这明确了军事力量建设要达到的标准、力量运用必须遵循的原则。现在,我国正处于由大向强发展的关键阶段,我们必须准确把握军队建设所处的历史方位,认清我军肩负的职责使命。

把握军事力量运用呈现多样化的发展趋势。随着国家安全问题范围和领域不断扩大,军队的职能任务不断拓展,兵力运用趋于常态化、多样化。过去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是养兵千日、用兵千日。习主席指出:军队在遏制战争,打赢战争,营造国家安全有利战略态势、维护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等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我们要以宽广思维研究军事行动样式,把备战与止战、威慑与实战、战争行动与和平时期军事力量运用作为一个整体加以运筹,为和平发展打造良好环境。

注重掌握军事斗争主动权。用兵如对弈。下棋不能仅是“接招”,也需要主动“出招”,否则处处被动。习主席强调,中国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和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坚持积极防御,表明我们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自卫原则。在此前提下,要把战略态势上的防御性同军事指导上的积极性统一起来,注重攻势防御的运用,采取灵活的斗争策略,努力在战略竞争和军事斗争中赢得主动。

习主席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的重要论述,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军事辩证法发展的新高度

伟大的军事思想,无不闪耀着哲学的光芒。习主席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的重要论述,是唯物辩证法在军事领域的具体运用,把我们党关于军事问题的认识论提升到时代的高度。

——揭示了当代战争的根源、战争与和平转化的规律。从根本上说,只要存在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新干涉主义,战争危险就会存在;而只要反对战争的力量足够强大,战争是可以避免的。习主席指出:“为了和平,我们要牢固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

——阐述了和平才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方向。习主席指出:“弱肉强食不是人类共存之道,穷兵黩武不是人类和平之计。和平而不是战争,合作而不是对抗,才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永恒主题。”依靠武力对外侵略扩张最终都是要失败的,这是历史规律。

——阐明了人民力量、正义力量是制约战争发生的决定性因素。习主席精辟指出:“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从一个国家看,人民紧密团结起来,国家和民族就不可侮;从世界范围看,正义力量联合起来,再强大的侵略者也会精疲力竭。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