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纪念建军90周年特刊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志愿军》报的诉说——

那天起,志愿军有了“新闻发言人”


■齐 红 贾文暄 中国国防报记者 乔振友

乔振友摄

我叫《志愿军》报。别看我只是一张内部发行的报纸,但经历过60多年前抗美援朝战争的洗礼,还和世界各大媒体一起见证了朝鲜战争停战的历史时刻。由于战争期间遗失损毁,最终带回国内保存至今的同伴极少,因此在位于辽宁丹东的抗美援朝纪念馆里,作为国家二级文物的我,地位举足轻重。

我诞生于1951年1月15日的朝鲜战场上。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由于传播手段受限,报纸是志愿军官兵了解战争进程、交流作战经验的重要载体。因为部队战斗频繁、流动性大,最初从志愿军总部到各军、师、团,都创办过自己的机关报或油印小报。直到我问世那天,志愿军才有了统一的“新闻发言人”。

我的名字“志愿军”3个字,是彭德怀司令员亲笔题写的。我也不辱使命,志愿军中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都是通过我被国内报刊转载后,传遍祖国大地的。比如《英雄杨根思永垂不朽》《爱民模范罗盛教》《伟大的战士邱少云》《祖国的好儿子黄继光》等,这些报道让朝鲜战场上的英雄成为全军将士和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是全体志愿军官兵也是我最骄傲的时刻。交战双方谈判代表在板门店签署停战协定——这一消息,通过电波、电文、报纸迅速传遍世界。我也在当天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志愿军前线阵地的每一个角落。这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因此这一天我的名字被印成红色,并在头版头条刊登了《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元帅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发布停战命令》的公告。

和平终于到来了!这一天,本就是志愿军官兵“抢手货”的我,更成了他们眼中的珍宝,他们把我看了一遍又一遍,读了一次又一次,看得群情激奋,读得泪流满面。时任志愿军前方运输司令部情报室情报组组长的孟庆华和他同为志愿军的妻子李玉兰,则把我收藏起来。

孟庆华1951年1月入朝参战,亲眼看到许多战友牺牲,他自然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纪念。他小心翼翼地将我保存,并于1954年带回祖国。1996年,得知抗美援朝纪念馆新馆已建成,孟庆华夫妇不顾年事已高,专程前往丹东,把我郑重地捐献出来,为我找到了他们认为最好的归宿。

今天,听说我要登上全军最权威的报纸《解放军报》,同为军队报纸的我感到无比荣幸和自豪。我见证了60多年前和平时刻的到来,更期盼人间再无战事,世界永远和平。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