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要闻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勇斗死神冲锋不止,利益考验矢志不渝,延迟退休奉献不息。火箭军某导弹旅高级工程师谭清泉用行动立起新一代革命军人的道德标杆——

“用生命守护导弹”


■潘庆新 彭永熬 本报特约记者 蔡瑞金

“活在导弹旁,倒在阵地上。”火箭军某导弹旅高级工程师谭清泉这句对导弹事业挚爱的名言,见证了他41年与战略导弹朝夕相伴、生死相依的家国情怀。

1976年,谭清泉应征入伍来到战略导弹部队,从此便与导弹结缘。从连长、营长到旅装备部长、副旅长、总工程师……在谭清泉心里,导弹就是最爱,哪里任务最艰巨,谭清泉就出现在哪里;哪里操作最危险,他就跟进到哪里。每次面临生死考验,谭清泉都最先冲上,最后撤离,被官兵誉为发射场上的“定海神针”。

2007年,谭清泉随队执行跨区实弹发射任务,离既定发射时间不到1分钟,某系统突发故障,发射被迫紧急叫停。当时,弹上装有火工品,贮箱加满燃料,导弹处于十分危险的待发状态。

深入骨髓的挚爱,给予了谭清泉危险面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血性胆气。现场人员紧急疏散后,谭清泉带领技术骨干,冒着生命危险对导弹进行状态恢复,连续奋战了6个多小时才排除故障。次日,导弹发射成功。

“平时以死相拼,战时才能不丢性命。怕死枉称军人,关键时刻就要冲得上去!”这既是谭清泉面对生死考验时的回答,更是他燃生命之烛助推大国长剑的铮铮誓言。

上天也似乎有意考验谭清泉“用生命守护导弹”的誓言,死神又一次悄悄来到他的身边。

2011年6月,执行某实弹发射任务时,谭清泉突然病倒在了岗位上。“肺癌!”拿到医院诊断书的那一刻,这位陪伴导弹几十年的老兵悄然落泪:当生命进入最后倒计时,我还能为钟爱的导弹事业做些什么?

“毕生爱导弹,生死两相依!”谭清泉在内心深处找到了答案。手术后,被切除最大的一叶肺的谭清泉,身体状态大不如前,走路稍快就上气不接下气。即便如此,休养仅仅4个月,他就坚持要求下阵地、到一线,遇有任务都要到每个操作间和号位逐一查看。

“不让我上阵地,比要我的命还难受。”再进阵地,他直奔大山深处的导弹阵地。在一个电缆连接处,他缓缓蹲下身子,把松动的紧固件重新加固,轻声说:“我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地方。”

2012年底,上级赋予该旅实战化试点任务。他强忍病痛再次请战,负责一项危险课目的把关任务。那段时间,他天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和战友们吃住在一起,用透支生命的方式为导弹事业抢时间、赶速度,成就了我军某型导弹战备状态最高的“第一阵地”。

2015年8月,谭清泉因贡献突出,被中央军委授予“砺剑先锋”荣誉称号,2016年8月晋升为专业技术少将军衔。晋升后的谭清泉依然初心不改,撸起袖子加油干。

2016年9月,已是花甲之年的谭清泉达到最高服役年限。“破解制约实战化训练向纵深推进的诸多瓶颈问题,提升部队独立发射能力,还有许多工作需要我去做!”在战略导弹部队由“兵”变“军”的历史节点上,谭清泉再次做出惊人之举:申请延迟退休,继续留在山沟里,守在导弹旁。

经上级批准,谭清泉延迟3年退休。“宁可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谭清泉41年保持始终如一的冲锋姿态,在青山绿水间谱写了一曲激情高昂的“砺剑”壮歌。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