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科技前沿 PDF版下载

解放军报客户端

兵在掌上阅 亮剑弹指间

联合作战时代呼唤指挥技术革命


■于祥森

习主席在出席军队院校、科研机构、训练机构主要领导座谈会时发表重要讲话,鲜明提出“科技是现代战争的核心战斗力”重大论断,突出强调“构建形成需求主导、军民融合、协同创新的我军特色军事科学研究体系”。机遇稍纵即逝,抓住了就能乘势而上,抓不住就可能错过一个时代。要实现国防和军队建设“弯道超车”和“关键一跃”,不断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实现改革新突破,就必须统筹全局、突出重点、讲求实效,以指挥技术革命为突破口,加快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

指挥技术革命,是指在指挥技术领域内发生的全局性、系统性和根本性的革新,主要表现为指挥工具、指挥知识、指挥程序和指挥技能等方面的重大突破。众所周知,美军真正视为核心能力的是C4ISR(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及监视与侦察)系统,同样重要的是操作C4ISR系统所需的指挥知识、方法、技能等软件,这些都是指挥技术的核心要素。情报链作为作战指挥链的重要一环,由载机及监视雷达、数据处理、数据显示与控制、敌我识别、通信、导航等7个电子系统组成的预警机,集预警和指挥、控制、通信功能于一体,是名副其实的“活动雷达站”和“空中指挥中心”。数据显示,在E-3A空中预警机支援下的美军防空系统作战效能可提高15倍,能为打赢战争提供“照亮明天战场”的指挥技术和指控能力。

军事革命的源头是技术革命,引爆点却是作为先驱先导的作战理论创新。这是因为,技术革命所带来的技术上的重大进步,不仅把“巨大的自然力和自然科学并入生产过程”,引起生产工具上的变革,成为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革命性力量,而且将它自身所蕴含的巨大能量大面积释放到军事领域,促进武器装备技术水平的提高,改变军事领域人机系统的原有面貌,以适应新的技术条件和物质手段。基于对指挥技术的高度重视,美俄军队以提升指挥效能为主轴,建立健全不同层级的数据指挥链,在需求牵引技术推动下不断“试错”终达目标。可以说,作战指挥居于军队信息化建设的龙头地位,指挥技术已成为作战指挥信息化转型的直接推动力,生成适应未来作战的最优联合作战指挥能力是指挥技术革命的目标追求。

在信息主导的新军事革命中,指挥技术理论研究必不可少、不可迟缓。20世纪80年代中期,军队指挥学从战略、战役、战术理论体系中分化出来,成为“一门研究军队指挥规律和方法的学科”。与战略、战役等学科相比,指挥学的发展还处在一个时间较短、深度较浅的阶段,特别是对指挥技术了解不多、认识不深、利用不够。当前,我军作战指挥理论虽然丰富,但指挥领域的技术氛围并不浓厚,与信息时代相适应的先进作战指挥理论尚不成熟,与信息化转型的时代要求不相符合。全军上下必须对联合作战指挥高度重视,把指挥技术理论作为作战指挥转型的突破口,在人才培养、手段建设、模式改进和体制改革等方面下大功夫。

无数战例表明,作战指挥的成败直接决定战争的胜负,应加紧进行统一的规范性研究,及早形成系统完整的指挥技术理论并将其纳入军队指挥学科体系,满足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军事职业教育的时代需要。唯有依托先进、可靠、高效的指挥技术,指挥员才能发挥指挥艺术的最高境界,生成指挥对抗的最佳效能,提高信息化条件下威慑和实战能力。

当前,军队改革已进入关键时期,从战斗力标准大讨论掀起的“头脑风暴”,到“跨越”“火力”等200余场实战化演训的厉兵秣马,要彻底解决我军“两个能力不够”、指挥员“五个不会”的现实问题,需要在调整聚焦并持续引爆指挥技术革命中砥砺前行,以作战指挥信息化转型牵引推动军队信息化建设进程,让作战指挥理论更加向军事技术聚焦、向指挥技术靠拢。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