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刊荟萃>>正文

香港“占中”事件是一个前奏 “颜色革命”在身边

来源:国防参考作者:国防大学教授 乔 良责任编辑:姜紫微2015-02-25 11:20

(原标题:莫让今日之“占中”变为明日之占“中”)

我们经常会说2014年的香港“占中”事件有深刻的国际背景,这话听上去有道理,但实际上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真正关键的是它和什么样的国际背景相联系,如果我们不能很清晰地了解这个国际背景及其动因,仅仅把它说成是有国际势力插手,有某国情报机构以及某国政府的介入,抑或仅仅指出它是国际反华势力操纵的黑手所推动,都无助于我们真正认识这一问题。

美国支持香港“占中”的真正动机

从时间表上看,香港 “占中”与美元指数上升、美联储结束QE的时间相吻合,这一点决非偶然。现在可以越来越清晰地看出,这一事件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环节,与中日钓鱼岛、中菲黄岩岛、中越南海权益之争甚至新疆暴恐等国内外重大事件遥相呼应。其背后明显可见美国政府的隐形黑手。但即使认识到这一步,我们仍然不能深度解释为什么美国因素会起作用,美国人真正的动机是什么。

关于美国人真正的动机,笔者认为主要有两点:第一是美国已经对它的衰落深感担心;第二是要让国际资本回流美国。虽然今天美国经济形势看上去不错,经济复苏的势头强劲,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空前高涨,这使很多人重新对美国充满信心,很少有人在这种时刻预言这是美国的回光返照、强弩之末,但美国人为什么会在这一时刻加紧对其他的国家推进 “颜色革命”?其实,在这一点上,美国与历史上其他帝国并没什么两样:如同落水者,越到没顶时越挣扎。即使明天就要衰落,今天仍然要做顽强的最后一搏。如果我们把近几年发生的所有事件,包括香港“占中”事件,中菲黄岩岛,中日钓鱼岛以及乌克兰事件联系在一起看,就会发现它和两个因素有关联:一是美国担心其霸权受到挑战,二是与美元指数的周期率有关。

从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元走出了三个大的波形,第一波是1973~1982年,由于美元跟黄金脱钩,美国人要多印美元,打开美元“泄洪闸”进行全球“放水”,“水位”降低了,美元指数自然就会走弱。十年大水漫灌,拉美地区大量举债,流动性充足,一时间经济繁荣。当美联储认为美元“洪水”放得差不多了,有必要让美元指数走强了,便决定收紧银根,减少货币供应,美元指数便开始回升,因为这时的美国经济需要从全球吸引资本回到美国。可是资本怎样才会撤出其他地区回到美国呢?美国先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让那个地区的经济恶化。办法就是减少对该地区的美元供应量,使其出现“抽血效应”,经济变坏。经济变坏以后还需要一些因素,比如说,地区环境恶化。第一次出现美元指数周期变化时,美国人的办法是首先在拉美动手,让拉美出现金融危机,同时让拉美出现地区性危机,同时,它又默许阿根廷发动马岛战争,结果导致整个拉美的投资环境恶化,资本从阿根廷撤出并全都流到了美国,支持了美国强化美元指数走强后的第一波行情。