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刊荟萃>>专家解读>>正文

许忠敬少将:毛泽东与新中国的国防

来源:《国防参考》作者:军事科学院原战役战术和百科研究部部长 许忠敬少将2014-01-10 14:33

1949年9月21日,在议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上,毛泽东庄严地提出:“我们的国防将获得巩固,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者再来侵略我们的国土。”由此向全国军民发出了建设新中国国防的号召。

毛泽东从1927年9月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创建人民军队,经过二十二年艰苦卓绝的奋斗,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的黑暗统治,创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说,在1949年9月之前的二十二年中,毛泽东所关注的事情,主要是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中国;那么,在1949年10月之后,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毛泽东所关注的重点,则转为保卫国家和建设国家。尤其是在新中国初创时期,毛泽东为保卫国家和建设国防,倾注了大量心血。他运用马列主义国家学说的基本原理,从新中国当时面临的国际国内实际情况出发,科学地论证了国际和国内形势,及时地做出了各项决策,领导了新中国的国防建设和军事斗争。他所倡导的国防建设原则和所采取的重大举措,强有力地推进了新中国的国防事业,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为新中国的现代国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摆兵布阵,防敌入侵

1949年夏秋,即解放战争胜利前夕,毛泽东在指挥全军向国民党统治区推进和筹划建立新中国的同时,也在运筹国防大计。他深谋远虑,未雨绸缪,首先是摆兵布阵,防敌入侵。1949年4月20日,我百万大军渡过长江向国民党统治区挺进时,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势力,扬言要直接出兵挽救蒋家王朝。为抵御其侵略,毛泽东及时作了部署。10月1日开国大典后,毛泽东再次电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其部署于宁夏地区的杨得志兵团,调到陇海铁路中段,“开至天水、宝鸡、潼关之线专门整训,作为国防机动兵力,以备不虞( 此点在数月前已电告) ” 10月31 日,毛泽东又致电各野战军领导人,针对当时帝国主义侵略军可能从海上入侵的威胁,提出了国防兵力部署的意见:“全国国防重点是以天津、上海、广州三点为中心的三个区域。二野入云、贵、川、康后,三野只能防守华东,置重点于沪、杭、宁区域……现在华北只有杨成武三个军及其他六个二等师位于京、津、山海关一线,一旦有事,颇感兵力不足。除令一野以杨得志兵团( 三个军十万人) 位于宝鸡、天水、平凉区域,有事可随时调动外,四野在广西问题解决后,拟以五个军位于两广,担任广州为中心之两广国防;以三个军位于河南,准备随时增援华北;其余各军,位于湘鄂赣三省并以主力位于铁道线上,可以向南北机动。”此后,随着美帝国主义插手朝鲜内战而出现的紧张局势,毛泽东又及时电令第四野战军所属的38、39和40军等部,由江南地区急速北调,组成东北边防军,部署于辽宁、吉林东部中朝边境地区,为后来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反击美帝侵略军,赢得了先机之利。

历史已经证明,毛泽东在建国之初关于摆兵布阵、防敌入侵的部署,是远见卓识的,从军事布势上使新中国立于不败之地,形成了强有力的国防威慑,遏制了敌人长驱直入我国腹地的企图。毛泽东作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和军队的最高统帅,他始终警觉地注视着世界的风云变幻,关注着我国的安全环境,常以“提高警惕”、“有备无患”激励全国军民。随着形势的演变,他不断发出号令,指明受威胁的主要方向,重新划分战区;确定各战区的防卫对象和作战任务,并及时调整军队的部署,确保了国防安全的需要。毛泽东关于置重兵于主要战略方向及将精兵利器配置于便于机动地区的思想,对现在和今后的国防建设仍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二、抵抗侵略,卫国保家

我国从1840 年因禁止英国倾销鸦片,而遭到英军入侵并于1842年战败之后,直到1949年9月新中国建立之前,一百多年间,实际上沦落为—个有国无防的国家。帝国主义侵略军任意横冲直撞,祖国的大好河山屡遭列强宰割,洋鬼子到处耀武扬威,炎黄子孙饱尝了丧权破国之苦。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不仅渴望光复和振兴中华,而且渴望有—个坚强的国防,免遭外寇的欺辱。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全国各族人民无不为此欢欣鼓舞。但是,那时新中国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依然十分严峻。主要是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势力,不甘心他们在中国的失败,继续支持行将灭亡的蒋家王朝负隅顽抗;同时加紧在我国周边地区罗织反华联盟;派兵占据我国台湾,出动军舰、飞机窜犯我领海领空;接着又出兵入侵朝鲜,不顾我国一再严正警告,其地面部队气焰嚣张地向鸭绿江边推进,侵略矛头直指我国。经过长期战乱磨难的新中国,当时确实很困难,百废待兴,亟须休养生息。在气势汹汹的帝国主义侵略面前,是忍辱退让,还是奋起抗击,成为必须立即抉择的难题。毛泽东高瞻远瞩,透彻地分析了出兵抗美的利弊。强调 “出兵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对世界都极为有利;而我们不出兵,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国内国际反动气焰增高,则对各方都不利”。随即以伟大统帅的胆略,力排由于畏难而产生的种种议论,毅然做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请求,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迎战以美军为首的侵略军,把它打回到发动战争前的北纬38 度线以南地区,迫使其在停战协定上签字,勇挫了美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侵略者不得不承认,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时任所谓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的克拉克上将,在停战协定上签字后,无可奈何地说:“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与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有同感”。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从根本上稳固了新中国的国防,也展现了新中国的国威。亚洲著名政治家、新加坡共和国前总理李光耀,在一次国际会议上说:“多年来,欧美人很藐视中国人,但当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半岛和打着联合国旗帜的美军作战时,他们鄙视的目光跟着消失了。中国人对无论空军、炮兵和坦克部队的装备都更精良的美军展开猛烈的攻击,损失的兵力虽数以万计,但他们赢得了对手的尊敬,并自此对他心存畏惧”。也就是说,美帝国主义在对外侵略史上第一次遇到了强手,受到了教训,并从此畏惧中国。我国军民经过抗美援朝战争的洗礼,治愈了当时社会上某些人崇美、恐美的病态心理,荡涤了崇洋媚外的情绪,使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自豪感得到空前的振奋,极大地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作为国防事业的继承者,我们应当珍惜由于反侵略战争、尤其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而赢得的尊严和荣誉,继续弘扬毛泽东抵抗侵略、保家卫国、敢于斗争的硬骨头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